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何长贵这个人
    可能,这就是何长贵突然失踪的原因。

    但楚弦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若是那幕后凶徒要弄何长贵,早就应该弄了,为何还拖了好几天,恰好是自己去找何长贵的时候,对方才出了事。

    事情,会这么巧合吗?

    这个疑惑暂时解不开,楚弦却是没有停下寻找何长贵,虽然楚弦自己都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找到何长贵的可能性太小,但该找还得找。

    何长贵的学舍,楚弦第一时间去调查,包括何长贵留下的东西,楚弦也是以执法队的名义全部扣下。

    不光如此,楚弦还需要更进一步了解何长贵这个人。

    因为何长贵的失踪,可能是凶徒下手,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便是何长贵是凶手,他已经逃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需要将各种可能性拿出来,一一验证,排除掉不可能的,剩下的,就是唯一的真相。

    为此楚弦是写了书信,给孔谦,给崔焕之,给他认识的官员,让他们帮忙打听何长贵这个人。

    不过两天,回信就如同雪片一般飞回来。

    在十几封回信当中,楚弦通过侧面和他已知的认知,对何长贵这个人有了一个相对深入的了解。

    简单来说,何长贵这个人,没什么本事。

    崔焕之是吏部官员,所以要弄清楚何长贵的官履那是轻而易举,何长贵的晋升,这一路上,都是靠着巴结别人。

    当然也不能说何长贵这个人完全没有任何能力,相对的能力还是有的,但主要是靠巴结上官,谋取晋升。

    就连这一次来天元书院进修,都是何长贵通过走动关系,才能来的。实际上圣朝官场是一个庞然大物,官员数以万计,的确是有一些像是何长贵这样的人,并不奇怪。

    有了这一层了解,楚弦知道何长贵是杀死镰青凶手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原因很简单,如果是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杀得了镰青,而且何长贵这个人的过往也是非常的详尽,不存在什么阴暗之处和不为人知之处,因为过往帮过何长贵的那些高官,这一次崔焕之也都查了个遍,可以说这一份认知是可靠的。

    不过虽然基本上可以确认,何长贵不是凶手,但却不能确定对方和凶手有没有什么其他关系。

    此外,何长贵这一路晋升,也不是家底青白的,多多少少是做过一些阴暗的事情,对方不算是什么好人。

    光是利用把柄,胁迫其他官员帮他,这种事何长贵就没少做,而且是精于此道。

    对何长贵这个人有了一个了解之后,楚弦就将接下来的重点放在了何长贵是怎么失踪的这件事上。

    要将一个学生弄出书院,可能性极小,就算是楚弦当初也只是借着术法,在书院之内就游走,想要离开,就算是楚弦也做不到。

    而现在为了找何长贵,就差掘地三尺了,何长贵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就这么不见了?

    接下来的几天,内院之内可谓是气氛凝重,执法队没日没夜的调查,但依旧没有结果,无论是镰青被杀之事还是何长贵意外失踪,都没有丝毫进展。

    楚弦反倒是听说,昨夜执法队所在失窃,丢了东西。

    丢了什么东西,楚弦不知道,执法队知道的人也少,徐晏肯定知道,但对方估摸不会告诉自己。

    所以楚弦索性是直接去找欧阳先生。

    欧阳先生早就从京州返回,说实话,书院道仙虽多,但敌人身份不明,所以就算是修为再高,也无用武之地。否则若是知道凶徒是谁,对方估摸瞬间就得跪,任他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以后反抗之力。

    欧阳先生果然本事大,他让楚弦稍等,然后施展术法,以分身去探查,一盏茶的时间不到,欧阳先生就告诉楚弦,昨夜执法队丢的,是一份名册。

    “名册?”楚弦灵光一闪,暗道坏了。

    “不过是丢了一份名册,你怎么脸色一下变的那么难看?”欧阳先生想不明白,开口询问。

    而楚弦哪里有时间回应,此刻是在飞速思考。

    因为若是楚弦猜的不错,那一份丢失的名册,必然是最近执法队整理出来书院之内所有妖族或者半妖学生的名录。

    毕竟镰青的死法,和五十年前盛传的蜘蛛妖杀人太过相似,无论是无心还是故意,都必然会将视线放在书院的妖族学生身上。

    天元书院自古包罗万象,没什么歧视,虽说大部分学生都是人族,但也有妖族、巫族的学生,数量虽然不多,但加起来也有几千。

    因为这一次事件可能与妖族有关,所以执法队那边照例调查一下书院之内的妖族学生那是再正常不过。

    只是在楚弦看来,这十有八九是凶手的一个计谋。

    杀镰青,故意弄的和五十年前的蜘蛛妖杀人一模一样,这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必然是有其目的,只是之前,楚弦没想通那凶手是打的什么主意,或者说,只是单纯的为了转移视线。

