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后手 > 第六百八十六章 照应
    林帆之所以会被重点调查,是因为他原来的房子没到期,又新搬了地方。

    再加上林帆突然辞职,更是引起了金惕明的兴趣。

    “主任,这就是林帆。”邵龙阁拿出一张刚刚洗好的照片,双手递给了金惕明。

    胡然蔚死后,他理所当然成了二小队的队长。

    目前吴伟还没归队,金惕明目前最倚重的是他。

    “他的底细摸清了吗?”金惕明问。

    “林帆,河南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邹静,上海女中毕业,上海人。”邵龙阁拿到了林帆在怡和洋行的资料。

    “派人监视了吗?”金惕明问。

    “在对面摆了个修鞋摊。”邵龙阁得意地说。

    “兄弟们受累了。”金惕明点了点头,这样的天气,监视工作很不容易。

    对林帆的监视,邵龙阁是一天两报。

    自从林帆从怡和洋行离职后,他却再也没出过门。

    邵龙阁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从后门溜了。

    然而,早上邹静都会准时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还会买一份报纸。

    林帆偶尔也会出门倒一下垃圾,邵龙阁这才放下心来。

    “林帆一定有问题。”邵龙阁晚上向金惕明报告时,笃定地说。

    “说说看。”金惕明不置可否地说。

    “林帆在怡和洋行,说他妻子病了,需要照顾,不得不辞工。可邹静每天早上都是冒雨买菜,这哪像是生病的样子?林帆也不出去工作了,难道不是有问题么?”邵龙阁言之凿凿地说。

    “邹静每天早上都要买菜?”金惕明突然问。

    “是啊,每天早上七点出门,风雨不改。”邵龙阁说,家庭主妇每天早上买菜,这没什么奇怪的吧。

    “明天去跟一下,看她在哪里买菜,有没有异常。”金惕明叮嘱着说。

    金惕明猜得没错,邹静早上会与安孟博接头,互换情报。

    而且,安孟博就往在林帆家斜对面,在安孟博的二楼窗户,正好可以看到林帆家。

    而从林帆家,也能看到安孟博家门口的情况。

    这样的安排,出自路承周之手。

    他们之间,平常不联络,但却能相互给别人望风,一旦一方出问题,另外一方能及时知道。

    在海沽站的其他人员,也大多采用这样的安排。

    两个人,或者两组人,住在同一条街道,在正对面,或者斜对面。

    平常可以暗中照应,一旦出事,又可以迅速接应。

    安孟博比林帆一家,要早搬来三天。

    文齐道7号对面出现的那家鞋摊,刚出现的时候,安孟博就注意到了。

    作为海沽站的内交通,他有着敏锐的观察力。

    安孟博搬来的时候,那天只是阴天,只下了点毛毛细雨,可是并没有摆摊的。

    林帆和邹静搬来后的第二天,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鞋摊。

    林帆和邹静,不熟悉这里的情况,就算知道有个鞋摊,以为这是很早就有了。

    邹静早上与安孟博交换情报后,回到家里,准备一天的饭菜。

    只要不是加急的情报,一般要到晚上才发报。

    收到总部的回复后,第二天会交给安孟博,同时接受新的指令。

    也就是说,邹静一天只需要出门一次就行了。

    林帆现在没上班,没有一个合适的掩护身份,她每天出门买菜,借机与安孟博接头。

    安孟博早上拿到邹静的情报后,会看一下情报的折法。

    如果不是紧急情报,安孟博一般会先回家,他也是借着买菜,或者吃早餐的机会,与邹静接头的。

    到二楼后,他会先观察斜对面林帆的住处。

    他们之间,有一个示警的暗号,这个天气,在窗口晾件衣服和毛巾,是最好的联络方式了。

    “曾组长,刚才我发现,文齐道7号对面的鞋摊还在。”安孟博联系到曾紫莲后,向她说起了此事。

    其实,在鞋摊出现的第一天,他就汇报了。

    “此人是情报三室的张成。”曾紫莲缓缓地说。

    接到安孟博的报告后,她特意坐车经过,对鞋摊的人拍了照。

    照片洗出来后,她第一时间送给了路承周。

    虽然只拍了一个侧脸,但路承周一眼就认出来了,此人是情报三室二小队的张成。

    “什么?”安孟博吃惊地说。

    林帆刚搬来文齐道7号,怎么会被特务盯上呢。

    而且,曾紫莲知道张成的身份,怎么不早点提醒自己呢。

    “不急,他们还只是怀疑林帆和邹静的身份,并没有证据。”曾紫莲缓缓地说。

    其实,她也问过路承周。

    路承周的意思,既然林帆被三室盯上,暂时就听之任之。

    林帆的情况,与胡然蔚不一样。

    “现在怎么办?”安孟博焦急地问。

    特务都到了门口,最好的办法,是让林帆转移。

    然而,听曾紫莲的意思,似乎并没有让林帆和邹静走的打算。

    “你回去后,先向他们正式示警,明天接头时,正式通知他们这个情况。让他们把电台一定要藏好,只要电台没发现,情报三室就拿他们没办法。”曾紫莲叮嘱着说。

    晚上,曾紫莲与路承周见面后,又向他汇报了这件事。

    “算上今天,张成已经监视三天了吧?”路承周沉吟着说。

    自从马婶离开后,二十四号路15号反而成了他与曾紫莲的最新联络点。

    身为警务处的巡官,以及宪兵分队情报一室的主任,他的住处还是很安全的。

    “是的。”曾紫莲点了点头。

    “看来文齐道7号,已经列入重点监视对象了。”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接到曾紫莲的第一次汇报时,并没有采取措施。

    金惕明四处撒网,监视到军统人员,也是有可能的。

    被监视并非就会被抓捕,此时更应该沉着冷静,路承周只让住对面的安孟博暗中观察,甚至都没打算提醒林帆。

    “怎么办?”曾紫莲问。

    “文齐道7号隔壁,还有空的房子吗?”路承周突然问。

    “好像有。”曾紫莲想了想,说。

    “把隔壁租下来,安排人员住进去,将电台转移到隔壁。”路承周果断地说。

    林帆是电台台长,他的安全至关重要。

    “好。”曾紫莲说,路承周考虑问题细致,做事谨慎,他主持海沽站的工作,自己这个情报组长,很多时候只需要执行具体任务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