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绝密试验档案 > 第一百六十六章:诡异连环杀人案
    黄海市郊一间废旧仓库中并排放着三具尸体,尸体身上没有伤痕,但是嘴里却吐出墨绿色的汁液。

    如果掰开尸体的嘴巴,可以明显看到里面长满了锋利的针状牙齿和类似蛇信的分叉舌头。

    “死因是中毒,大概是氰化物一类,剂量很大,初步推断他们每个人体内所含的毒素大概能毒死一千个人。”

    谭蓓摘下手套,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由于这个案子事涉机密,只有临时把她抓来当个法医。

    “你在想什么?”

    见鲍帅愣愣望着尸体不说话,谭蓓好奇地问到。

    鲍帅摇摇头:“他们体内的毒素是自己的,就好像毒蛇储存在赌囊里的蛇毒。”

    “什么?”

    谭蓓眉头一皱。

    “也就是说,他们是被自己的毒液杀死的?可……”

    “除非是有基因缺陷,否则绝没有一种生物会被自己的毒液杀死,对吗?”

    鲍帅接口将谭蓓没说出来的话讲完。

    “可怪就怪在他们身体里用来抑制自身毒液的手段统统消失了,就好像突然发生了一场基因突变,让他们瞬间丧失了抵御自身毒液的能力。”

    鲍帅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污垢,神情凝重地说。

    “你们来看看这边。”

    两人正聊着,秦佳人突然从仓库的另一头走过来说到。

    谭蓓和鲍帅跟着秦佳人来到仓库的另一头,地上有个混凝土浇灌的正方形天井,边长正好一米,就好像下水道大的入口。

    “里面有些奇怪的生物,没有攻击性,但我觉得有些特别。”

    鲍帅闻言,一言不发地钻进了天井,谭蓓打着手电紧随其后。

    那是一个占地五十平米左右的长方形地下室,在地下室的顶端似乎贴着一层深灰色,花纹绚丽的厚厚墙纸。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根本就不是墙纸,而是密密麻麻的巨型飞蛾,每只飞蛾都有手掌大小,背后的图案并不显眼,就好像枯叶蝶一般。

    它们翅膀上的鳞粉在手电的光束下不但没有绽放出夺目的光彩,反而显得十分暗淡,可以想见,在视线不佳的夜晚,这些飞蛾穿梭在城市间恐怕很难被发现。

    “上面那三个家伙该不会是倒卖野生动物的吧?”

    谭蓓顺口说了一句冷笑话。

    鲍帅却认真地摇了摇头。

    “这些可不是野生动物,他们都是变异体,准确地说,他们都是某个统帅类变异体的质奴。”

    “谁会用这种东西当质奴?”

    秦佳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之前她曾经测试过这些飞蛾,并没有发现它们存在任何攻击力。

    “别小看这些飞蛾,他们体内有一种超声波收发器官,可以形成一个严密的信息传递网络,这里的数千只飞蛾已经能够覆盖大半个黄海市了。”

    鲍帅凝重地说。

    谭蓓弹了个响指。

    “你的意思是,这些飞蛾就是一套严密的低空雷达?”

    鲍帅点点头。

    “或者是私人监控系统、私人卫星电话和私人因特网。”

    “信息战!”

    谭蓓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三个字。

    “可以这么说。”

    鲍帅肯定了谭蓓的猜测。

    “有了这些质奴,这个统帅类变异体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颗间谍卫星,或者雷达基站,价值绝不在那些偏向战斗的变异体之下。”

    “那么这个变异体现在在哪?”

    秦佳人皱着眉头问到。

    鲍帅指了指天花板,上面那三个倒霉蛋的其中之一就是。

    “什么?!”

    谭蓓和秦佳人同时惊呼一声。

    鲍帅的脸色却愈加凝重。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正常情况下统帅类变异体一死,他的质奴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相继死去。

    上面有具尸体的确与这些飞蛾存在基因联系,他就是这些质奴的主人,而这些质奴目前的异常状态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死去的只是那个变异体的肉体。”

    “死去的只是肉体?什么意思?”

    谭蓓不解地问。

    “意思就是这些质奴似乎仍然与母体保持着联系,只不过这个母体恐怕已经不是原来的母体了。”

    “有人夺走了统帅类变异体对质奴的控制权?”

    “恐怕没那么简单,我感觉更像是有人杀死了那个统帅类变异体,然后变成了他,接管了质奴大军。”

    “可是为什么那个人又会把宝贵的质奴留在这呢?”

    鲍帅耸耸肩。

    “谁知道,也许他根本就看不上这些质奴吧。”

    三人从地下室里钻了出来,脸色都不太好看,今天一整天他们已经先后调查了七个案发现场,每个现场都跟这间仓库一样,存在许多看不透的疑点,却又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秦佳人翻着手上的案件资料,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半个月内一共发生十二起连环杀人案,死得全是变异体,每个案发现场的死者死状都不一样,似乎除了死的都是变异体之外,再无任何共同点。

    凶手大概率不是一个人,更像是某个组织严密,势力深厚的团伙。”

    “不对。”

    鲍帅摇了摇头。

    “凶手应该只有两个人,而且他们并不是联合作案,而是各干各的,互不干涉。”

    谭蓓和秦佳人都是一愣。

    “为什么这么说?”

    鲍帅解释道:“第一,虽然每个案发现场的死者死状都不相同,但是总结起来会发现,杀死他们的手法只有两种。

    一种是接触类,比如分尸、割喉、腰斩,而另一种则是非接触类,就好比仓库里的这三具尸体,死得莫名其妙。

    第二,从案发时间和作案地点上来看,接触类的五起案件全都发生在本周以前,地点大都集中在老城,而非接触类的七起案件全都发生在本周,地点则全部在新区。

    这两个人应该是明确地划分了各自负责的区域和时间,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场比赛……”

    “比赛?比赛杀人么?你觉得他们是两个变态杀人狂?”

    谭蓓问到。

    鲍帅犹豫片刻,说道:“他们攻击的变异体大都不是战斗类的,就算是统帅类的变异体,也像今天这个家伙一样,带有强烈的辅助特征,所以我觉得他们更像是在清扫,或者搜寻什么。”

    “他们在找东西?”

    秦佳人微微一愣,还来不及细问,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讲了几句,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了?”

    等她挂了电话,鲍帅疑惑地问到。

    秦佳人脸色阴沉地说:“城南又发现了一起案件,死者的身份十分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