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会长来访
    李季反应过来,心中感激无比,同时也是更加的卖力,事事亲力亲为,将瓦城当中的官场全部挖了出来。

    别的不说,德瑞祥在瓦城的大掌柜詹文德,不光是欺行霸市,贿赂官员,而且还背着很多人命。

    很多和他竞争的商户,外来的客商都是离奇失踪,最后都被证实,是死在了这个詹文德的手里。

    在瓦城,詹文德不光是垄断了琉璃瓦的行当,气血石、灵石这种暴利商品那也是只能德瑞祥去做。

    甚至背地里,詹文德他们还经营买卖妖族、人族,贩卖人口,还有一些违禁药物,这些条条件件,都是触犯了圣朝律法。

    等到这些全部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就是李季也是被气的够呛,随便列举一状,詹文德他们拐卖人族女子,买入妖族领地某些部族当中,从中赚取大笔金银,就是这一条,足以杀詹文德一百回了。

    而就在查办瓦城案子的同时,也有各路的牛鬼蛇神出现,他们来,是来说情的。

    不说楚弦,就是李季,这两天时间里,光是各路的纸鹤传书,就收了有十几封,有的,还是来自京州的高官。

    虽说信中没有直接指示李季要法外开恩,但明着暗着,都有提示和暗示,有的明显还有威胁和诱惑。

    可以说,李季这两天是顶着天大的压力。

    而越是如此,李季知道,这瓦城的案子,就越是牵扯巨大,便在这时候,外面有人通传,说是德瑞祥商会的会长要来拜访。

    德瑞祥在凉州属六大商会之一,其会长虽然不是官,但那影响力也是相当巨大,更是各路高官的座上宾,据说还和一些仙官是朋友。

    所以就算是李季,也不敢怠慢。

    李季想了想,去找楚弦,这件事,他怕一个人应付不来。

    楚弦知道之后,问了一句:“瓦城的事情,有没有能指向那德瑞祥商会会长的”

    李季现在对楚弦这位年轻的刺史已经是佩服无比,所以很是小心道:“我查过,没有,他们做事滴水不漏,瓦城所有的事情,最终都只能指向詹文德。”

    楚弦点头:“所以,这位会长才敢大摇大摆的来找咱们,行,他想谈,咱们就和他谈谈。”

    李季一看,当下心中一宽,可以说有刺史大人坐镇,他心里就踏实多了。

    与此同时,在瓦城城府的会客大厅之内,德瑞祥商会的人已经是在等着了。

    这当中,一个老者明显是这些人的中心。

    此人器宇不凡,身上衣着更是光鲜亮丽,身上哪怕只是一个最普通的饰品,也是精雕细琢的无价之宝。

    当然,此人身上的衣服不光是光鲜,而且还实用,都是加持了法力的法器。

    这人自然便是德瑞祥商会的会长,吴承祥。

    和他一起来的,有一个文士,还有一个膀大腰圆面露凶相的女子,最后一个是头戴青云冠手持拂尘的老道士。

    一共四个人。

    少时,楚弦当头进来,后面跟着李季。

    那吴承祥立刻是睁开眼睛,起身相迎。

    “吴承祥见过刺史大人,早听闻刺史大人的大名,今日得见,那是三生有幸啊。”吴承祥居然是没有一点架子,很是谦恭。

    另外几人,也是分别对楚弦和李季行礼。

    这里面,文士的礼仪挑不出一丁点毛病,一看对方就是饱读诗书的人,至于那个肥胖的女子,很是不耐烦,最后的老道士,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楚弦看了看那老道士,心中暗道这德瑞祥还真是有钱,居然连法身巅峰的术修都能找来。

    法身巅峰,近乎道仙。

    甚至有的法身巅峰的术修,借助强大的修为和底蕴,可以和道仙相提并论。

    眼前这个老道士,便是如此。

    这时候众人落座,楚弦开口:“吴会长此番是为了瓦城分会而来的吧”

    没有客套,直奔主题,楚弦做事历来如此,更何况他基本上知道对方来的目的,所以也没必要装模作样。

    吴承祥点头:“不错,说起来也是我管教不严,没想到詹文德居然背着我做出这些错事,吴某这是来登门谢罪的。”

    楚弦心中暗笑,这老家伙说的倒是挺好听,但言语当中,已经是将所有的锅都甩到了詹文德这倒霉鬼的头上。

    看样子,对方是打算让詹文德背上所有的罪名了。

    这也是在楚弦的预料当中,但楚弦不相信,瓦城的事情,这姓吴的不知道,楚弦更不相信,这些事情,姓吴的没有参与。

    所以楚弦微微一笑:“詹文德的事情正在查,倘若和吴会长你没关系,你也没必要来谢罪。”

