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治疗
    看着阻拦自己的木须,桑水开口道:“木须兄弟,你搞错了,我这次来不是劝你们族长迎战的,而是我昨天走的时候,看到你们部落有很多人受伤,所以我特意将我们随军的医生请了过来,帮他们处理伤口。”

    木须听了桑水的话,摇头道:“没用的,现在天气太热了,很多人的伤口都已经化脓了,今晚族长打算行火礼,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们自己了。”

    在这个世界,火礼是一项很残忍的伤口处理方式。

    伤口发炎之后,利用烧红的木炭烫在伤口上面。

    虽然这么做,能够灭绝掉伤口附近的炎症,但这不过是一种饮鹤止渴的方法。

    因为烫伤更容易引起发炎的,虽然也有一两个幸运儿在火礼之后炎症会消除,伤口逐渐痊愈,但那也只是极个别的极端例子。

    听了木须的话,桑水知道,想要说服他肯定是不行的,想到这,他直接掏出刀子,在木须警惕的神色中,一刀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你,你这是干什么”木须等人看着桑水的动作,都有些不解的问道。

    “木须兄弟,我们华族的医生有多强大你是不会明白的,止血,缝合伤口,消炎他们都能做到,就连生孩子难产的女人,他们都能割破肚皮将孩子取出来,而且大人小孩还都死不了,我说的再多你肯定也不会相信的,所以我只好做给你看了!”桑水说话间,他手上的伤口正在使劲的朝外流着血。

    就在木须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名华族的医生围了过来。

    取下了背上背着的医疗箱,从里面取出了止血药喷在了上面。

    在木须他们的注视下,桑水胳膊上的伤口奇迹般的止住了血。

    其实,这也是因为桑水耍了个小聪明。

    割的地方,都错开了血管,伤口虽然看上去很长很吓人,但其实只是皮外伤。

    止血之后,军医便拿出来了羊肠线和弯针开始缝合。

    看到这,桑水脸都绿了。

    “咳咳!”桑水咳嗽了几声。

    “没事的,别怕,很快就好了!”医生看了他一眼说道。

    一针下去,桑水脸色由白转绿,又使劲的咳嗽了起来。

    “别紧张,来两个人按住他的胳膊,抖得厉害,影响我的缝合!”医生说道。

    看着针穿过桑水的胳膊,木须他们脸都绿了,感觉就像是针穿在自己的身上一样,太恐怖了。

    当自己被两名壮汉按住的时候,桑水终于忍不住了。

    “我敲你吗,我紧张啥啊,你他么的不会先打麻药吗”桑水咆哮道。

    医生尴尬的摸了摸脑袋道:“额,我看你割的那么果断,还以为你不怕疼呢,别急,我这就给你打!”

    “敲你吗快点啊,你割自己一刀试试看疼不疼啊!”桑水怒道。

    麻药喷在伤口上,起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桑水转眼间就不冷了,头上的冷汗也停止往下滴了。

    这边的情况,吸引了许多木族人过来观看。

    一个小小的外伤口缝合手术,别说是这些训练有素,连孕妇肚子的那七层皮都能缝住的医生了,只要不害怕的话,一个普通人也照样能够缝住,无非是缝得好看不好看的问题罢了。

    原理上来说,缝肉,和衣服破了缝衣服,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短短的十几分钟,桑水手上的伤口便缝好了,除了手上多了一条蜈蚣一样的脚线外,伤口已经紧紧的连接到一块去了。

    这一会时间,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群人。

    “这,这就好了”木须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没错,刚才我一刀划有多重你是知道的,这伤口,再过两三天的时间,就会开始愈合了,十几天就会彻底好了。”桑水将麻木到没有知觉的手举了起来笑道。

    “如果发炎了怎么办”木须听不懂十几天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感觉,这个时间应该不是很长。

    “不会的,我们的医生有办法给伤口消炎,所以肯定不会发炎的,如果会发炎,我也不会傻傻的拿自己做实验啊,不仅这新伤口不会发炎,就是那些已经发炎了的伤口,我们华族的医生都有办法处理。”桑水一脸骄傲的说道。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没有骗我”木须再次确认道。

    “敲你吗的,为了骗你我能把自己手都快割断了吗骗你有什么好处,如果没有消炎的办法,我手上的伤口这么长,一发炎,岂不是死定了,好心好意带着医生来帮你们受伤的族人疗伤,你们反而怀疑我,既然这么不相信我,我走还不行么!”桑水的脸是说变就变,抓住机会,立刻甩脸给木须他们看。

    见到桑水不客气,木须反而怂了,连忙拉住桑水道:“别别别,别走,我信你,信你还不行么,我让我族长来,立刻就让他来,你等着,千万别走啊!”

