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河伯证道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龙鳞(八)
    “晚辈……不敢。”

    言语瑟瑟,冷汗涔涔,在大皇子艰难地回答之下,蛇窟内原本尖锐的纷嚣,也渐渐缓和了下来。

    “呵。”

    淡漠地看了跪倒在地的大皇子一眼,轻声冷笑,已化为神魂的佘山老母,却没有主动戳穿大皇子的心思。而是轻身回转,落于古木蛇头之上,俯视着身下的大皇子。

    碧瞳幽幽,双目凌凌,那两道摄人的瞳光,盯得附身在大皇子身上的李牧鱼,心中也忍不住直突突起来。

    “对于外界所传龙鳞之事,也并非空穴来风。龙鳞虽毁,但真龙血脉却仍有一丝尚存。”

    果然……

    听到佘山老母的话,不仅是李牧鱼,连同一开始的目标并非是龙鳞的大皇子,也一下子抬起了头,一脸惊颤地看着佘山老母。但很快地,便又垂下了头,若有所思地听着佘山老母后续的话。

    “灵州各大势力,都已知晓本座陨落之事。只可惜,他们探查地虽然仔细,但归根到底,还没能查出本座神魂尚未入得轮回。

    所谓智者百虑,纵使天庭有着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不会料想到,今日入得我佘山地界的,居然会是两个天庭小辈……”

    恩?

    尚且龟缩不出的李牧鱼,刚听到佘山老母最后一句话术,他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几乎要凝固在一起。

    抬眼,对眸,仅是一瞬,幻光乍现,藏身于大皇子身上的李牧鱼,便直接现出了真身。

    “唰——”

    神袍披身,神轮毕现,一条瑰丽纤长的鱼尾,以及一条火气冲天的红绫,皆同时摇荡在蛇窟之中。

    黑云笼罩,水气绵绵,竟在李牧鱼现身的那一刹那之间,在整个蛇窟之中,竟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断抵抗着周遭木灵之气的同化。

    “居然是你!”

    错愕、恼怒、难以置信,种种复杂的情绪,在大皇子见到李牧鱼的那一刻,犹如覆水一般,汹涌地袭上心头。

    “滴答——”

    雨落鼻尖,犹如浇在火焰上的清水,转瞬间,便令一时失态的大皇子重复清明。

    目光依旧复杂,但李牧鱼在灵州的事迹,以及作为天庭天生神灵之一的尊崇身份,都使得大皇子段墨深深地藏匿了自己的心思。

    在这里,无论是他,还是佘山老母,都不可能伤及李牧鱼一根毫毛。

    而这一切,也只因天庭的重视罢了。

    “李牧鱼……你果然来了么……”

    不同于大皇子种种心思百转的复杂情绪,在一旁一直静立不语的云姬,对李牧鱼的态度却是单纯的多。

    她曾经利用过他,也真心扶持过他。

    而他也履行了两人的誓言,并没有在最后一刻,倒打一耙。

    两人的孽缘早已随誓而散,昔日的关系,也在最后的利用中,尽数化为形同陌路的漠然。若不是佘山老母要求,否则,她也不会在此事上,特意告知李牧鱼。

    所以,云姬对李牧鱼的态度,可谓是平静得多。

    “你就是天庭的那个新晋水神,李牧鱼么?”

    在片刻的紧绷之后,佘山老母依然轻飘飘地抛出一句话。但比起对大皇子的态度来讲,佘山老母对李牧鱼的态度,可以说是缓和得多。

    蛟王域中,修为最高的,也只是一个元婴期顶峰的蛟龙王罢了。可是,比起天庭那种巨擘势力来说,区区一个蛟龙王,委实太不够看了。就算是曾经的佘山,也不是蛟王域胆敢轻易招惹的存在,更何况是眼前一个才堪堪结丹的蛟龙幼子?

    “回禀前辈,晚辈正是弱水河伯李牧鱼。”

    察觉到自己过分的警戒,李牧鱼一边召回混天绫,一边小心地朝着佘山老母礼拜着。

    虽说李牧鱼背靠着天庭这棵大树,但是这一次,他前往佘山之事,却并未告知旁人。若是佘山老母当真因他听到了什么辛秘,而痛下狠手。那么,对于如今的李牧鱼来讲,也是极为被动的。

    “之前云儿曾亲自邀过你,可为何,你要以这种方式潜入佘山?”

    “回禀前辈,虽说佘山曾与晚辈通过讯,但晚辈却并非想要介入到此事之中。所以,晚辈只能出此下策,与其他鳞甲妖族,一同潜入佘山之中。”

    “哦?那你倒是实诚。”

    见李牧鱼完全不加掩饰地透露原因,佘山老母也不由得微微一愣,但随即,便心中生疑。

    佘山虽说在整个灵州之中,也属一处风水宝地。但说到底,却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神域。

    若是像那条蛟龙一般,怀着抢占神域目的的后天神灵前来佘山,佘山老母倒也能理解。可是为何,这个明明受到天庭重视,并且已经自建神域的天生神灵,又为何要独身来此呢?

    “李牧鱼,你若并非因云姬所托,那么,你此番只身前往佘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也懒得拐弯抹角,对着李牧鱼这种小辈,佘山老母也懒得分析,直接开门见山,勒令李牧鱼说出其中缘由。

    而闻言,李牧鱼则是暗暗吐了一口气,也不再过于防备,极为简明地说道:

    “晚辈此次前来佘山,为的,只是那枚龙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