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牛公公
    桐树抓回来的这些野牛,引来了许多族人的观看。

    村子里面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山里的,这种又高又大又黑,头上还长着两个角的怪物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

    这种看上去就很危险的生物,不仅让族人们给王伟贡献了大量的震惊点数,更是成了大家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甚至大部分的族人,都以为牛是吃肉的野兽。

    村子里面,被竖起来了一些坚硬的立柱。

    在这些牛昏迷的时候,它们的鼻子上面,被王伟穿上了牛环。

    苏醒之后,对于鼻子上的这玩意,所有的野牛都表现了极大的不适应。

    为了避免它们挣脱鼻环,王伟又用绳子系在它们的脖子上,将其固定在柱子上面。

    野牛的力气很大,但是再怎么大,也不可能挣脱得了坚韧的麻绳。

    失去了自由,让这些野牛暴跳如雷,甚至有的野牛,还聪明的去撕咬这些绑着自己的麻绳。

    对于这种情况,幸好王伟发现得早。

    为了避免它们咬断麻绳而逃跑,王伟忍着心痛,将麻绳上面浸满了辛辣的辣椒水。

    吃了几次苦头后,野牛们再也不敢去啃麻绳了,只能每天拖着鼻子和脖子上的两条绳子,绕着柱子走来走去的。

    好在村子里面每天除了少量的盐水,还给这些野牛供应大量的草料。

    村子里面种植的兔兔草,已经连续的进入收割状态了。

    因此,哪怕这些野牛一个个都是胃口不逊于三角龙的大胃王,却也不会碰到挨饿的情况。

    食物和水都被伺候好了,这些野牛也都渐渐的和善了起来。

    至少,给它们送草料的族人再接近它们的时候,已经不会让它们再摆出攻击的姿态了。

    抓回来的野牛中,相对而言,母牛的进攻性要低许多,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和饲养员混熟了。

    甚至有时候面对饲养员的触碰,也不是那么敏感了。

    但是公牛的危险性,却是非常高的。

    因为它们的脾气反复无常,也许上一秒它们还在从容的吃着草料,下一秒就红着眼睛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野牛争夺交配权的方式,就是用战斗决出来的。

    所以每一头公牛,都算是身经百战,有着极强的攻击性的。

    对于这种情况,王伟犹豫了很久,终于给出了一种解决的办法。

    那就是进行物理阉割。

    没错,就是将公牛的小丁丁给切掉。

    这种事情,并非是王伟一拍脑门想出来的,而是在地球上早就被探索出来的办法。

    在清朝以前,猪在华夏的地位一直都是十分低下的。

    因为那个时候的猪,脾气暴躁难以控制,驯养的难度比现在的猪要大很多。

    而且猪肉一直都有一股尿骚味,哪怕就是煮熟了,这种骚味也难以去除。

    想要吃猪肉,只能配上大量的酱料才能勉强入口。

    所以,一直以来,猪肉都是贱肉,难登大雅之堂。

    后来,聪明的人类找到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那就是对小猪进行阉割。

    阉割后的猪,脾气不再暴躁好斗,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仅非常便于管理,长肉也十分快,而且最主要的是,阉割后的猪,肉质鲜嫩,再也没有让人难以忍受的猪骚味了。

    如此一来,猪肉的地位便逐渐上升。

    而养殖户们,也会从猪仔里面挑选性格温和体味小的来繁殖后代,再经过一代代的筛选,才有了后来地球上的那些非常受欢迎的肉猪了。

    毕竟,不论是猪还是牛,暴躁的根本原因,无非就是为了在同类里面脱颖而出,争夺交配权。

    可是当你连交配的能力都没有后,那还有什么动力去耗费体力的进行争斗呢。

    当然了,适用于肉猪的方法,王伟并不知道适不适合在野牛身上。

    毕竟,他也曾听说过,公牛阉割后,虽然会变得很听话,但力气却会变小,而且长膘的速度会变快,不适合用来耕种。

    不过却不知道,这一逻辑,适不适合这些野牛。

    如果靠着从这些野牛里面寻找性格温顺的,一代代的培育。

    几十代后,肯定能够培育出来适合养殖耕地,并且对人类有着天然亲近的牛。

    但是这样耗费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村子里面现在缺人,缺劳动力,王伟想要的是,立刻将这些野牛投入使用中去。

    至于会不会在阉割后造成无法干重活的后果,王伟暂时不予考虑。

    反正这也野牛都是抓的,除了留种的外,剩下的都割了,如果没效果的话,以后再抓就是。

    如果有效果的话,那自然是不用说了,是自己喜闻乐见的了。

    所以,决定之后,桐树带回来的这批野牛,其中两头性格相对温顺,对族人接受程度最高的公牛被留了下来,用来配种培育后代。

    剩下的,都在麻翻之后,对其进行了阉割。

    牛的阉割手法有很多种,但其中最出名的两种,则是不见血的夹锤法和见血的绕精法。

    夹锤法就是用木棍夹住牛卵,然后用锤子将内部的构造全部锤得稀烂,然后抹上药水,每天牵牛出去散散步,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消肿恢复正常了。

    只不过,这种方法听着就令王伟有种疼痛的感觉。

    所以他选择了第二种效率比较高,恢复期也比较短,但是技术含量相对较高的方法。

    那就是在牛卵上开个口子,将输卵管给割断然后系起来。

    这种方法手法如果好的话,恢复起来连一个星期的时间都要不了。

    只不过,能够用这种方法的人,必须对牛的生理构造了解的十分清楚。

    而通过鉴定,王伟就如同用x光看过野牛一样,对于它的身体自然是一目了然。

    一切准备就绪后,王伟亲自操刀,对这些脾气比较暴躁的公牛进行了手术。

    一名曾执行过给村中强迫女人生孩子的犯人进行阉割的新军战士来给他打下手当学徒。

    经过两人半天的努力,桐树抓回来的,这些脾气不怎么好的野牛,就此断绝了生育的能力,一个个的都变成了牛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