    吴承祥摇头:“那詹文德仗着是我女婿,平时就胡作非为,我是为了我女儿,这才一再忍让,而且商会里的大权,他一个人独揽,所以才做出了这些错事,如果我能稍加注意,及时纠正,也不会酿成大祸,我听说詹文德这些年偷逃了很多税银,这些虽然是他之过,但怎么说,都和德瑞祥有关系,所以还请刺史大人说一个数,无论多少,哪怕是砸锅卖铁,吴某也得将这些缺了的税银给补上,不能让咱们圣朝受损失啊。”

    这话吴承祥说的可以说是发自肺腑,很是认真,换做一个定力不强的,估摸都得受到这老小子的感染,甚至是信了他的话。

    至于楚弦,信他才有鬼。

    楚弦算是听出来了,这吴承祥是打算‘破财消灾’,而且是打算将事情化解,补交了税银,很多事情就好办了,而且楚弦如何能听不出来,这吴承祥是打算将所有的罪过推到詹文德身上。

    这么一来,就可以将德瑞祥商会摘出来。

    也就是说,一切的事,是詹文德做的,和德瑞祥没关系,这么一来,对整个德瑞祥商会的损伤,也可以降低到最小。

    楚弦笑而不语,他知道,吴承祥的花样肯定不止这些,倒不如先不吭声,看对方还有什么表演。

    吴承祥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尴尬,而是继续道:“这些日子,也有不少老朽的故友来信质问和教训,这些,吴某都虚心接受,就像是户部司郎中江大人说的,德瑞祥商会那也是百年商会,用人要谨慎,江大人的话,那是在理的,所以这一次对于德瑞祥来说,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楚弦这一次就是冷笑了。

    吴承祥潜移默化,是在为他们自己开脱,也是在给自己施压,就连户部司郎中都搬出来了。

    不过一个户部司郎中,楚弦还真不怕,对方虽然是四品,比自己这正五品要高,但楚弦既然已经打算从此不再向户部讨要拨款,所以就算是得罪了也没什么。

    更重要的是,如果那司郎中和德瑞祥牵扯的太深,楚弦迟早要将对方拉下马来。

    不过这种事肯定不会说出来。

    楚弦没说话,他没说话,李季也不会说,实际上吴承祥提到户部司郎中,李季已经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好在是有楚弦顶着。

    吴承祥见楚弦没说话,也是一点都不尴尬,而是道:“刺史大人,吴某这一次来,不是来求情,只是因为那詹文德乃是小女的夫君,吴某的女婿,可刺史大人你放心,他初犯了律法,该怎么判罚就怎么判罚,只是有件事,还请刺史大人应允。”

    说着,扭头冲着那肥胖丑陋的女子道:“女儿,过来拜见刺史大人。”

    那胖女人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是老老实实过来行礼。

    “刺史大人,这是小女莲儿,虽说那詹文德罪大恶极,可毕竟是我的女婿,小女的夫君,所以还请刺史大人让他们夫妻二人再见一面,当是诀别吧。”吴承祥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那叫做莲儿的胖女人这时候显然带着气,忍不住道:“爹,你要救救文德啊,他可是你的女婿,我的夫君。”

    说完,又冲着楚弦道:“刺史大人,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家文德吧,大不了,我们赔钱,更何况,大人你可以把其他人处斩,少杀一个人肯定没问题的。”

    那边吴承祥立刻训斥道:“莲儿,在刺史大人面前不要胡闹。”

    莲儿立刻哭道:“我哪里有胡闹,文德他虽然是瓦城掌柜,但他只有一个人,如果不是手下人教唆他,帮他办事,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做那么多我看,肯定是有人故意引导他,刺史大人,我愿意花五十万两,为我夫君赎罪,如果五十万两不行,一百万两也行。”

    吴承祥还在训斥,但显然,这老狐狸也在偷偷观察楚弦。

    可以说,只要楚弦在处罚詹文德这件事上,稍微放松一下,那么,就可以得到一百万两,当然这只是第一步,相信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只要放过詹文德,德瑞祥暗中还会给不少于这个数的好处。

    显然,无论是对谁来说,这都是一笔绝对的巨款,那足以让一家人极为奢华的渡过一生。

    这是一个诱饵。

    也是一次试探。

    不过在楚弦看来,还是对方的以退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