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的小白脸 > 第503章 背对背洗澡
    《诗与海》上映第一天虽然票房不错,但相较而言还是不能达标的,只能靠逆袭了。

    楚河现在很自信,他一点不慌,哪怕头几天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除魔传》上,但越往后大家越能知道谁才是好片。

    寻思着,楚河给郑谋打了个电话。

    郑谋现在回老家去了,陪他家人过年,不过他也是时刻关注着票房,楚河电话一来他就喜出望外:“楚先生,新年好啊。”

    “新年好,没打扰你吧?”楚河笑道,他难得打扰别人。

    “当然没有,我今晚就打算回嘉和了,还想着晚上再给你电话呢。”郑谋笑声爽朗,“楚先生,可还记得二十亿票房的约定?《星海》和《寂灭》的电影版权看来都得给嘉和了。”

    郑谋自信无比,经过一天的观察和公司的分析,他已经料定《诗与海》必定逆袭了,因为口碑正在发酵,用不了几天《诗与海》就是当之无愧的春节档第一了!

    “行,我说到做到。”楚河一点不含糊,他跟郑谋都认定《诗与海》票房能破二十亿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就挂了,楚河伸伸懒腰,继续刷微博。

    结果他在热搜话题区还看到了一个话题,排名三十多,跟自己有关。

    “楚河的四个老婆!”

    这话题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创建的,竟然都爬到三十多名来了。

    楚河进去一看,顿时抽了嘴。

    原来是昨天的直播引起了一番八卦,很多网友在分析楚河目前究竟是谁男友。

    “楚河竟然跟四女一起过年?小龙女是他妹妹可以排除,董香应该只是朋友,但矿姐跟木芷晴女王究竟咋回事呢?”

    “女王陛下好像圆润了一点,看着不像少女了,像是结婚了!”

    “矿姐又开始笑了,她之前弹古筝都不笑的,跟楚河一起过年又笑了。”

    “完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矿姐和女王一起服侍楚河的画面,呜呜呜,我好痛苦。”

    这帮人也是奇葩,大家都在讨论电影,他们反而在聊楚河跟四个老婆的事。

    楚河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就一个老婆啊,至于邵夭夭,不就是看了马甲线看了光阴捏了山峰吗?这样很清白啊,比开水还要白!

    还有苏慕烟,那就更加白了,她不就是趁着自己睡觉的时候给自己口算过长度吗?这又不是手算,都不是肢体接触,对吧?

    所以说啊,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太年轻了,总是喜欢脑补莫名其妙的东西,不可取。

    楚河不看这个话题了,眼瞅着快中午了,果断去做饭,免得待会四女起床饿肚子。

    做不到一会儿,真有人起床了,不知道是谁,直接去厕所了,估计要蹲马桶。

    楚河等了好半天都不见那人出来,不由好奇,不会是在厕所里又睡着了吧?

    他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谁啊?要不要吃饭?”

    里面没有回应,楚河随手一拧门就拧开了,他心里一动,已经料到是邵夭夭了,因为这样的情形自己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果不其然,他往里面一瞄果然看见是邵夭夭。

    邵夭夭坐在马桶上靠着墙壁睡觉,手里抓着手机,脑袋慢慢往旁边歪去。

    她起来上厕所,顺便看看自己关心的《诗与海》票房,结果看着看着又犯困了,就这么睡过去了。

    楚河眼见她要歪倒了,赶紧跑过去扶住她。

    她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一时间懵逼了,搞不清状况。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楚河弯着腰扶邵夭夭,眼角瞥见了不该瞥见的东西。

    邵夭夭终于反应过来,瞬间捂住腿间尖叫了一声。

    这一声尖叫杀伤力巨大,能刺破耳膜。楚河吓了一跳,而卧室那边一阵骚乱,三个女人都被吵醒了。

    “我去,你别叫啊。”楚河头疼,衣柜剧情又来一遍?

    邵夭夭抬起一只手捂嘴,眼神慌乱脸颊通红,她也意识到自己要害死楚河了。

    “你……躲浴缸!”邵夭夭低声道,红润一路往胸口蔓延。

    楚河也机灵,果断去浴缸躲,还拉上了浴室的推拉门。

    而卫生间外,柳芷晴最先过来,担忧道:“夭夭?你怎么了?”

    “我……手机掉马桶里了。”邵夭夭果断把自己手机丢进了马桶,然后假装要捞。

    柳芷晴走进来:“不是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怎么办,好脏啊。”邵夭夭手足无措,演戏还是很到位的。

    “我去找手套,你别冲水啊。”柳芷晴又跑出去了。

    苏慕烟和董香倒是跑了进来,苏慕烟幸灾乐祸:“哈哈,夭夭你是不是看片子干坏事啊,怎么那么不小心?”

    “才不是,我在看票房,结果太困了眯一下眼睛手机就掉了。”邵夭夭已经镇定了下来,随后戴上柳芷晴找来的手套捞起了手机。

    这么一番捣鼓,她又要洗澡了,不然嫌脏。

    “我也洗澡,夭夭一起吧。”苏慕烟挠挠屁股,直往浴室去。

    躲着的楚河心里一咯噔,卧槽,你个死丫头能不能安分点?

    “你待会洗吧,我一身臭烘烘的,你不怕啊。”邵夭夭倒是淡定,故意说自己臭。

    苏慕烟果然在意,立刻不一起洗了。

    邵夭夭自个儿开门进了浴室,反手又关了门。

    三女也放心了,又打着哈欠去床上趴着,一起看看微博什么的。

    浴缸里,楚河坐起来,跟邵夭夭大眼瞪小眼,两人都不吭声。

    这处境有点艰难啊,楚河现在不方便出去,一旦被看见了就完了。

    邵夭夭也要弄出点水声才行,她演戏得演全套。

    她默默地开了喷头,对着自己脚丫子喷,脸又开始红了。

    楚河一脸苦逼,抱着手抖着腿:“咋办?”

    “只要把卧室的门关上,她们就看不到外面了,你就可以走了。”邵夭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问题是怎么把她们的门关上?”楚河继续抖腿。

    邵夭夭抿了一下嘴角,目光乱飘:“我假装洗好了,然后回卧室,随手关上门。”

    “行!”楚河点个赞。

    邵夭夭终于抬头看他:“那你转过身去,我要脱衣服,只批浴巾。”

    “为啥?”

    “不这样她们会奇怪的,我洗澡不换衣服吗?”

    也对。

    楚河转身看墙,邵夭夭轻轻地呼了口气,开始默默地脱了。

    浴室里很暖和,还有一股暧昧的气氛,虽然谁都没说话,可就是暧昧。

    邵夭夭已经光了,她开始洗了起来,虽然尽量快了,但女孩子还是很爱干净的,她把全身上下都洗了一遍。

    楚河足足等了二十分钟邵夭夭才洗好,她擦干净身子,披上了浴巾,然后一声不吭地开门出去了。

    热气消散,楚河松了口气,探头看出去,看见邵夭夭的背影。

    她一米六多的身高,披着那小小的浴巾,只包住了上半身和半个屁股,下半身一览无遗,简直是人间绝色。

    楚河难免多看几眼,正巧邵夭夭走到卧室了,关门的同时稍微回了一下头,发现楚河在偷看自己。

    她一滞,恶狠狠地瞪了楚河一眼,把门关上了。

    楚河表示很无辜,我不是故意看的,我得随时观察敌情对吧?

    “来自邵夭夭的愉悦值+25www.booktxt.com/7_7476/935688.html

    、+52www.booktxt.com/7_7476/935688.html

    、+25www.booktxt.com/7_7476/935688.html

    ……”

    (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