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四百二十五章:执意夺关
    原本吵吵嚷嚷的殿上,多尔衮话音落定之后,出人意料地变得寂静无声。

    各人都是心怀各志,鲜少有人愿意再同多尔衮去做那什么无谓的定鼎中原,就连常年追随他的多铎、图尔格等人也是如此。

    豪格冷笑几声,站出来说道:“睿亲王,都这个时候了,还是省省力气,先把自家事弄明白了再说吧!金州有汉人闹事,义州、广宁一带,也不是很稳定。”

    “据阿哈们禀报,那祖大寿听闻三屯营我大清新败,竟然是一脸幸灾乐祸,常与明国在皮岛的黄蜚有书信来往。还有各处的汉人,都有再起作乱的心思,若非我八旗勇士压服,早就跳出来归附明国了。”

    “这些事情都是后患,不处理的明明白白,贸然带兵去争抢山海关,后院起火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责任,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责任”多尔衮重复一句,回头寒声道:“豪格,莫不是本王率兵在三屯营打了败仗,让你又生了争夺皇位的心思。”

    “若是有这个心思,本王现在告诉你,趁着还不晚,趁早消了,若是有人敢做出什么有损我大清的事来,我第一个杀了他!”

    话音既落,殿上众人皆是震惊,多尔衮虽然声望骤降,但毕竟余威尚存。

    豪格心中小心思被戳破,脸上的淡然也是荡然无存,暗自攥紧拳头,他心中阴晴不定,虽说不服多尔衮,也有争抢皇位的心思,但毕竟现在还不到时候。

    支持豪格与咫尺多尔衮的贝勒大臣都是各自紧紧盯住对方,一旦二人有了什么动手的讯号,他们都会立即大打出手。

    见这两人又要再起争斗,老成持稳的代善和济尔哈朗为避免内部倾轧,不得不再次出来主持局面,前者咳咳两声,静静道:

    “还是听太后怎么说,你们都退下。”

    “你这......”多尔衮有些意外。

    代善手握两红旗,乃是十分重要的一股力量,往常都是不参与自己与豪格之间的明争暗斗,这次是怎么回事,竟然敢跳出来插手

    除此之外,济尔哈朗的态度也让多尔衮有些忌惮。

    济尔哈朗和代善都在大臣和王公贝勒之间享有很高的威望,众口铄金,若是巅峰时期,多尔衮一句话定了也就定了,但是这个时候,他不敢冒着分裂的危险独自做主。

    因为无论如何,豪格那边肯定是要与他唱反调的,若是一意孤行,将代善和济尔哈朗也逼到那边去,自己可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往常他多尔衮得罪的人,无论满汉,可都不少!

    布木布泰看了一眼识趣不再吭声的多尔衮,朝代善和济尔哈朗两位老臣点了点头,就好像没见到多尔衮不断挤眉弄眼的暗示,她只是端庄的坐在上位,牵着福临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睿亲王,大清立国至今,都不曾放弃入关中原的追求,但是如今,真的不能再一意孤行了。”

    说着,布木布泰看向豪格,说道:“肃亲王说的不错,我大清别看是在关外吃了败仗,但是有多少人看着这败仗一打,什么人都要跳出来咬上两口才舒服,汉军旗近些时日跑了三成,这些都不是好兆头。”

    “咱们大清在关内眼线不少,各位都知道,如今的明国,已不再是之前的明国了,仅京畿一带,就有黄得功、杨御藩等许多手握重兵的军将,这些人都很棘手。”

    “更别提明国还有富庶的江南、西南,对了,明国西北、四川不是还有流贼建国吗,依我看,那就再等等。”

    “等!”多尔衮实在忍不住,站出来咬牙切齿的道:“再等,天命还在不在我大清可就是未知之数了,太后您说话可要慎重!”

    多尔衮没想到,就连上次入关时如此笃定和支持自己的布木布泰,这回都变得如此庸懦不堪,难道区区一次三屯营战败,就让整个大清的勇士都变得畏首畏尾了吗

    不,他不信!

    布木布泰瞥了多尔衮一眼,就跟没听见似的,自顾自朝其他人说道:“先稳定了国内,再谈入主中原的事儿。”

    “天命依旧在我大清,等那些流贼做大闹起来,汉人皇帝不得不派兵剿贼的时候,睿亲王再率兵入关不迟,往常那些次,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明国昏暗、糜烂,早晚必亡,睿亲王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妇人之见,妇人之见啊!往常和现如今能一样吗!”多尔衮心中是百味陈杂,环视看了一眼周围冷眼旁观看自己出丑的豪格等人,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这是自幼随军征战这么久以来,多尔衮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这可是关乎大清命运的决断,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来说话,你们这帮人,往日随太祖征战四方,杀得那明人屁滚尿流的劲头都去哪儿了。

    自打占了盛京,倒是越来越和那些好吃懒做、贪生怕死的明人像了!

    这些话在多尔衮心中回荡,待脱口时,却只是变成了杀气腾腾的一番话:“我只问一句,这次山海关之行,本王是一定会去,你们谁人要与本王同去的”

    话音既落,依旧是鸦雀无声,八旗各王公贝勒们你看看我,我问问你,除了两白旗的人以外,其余竟是无一人站出来。

    “睿亲王,别逞能了,若是再打输了,我大清还拿什么入关劫掠,这不能入关劫掠了,秋冬又要拿什么增补各部损失”

    阿济格大大咧咧笑了几声,似是无意间道。

    饶余郡王博格实在看不懂多尔衮为何执意要出兵,有些当和事佬的意思,摆手说道:“睿亲王消消火,先将国内汉人动乱平定了,到了今年秋季再大举入关劫掠,明人定还是会屁滚尿流,这又有何不可”

    “入关劫掠,入关劫掠,你们整天想的就只是‘入关劫掠’,可本王不是!”

    多尔衮是越听越气,他道:“本王想的,是能带领我八旗大军冲入关内,将那汉人皇帝从龙椅上拉下来,让大清皇帝坐上去,让我大清成为天下共主,而不是常年窝在这屁大点儿地方的辽东,每逢秋冬入关去抢上那么两把!”

    “是,每次入关我们都枪的盆满钵满,可又得到什么了”

    “你们难道没发现,我们八旗锐士如今敢出去死战的越来越少,反倒是窝在庄子里养几个阿哈,奢靡度日的越来越多。”

    “本王常叫你们学学汉人的文化,这些对我大清定鼎中原有好处,你们呢学的竟是这些不该学的东西!这么下去,我大清就不是窝在关外,而是要亡了,亡了,你们懂吗”

    “太祖以来三代定策的心血,就要没了,你们懂个屁!!”

    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说完,多尔衮是把大殿上的八旗贵族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就连布木布泰都听着直触眉头,她正要发火,却见多尔衮面带杀意地瞪了自己一眼,回头带着两白旗的王公贝勒们鱼贯而出。

    多尔衮这最后一道杀意尽显的眼神,就连豪格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不多时,一名黄马褂的宫廷侍卫跑进来,犹豫的说道:“皇上、太后,睿亲王他...他去点两白旗兵马,说是还要诏蒙八旗和汉军旗助战,择日出征。”

    “岂有此理,他多尔衮还将不将皇上和太后放在眼里!”豪格立即做义愤填膺状,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布木布泰叹息一声,道:“算了,由他去吧。”

    听见这话,刚要站出来主持公道的代善立马缩头回去,一副从来都没想过要出来说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