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后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两根金条(加更求票)
    ?

    曾紫莲听到路承周的话时,先看了一眼郑问友。

    今天郑问友正式上任,她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可以让郑问友知道。

    “郑副站长以后坐阵机关,站里的事情,都应让他知晓。”路承周看出了曾紫莲的担忧,马上说道。

    其实,路承周接到总部通知后,就专门开过会。

    哪些事情能让郑问友知道,哪些事情不能让他知道,都叮嘱到了每一个人。

    比如说,路承周的身份,自然就不用说了,整个海沽站,只能是曾紫莲一个人知道。

    甚至,像胡然蔚、孙志书、沈竹光等人的身份,路承周也认为,暂时不要让郑问友知道。

    郑问友身为副站长不假,但他的警觉性,让路承周觉得,无需他知道的事情,都可以暂时不告诉他。

    他的这一做法,也赢得了其他人的支持。

    郑问友连文丛松的身份都没发觉,如果再无意间泄露了机密,那该如何是好?

    “吴伟说他手里有重要情报,要两根金条才能透露。”曾紫莲迟疑着说。

    “两根金条?可以给他。”路承周顿了一下,马上说。

    如果吴伟的情报,真的很重要,那就不是两根金条的事了。

    在路承周看来,很多情报,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这个吴伟是什么人?”郑问友见路承周出手就是两根金条,诧异地问。

    “吴伟是我们在宪兵分队的一个关系,目前是情报三室一小队的队长。”路承周沉吟着说。

    “哦。”郑问友应了一句。

    他终于明白,为何海沽站与宪兵分队的交锋,能屡占上风。

    或许,这也是海沽站能提前知道华北青年抗战联合会的的原因。

    他突然有些后悔,如果早点向海沽站通报这个情报,或许上次去丰润县之前,就知道了文丛松的秘密。

    郑问友突然想到,文丛松带去的那两个人。

    现在想来,那两人肯定是日本特务,自己能活着回来,真是捡了条命。

    “我等会通知刘轩。”曾紫莲说。

    “不必,等会直接与吴伟联系。”路承周说,情报的事,一刻也不能拖。

    两根金条的情报,路承周相信肯定很重要。

    今天晚上知道,与明天早上知道,得到的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那我现在就去?”曾紫莲问。

    “陈组长,你安排两个人陪一下。”路承周吩咐着说。

    曾紫莲的身手如何,路承周不太清楚。

    像这样的行动,路承周觉得,必须给予足够的保护。

    “火站长,明天,我想去看看谢司令。”郑问友突然说。

    “谢司令已经在执行任务,没有特别的事情,最好不要去打扰。”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但实际上,已经否决了郑问友的提议。

    “我现在是海沽站的人了,再去打扰确实不好。”郑问友自嘲地说。

    “郑副站长可以研究一下宪兵分队,以及海沽中共的组织,还有我们自己的一些情况。军情组离开海沽后,海沽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路承周提醒着说。

    郑问友对海沽的情况,确实很了解。

    但是,随着日军占据海沽的时间越来越长,情况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街道还是那些街道,但对手就未必还是原来的对手了。

    “好吧。”郑问友无奈地说。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这个副站长,连出门的权力都没有了。

    “我估计,日本人发现文丛松死后,会有一次疯狂的搜捕。这个时候,我们需要避其锋芒,不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路承周安慰着说。

    其实,文丛松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处理得有些急躁了。

    路承周当时并不知道,总部会让郑问友担任自己的手下。

    之前路承周分析,郑问友很有可能担任海沽站长,甚至由郑问友重建华北区也有可能。

    哪想到,总部只让郑问友担任副站长呢。

    早知道这样,路承周会留着文丛松。

    路承周一直在五十一号路26号,等着曾紫莲回信。

    一个多小时后,曾紫莲果然回来了。

    曾紫莲换了衣服,也换了男装。

    郑问友再次看到曾紫莲时,差点没有认出来。

    “站长,吴伟提供了一个重要情报,刘轩的住处暴露了。”曾紫莲严肃地说。

    “刘轩暴露了?”郑问友低声惊呼着说。

    刘轩可是七路军过来的,还是树德小学训练班的的教官,怎么会暴露呢?

    “吴伟的任务,不会是监视刘轩吧?”路承周倒没郑问友这么紧张,这个时候再紧张也于事无补,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不错。”曾紫莲说。

    “吴伟为何不示警呢?”路承周突然问。

    刘轩是吴伟的联络员,如果刘轩被情报三室发现,吴伟应该最为紧张才对。

    就像路承周,如果曾紫莲出事,他肯定会很紧张。

    毕竟,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

    除非,吴伟有自己的小算盘,就算刘轩被抓,甚至是刘轩叛变,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安全。

    “吴伟解释,手下看得紧,没办法与刘轩联系。”曾紫莲说。

    “目前他们掌握了什么情况?”路承周问,他不想再谈吴伟的事。

    从吴伟的态度,可以看出,此人还打着脚踏两只船的算盘。

    “刘轩只去了趟谢司令那里,但吴伟还不确定谢司令的真正住处。他们不敢跟得太紧,或许这也是吴伟有意为之。”曾紫莲介绍着说。

    “目前刘轩已经被监视了?”路承周问。

    刘轩已经暴露,再去追究责任已经没有意义。

    在没有带来更大危害前,掌握了这个情报,是不幸中的万幸。

    “是的,有两个人,日夜监视着刘轩。”曾紫莲担忧地说。

    “我建议,马上转移刘轩。”郑问友突然说。

    曾紫莲没有说话,看了郑问友一眼,望着路承周。

    以她对路承周的了解,他肯定不会作出这样的安排。

    “暂时不能转移刘轩,应该转移的是谢司令。”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确实没想过,要先转移刘轩。

    路承周对刘轩还是很信任的,他相信,刘轩会很好的配合自己。

    很多时候,看上去是危机的事件,其实很有可能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