    但是现在,听到名册丢失,楚弦立刻反应过来。

    这怕才是那凶手最重要的目的。

    此刻楚弦快速思考,旁边堂堂飞羽仙修为的欧阳先生却是有些无处使力,虽说达到飞羽仙级别的仙人,神念之强,远超楚弦,但灵智神念这种东西,不能代替推案断凶的这种能力,这东西,和修为没关系。

    楚弦现在很着急。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处处落后于那个凶手,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被对方玩弄在鼓掌之间,毕竟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想要反超对手,抓住先机,就不能跟着凶手的套路来走,否则,越跟越远,永远追不上对方。

    楚弦深吸口气,他自从入仕一来,断了诸多悬案,追查不少狡诈的凶徒,无论心智城府,都是一等一的,这一次,楚弦知道遇到了高手,而且楚弦肯定,对方很快就要达成他的目的,到时候人家肯定已经想好了退路,真的错过时机,想要再追查,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现在对楚弦来说,是最后的机会。

    遇到这种情况,最忌讳的就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现在执法队就是犯了这个错误,自以为强横无比,却是被对方玩的团团转,没有丝毫进展,当然也不能怪执法队废物,实在是对手太强。

    楚弦现在要做的,就是化繁为简,找准一条线索追查下去,不受其他东西的干扰,只要这一条线索能摸到最后,绝对可以揪出凶手。

    楚弦关注的,还是何长贵。

    假设何长贵这个人是凶手,这种可能性太小,无论城府、修为还有性格,甚至是目的,都不支撑这一种假设。那么退而求其次,何长贵会不会是帮凶?

    楚弦认为,可能性也不大。

    就以楚弦了解的情况来看,何长贵这个人唯利是图,攀炎附势,一来嘴没有把门,容易走漏消息,而来做事也不是那种严苛和周密之人,换做是自己,也不会与何长贵这种人联手做事。

    更何况,是做这种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事情。

    帮凶之假设,看来也不成立。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何长贵是知道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灭口,这一点,楚弦从崔焕之后来一封的来信中,也已经确定,名入官典的官员,若是身死,会在官典当中看出来,这一点,崔焕之已经请看守官典的仙官确认过了。

    凶手杀何长贵,绝对不是无缘无故,那么,那天在自己的学舍喝茶聊天的时候,何长贵必然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这才导致他最后被杀。

    但后来自己最后见到何长贵的时候,对方也没有吐露任何东西,这一点又是作何解释?

    楚弦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抓到关键了。

    凶手杀何长贵,在楚弦看来,绝对不是事先计划好的,这和杀镰青还有蒋骆大人的情况完全不同。

    那么,凶手为什么要致何长贵于死地?

    想到何长贵一路升官的手段,楚弦突然是恍然大悟。

    何长贵最擅长的是攀炎附势,巴结别人,这是他主要的手段,但同样,何长贵也经常会做拿人把柄,要挟好处的事情。

    这是其天性,那么,会不会是何长贵看到了什么东西,拿着这个东西,去要挟那个凶徒,谋取好处,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丢了性命?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相反,还非常的大。

    楚弦再一次浸入神海书库,将那天他们拜访自己时喝茶聊天的场景镜像出来,一点一点的仔细观察。

    终于,楚弦有所发现。

    有两个人,很不对劲。

    一个自然是何长贵,这个人左顾右盼,显然是在观察每一个人,尤其是自己,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刺史,还是文人表率,依着何长贵的性格,肯定是要侧重的观察,了解喜好性格,然后才能进一步巴结。

    何长贵不光是观察自己,还在观察其他人,其中让人诧异的是,何长贵看镰青的次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