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四百九十五章:鄂尔多斯之战
    崇祯二十年七月二十一日,博尔济吉特·阿布奈忽然于左翼掀起叛旗,自称察哈尔可汗,聚察哈尔左翼及鄂尔多斯部共三万余骑,开始向北进攻游牧在呼和浩特一带的察哈尔中翼四旗。

    这四旗是建州为了控制察哈尔部所设置的另外一处,阿布奈深知,自己若是想掌控察哈尔,第一步就是要侵占呼和浩特。

    刚回到此处不久的阿布尼,尚且未能服众,听闻自己亲叔叔背叛自己要争夺可汗之位,连忙派两路信使向明廷和鞑清求援。

    信使很快赶到嘉峪关一带,驻守此地的游击将军芮忠是正德年间名将芮宁的后裔,芮宁于吐鲁番入寇时守关力战而死,因而得到世代镇守嘉峪关的恩赠,这个芮忠也是在历史上殉节而死。

    今日一早,京师兵部朱大典的急令传来,很简单的一句话:“若阿布尼来使求援,不问,不答,不急。”

    事实上,芮忠也是这么去做的,他将察哈尔中翼阿布尼的使者接进来稳住,并且好酒好肉招待着,但就是不回答何时出兵援救。

    一旦对方问起来,芮忠便是笑着打哈哈,说朝廷既是给了你们可汗的称呼,又怎么会见之不救,邸报本将可早就发出去了,但毕竟兵马调动需要时间,云云此类。

    另一路使者赶到土默特等部的时候,遭到的也是同样的情况,事到如今,这些漠南诸部显然已经不是很看好跟着建州日后的前途。

    虽然还没到和阿布奈一样聚众反叛的地步,不过他们也不会再到前些年那样铁杆当奴才的地步了。

    土默特的满洲都统当然想出兵,但是土默特的亲王却不允许。

    数年以前兀良哈三大部之一的乌齐叶特部,就因为违抗了满洲都统的命令而被灭族,现在违抗满洲都统的命令已经不和原先一样。

    接连遭到两次大败的建州,显然不会再有力量出兵大老远的来打自己,除非他们不怕明廷东出,所以土默特的心思很简单,隔岸观火,看情况再说。

    既然土默特已经这样,北喀尔喀五部和内喀尔喀也就不必去了,这些地方比土默特还要远,基本上也是不会来的。

    不过使者跑了很多地方,总算在科尔沁找到援助,科尔沁的老可汗莽古斯之子,如今建州所封的科尔沁亲王博尔济吉特·吴克善,决意发兵援助阿布尼。

    这个吴克善和建州有婚约,算得上是除额哲之外最铁杆的鞑清奴才,就算自己部众损失惨重,对建州那边也是丝毫不敢忤逆。

    不仅如此,为了赢得多尔衮的看好,吴克善决定倾巢而出,他纠集了漠南蒙古东翼诸部,包括四子部落以及乌喇特等六部,加上各部留驻的满洲骑兵一千三百余人,计联军四万,出兵援助察哈尔中翼四旗。

    听说对面那建州狗奴才纠集六部,增兵三万来打自己,阿布奈虽说不屑,但还是得稳上一稳,毕竟自己这边可就这么点人马,拼没了打不赢可就全完了。

    说到底,这位还是没有崇祯皇帝那一拼拼到底的劲头,说来也是,反正迟早要上吊,还不如亲征去拼一拼,。

    阿布奈不知道自己结局是啥,所以不能下狠心去拼,听说科尔沁等六部来援个,赶紧卷起铺盖就跑了,干啥,跑回去等广宁等处的援军去了。

    刚傍上大明这么个宗主,这可是数次击溃建州的存在,光靠自己拼是不现实的,阿布奈发誓的时候说的忠肝义胆,可那是给部众看的。

    真正去做,遇到硬仗的时候,大明这边不多给点好处去把他扶起来,察哈尔一带的事情还真可能就此难为。

    林丹汗是正儿八经的黄金家族后裔,察哈尔也是蒙古各部名义上该奉为宗主的大部,额哲是林丹汗长子,这阿布奈也是亲儿子,血统上根本不是科尔沁的吴克善能比。

    既然鞑子能把本来弱小的科尔沁扶起来,这察哈尔怎么说也是血统高贵的黄金家族,扶起来让他们当自己的狗腿子去压别的诸部,这倒是会减少很多细枝末节。

    崇祯当时虽说还没回宫,但已经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当时就给了指示,说广宁可以出兵帮助察哈尔,不仅如此,密云一带的马进忠也要相应帮一帮。

    这道旨意的快慢,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此战的成败,因为正在阿布奈害怕被报复的时候,王世忠和马进忠的援兵赶到,这可远比一颗定心丸的作用强多了。

    阿布尼在和吴克善等六部合兵以后,兵力达到了空前规模的六万余人,吴克善来这边一趟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把阿布奈赶回去了事,他也希望能得到正儿八经的好处。

    正巧阿布尼离不开他的六部联军,他许诺吴克善,将阿布奈击败以后,自己的王后马卡塔转让给吴克善,并且左翼各旗的部众也让出四成分给科尔沁。

    马卡塔如果不过二十五不到的年纪,但是却已经前后侍奉了三个夫君,不过此女的美颜之名的确在草原上传了很远,这也就不怪乎吴克善会有这个要求。

    阿布尼不傻,自然看得出来明廷是在故意支援自己的叔叔,为了获得科尔沁等部的援助,他只好出此下策。

    不过下策终究是下策,阿布尼这个举动,让吴克善对他也是看了个清楚透彻,中翼本就不怎么臣服于他的察哈尔部众,因此更是怨声载道。

    看着眼前为自己倒上马奶酒的马卡塔,吴克善兴奋地搓搓手,仔细盯着她宽大的后臀看了个尽兴,就差当众掐上一把才解痒。

    随即他起身意气风发地就要率领部众去追杀阿布奈,还说等他回来以后,就迎娶马卡塔成为自己的王后,看那副猴急的样子,真是让人又恨又气。

    不过就连马卡塔此时的夫君阿布尼都没说什么,一众中翼的察哈尔族长们也就只得不断叹气,在心底将阿布尼的懦弱骂了个遍。

    待急着回去行周公之礼的吴克善统漠南蒙古右翼联军来到鄂尔多斯地界的时候,却不见任何察哈尔部众,四处都静悄悄一片。

    不过此时吴克善早已被下身支配了想法,虽然知道这很不对劲,但他仍只是一味催促进军追击。

    正当联军行进到一片溪流旁时,两侧忽然发出炮响,无数察哈尔和鄂尔多斯部众随阿布奈冲杀出来,在他们后面也是一阵地动山摇的火炮齐鸣。

    却见是一大群明军结阵而来,为首的是广宁指挥使王世忠和密云总兵马进忠。

    吴克善猝不及防之下被炮弹击中,所处的位置当场变成了一摊血坑,在明军和察哈尔等部的联合伏击之下,这六部联军很快也就溃散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