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爆笑酒楼 > 第290章 四叶兰花
    第290章四叶兰花

    现在刘府的秘密已经解开,这样也能解释为何刘尚书不待见刑部的人。

    想想也是啊,刘尚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这才遮住家丑,要是让刑部的人查来查去的,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至于刘挺为什么要找林桐因,很很好解释,林桐因做过御医,从齐王府那边传来的消息,林桐因与刘挺是一对老友,而且二人都是齐州府人氏。

    林桐因医术超群,又是多年的同乡老友,像这种家丑私事,肯定是找林桐因最好了。刘挺就算再古板,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家丑,害死多年的老友吧?

    眼看着到了戌时末,客人渐渐散去,李熙月领着大师兄进了张戎的屋。

    “张二钱,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娇贵了,整整一个晚上不见你去前边忙活,邱老二的案子查什么查?一分赏银没有,还遭人白眼,你是不是有病?”

    张戎无奈的抬起头,露出无辜的眼神。你当我想查啊,谁愿意没事找事干?

    次日清晨,草草的吃了点东西,趁着李熙月还没出屋,张戎拉着两位女侠急匆匆的跑出酒楼。

    临近年关,请客吃饭的人非常多,酒楼的生意异常火爆,每到饭点,刘小能等人都要忙得脚不沾地。偏偏,这几天张戎领着两位女侠不见人影,四郎等人对此意见非常大。

    四郎有时候很怀疑,张二钱到底是酒楼的祖宗,还是酒楼的伙计?

    逃出酒楼,三人再次来到了悬壶医馆。大早上,悬壶医馆外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全都是来医馆看病抓药的,由此可见悬壶医馆是多么的受欢迎。

    张戎很奇怪,林桐因的尸体还躺在刑部敛房呢,没有主治郎中,为何还这么多人来排队看病?

    走进医馆,伙计们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在大厅左边角落里放着一张桌案,这里便是林桐因坐诊的地方,此时有一个人代替了林桐因,正在认真的替患者诊病。

    于寻?

    他不是医馆的掌柜么,怎么还懂看病?看他的神情,医术还相当的不错。

    根据之前的了解,林桐因生前并没有收过徒弟,看样子这些消息未必全部准确啊。

    有一点,张戎是非常确定的,于寻和林桐因的关系应该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等着于寻忙完,很自然的带着张戎三人到了后堂,还未做下,张戎便掏出了刑部腰牌。看着眼前的腰牌,于寻面露惶恐之色,虽然看上去惊讶恐慌,可张戎觉得于寻是早有准备。

    “张某奉命调查一桩要案,之前隐瞒身份,还望于兄莫怪!”

    “无妨无妨,案子是不是跟林郎中有关?”于寻神色悲痛,眼神里的伤感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张戎微微一笑,“具体案情还需要保密,实在抱歉了。于兄,可否让我们查看下林郎中的居所?”

    “可以!”于寻情绪低落的点了点头。

    走出客厅,来到西边的小院子里,只见院中种满了四季青,靠南边的角落里,一株梅花树正在肆意的开放着。

    西院北房上着锁,于寻掏出钥匙打开门,小声说道:“这里便是林郎中的居所,里边是卧房,外边是书房。于某还要去前边忙着,若有什么事,三位可来前厅。”

    “嗯,那就谢谢于兄了!”

    于寻叹口气,垂着头走出了院子。等到于寻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内,唐嫣卿终于忍不住出声道:“这个于寻真的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若说他杀了林桐因吧,可是此人毫无避讳,一点都不怕。若说人不是他杀的,他手上的伤又该怎么解释呢?”

    唐嫣卿和柳薰儿各自说着看法,唯有张戎沉默不语。许多事情真的需要仔细查一下才行,现在妄下决断,还是太早了。

    林桐因的居所分为内外两间,里间是卧房,外间是书房亦或者称之为药房。卧房陈设很简单,一张桌子,几盏茶杯,再就是一张卧榻,枕头旁放着几本医书。林桐因的卧房真的太简单了,没有任何的点缀与修饰。

    来到书房里,坐在棕木椅子里,翻阅着书案上的东西。医书古籍、疑难杂症,从书本老旧程度,可以看出林桐因应该经常翻阅这些书。拿起医书,书案上除了笔墨,再无其他。

    无论是书房还是卧房,似乎都太简单了,一个曾经做过御医的人,为何会生活的如此简单低调?

    十几年来,林桐因到底低调到了什么程度呢?已经低调到了被人忘记。

    当年林桐因为什么要离开太医院?为什么十几年时间里,林桐因生活的如同一张白纸?又为什么突然死去?

    将棕木椅子往后拉了拉,蹲在地上观察着眼前的书桌,伸手摸了摸,摸到一个凸起,轻轻一按,就听到咔嚓一声,在最下方弹出一个抽屉。

    书桌居然暗藏机关,最不显眼的底层还有一个抽屉。

    抽屉里仅仅放着一封信,张戎伸手将信取了出来。

    信封上写着林桐因的名字,却没有寄信人的署名。抽出信纸,上边的墨迹有些褪色,纸张泛黄,看样子这封信已经有些年头了。

    这封信写于十八年前,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位朋友告诉林桐因,他们要举家迁徙,离开老家蓟州长湖村,至于这一家人去了何处,信中并没有提及。

    简简单单的一封信而已,林桐因为何会小心翼翼的保存到现在?

    总觉得这封信应该不会太简单,张戎又仔细阅读起来,这一次他看的很细,逐字逐句,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放过。内容依旧是那么的简单,只是张戎的神情却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在信的末尾,画着一个四叶兰花印记。

    盯着信纸上的四叶兰花,张戎的手渐渐地有些颤抖,因为,他太熟悉这个印记了。

    父亲陶成每次写完信,都会在最后边留下一朵四叶兰花。

    记忆里,无数次听他说过,四叶兰花代表了他的名字,这个世上,用四叶兰花代替署名的,只有一个人。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父亲陶成会给林桐因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