    说完,木须飞快的朝着村子里面跑去。

    跑之前,他还不忘吩咐,让其余的族人看着桑水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走了。

    过了十几分钟,木须气喘吁吁的拉着他们木族的族长跑回来了。

    而木族长听了木须的汇报,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伤口发炎那就是染上了死神的毒药,他们华族又不是神,怎么可能灭的掉死神的毒药呢!”木族长一脸不屑的说道。

    “族长,真的,桑水当着我的面将手给割断了,他们一抹药水,那血就止住了,刚开始看上去好疼,但是他们又喷了另一种药水,桑水立刻就不抖了,脸上也不出汗,看不出来疼了,太神奇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要来骗我们啊!”木须一边跑,一边尽力的解释道。

    回到村子,桑水的旁边围了一群的人。

    整个木族,受伤的那些人,只要是能动的,基本上都围过来了。

    还没有到人群附近,木族长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了自己族人的惊呼。

    “天啊,不痛了!真的不痛了,刚才我痛的要死,扎了一针后一点都不疼了,你们看,我捏伤口也不疼了!你看,我把这烂肉撕下来也不疼了,卧槽,好肉我都撕下来了,一点也不疼,太神奇了!”一个刚刚实验打了麻药的木族人跟个二笔一样,在自己的伤口上撕来撕去的。

    本来一个不大的伤口,硬生生被他自己扩大了两倍。

    如果不是桑水见势不对赶快上去拦着,天知道他会不会将自己的肠子都给撕出来。

    木族长挤到人群中去,皱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都围在这里干嘛”

    问完,人群安静了一瞬间,但是随后,大家更加热烈的吵了起来。

    刚刚被注射了麻药的那名族人跑了上来,指着自己腹部正在流血的地方道:“族长,刚才华族的医生给我这里打了一针,我整个肚子都不疼了,你看,我用拳头去锤伤口都一点不疼了,太神奇了,他们真的能够救我们啊!”

    看着这名脑子瓦特了并且有着强大的自虐倾向的木族人将自己的伤口锤的血肉横飞,桑水再次拦住了他,并且告诫他,不要再动伤口了,否则就不好治疗了。

    谁知道这个二货,直接告诉桑水不用治了,他感觉自己已经好了,再过几天,等肉长起来了,就跟正常人一样了。

    观察了一会自己部落的这名小时候和三角龙顶牛后来输了的族人,见他确实不疼了,木族长心中也是疑惑了起来。

    不过,伤口不疼了,并不代表伤就好了。

    他将桑水拉了过来,仔细的观察起来桑水胳膊上刚刚被缝合的伤口。

    “这样做,就能好”木族长询问道。

    “放心吧,包好,而且还包不发炎,我们华族的医生,连难产的女人都能救火过来,这点小伤,对他们来说,啥也不算!”桑水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你治,如果真能将我族人的伤口治好,让他们能活下来一半以上,你说什么,我就听你的,如果你要是骗我,治不好的话......”木族长脸色严肃的说道。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桑水给打断了。

    “没有治不好,这些小伤都算个球,只要不是那种必死的,你放心,我都给你救活过来!”桑水自信的说道。

    华族医生有多神奇,族人是了解最为深刻的。

    能够将肚子打开将孩子取出来,还能将独自缝上让人不死,这样的事情都能做,被炮弹炸了,被火枪打了这些小伤,算得了啥

    这些华族的医生在木族长的允许下近了村子,然后打开了医疗箱,给这些人治疗了起来。

    其实,在华城,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病,都不推荐打麻药的。

    因为麻药对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危害的。

    不过,对于这些人,桑水要的就是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一个个的,不论是取身体里面的铁片,还是割去他们身上的烂肉,亦或是给他们敷药,缝合伤口,那麻药就跟不要钱的一样往死里打。

    反正华城食人树养殖场里每天都能出两桶麻液,精提炼后,也有不少,麻药这种东西,在华城根本不值钱,用起来他们也不心疼的,特别是那个据说小时候和三角龙顶过牛的家伙,为了让他老实点,不再对伤口进行进一步的破坏,干脆直接给他打了差不多半针管的麻药,将他彻底的麻翻了过去。

    而这些伤员,在打了麻药后起到的效果也如同桑水所料,一个个都欢天喜地的大喊大叫,告诉别人自己不疼了。

    既然不疼,这些人能够直面任何血腥,哪怕这些血腥的事情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当小刀一刀刀的在自己身上割着腐臭的烂肉时,他们还能讨论医生哪一刀割多了,哪一刀割少了。

    当医生用磁棒从他们体内探测到了金属的弹片,然后用手指将其抠出来的时候,他们还能拿起这些弹片好好的观察一番。

    当然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顺利的。

    有的伤到了脑袋的人,麻药一打,整个人直接昏了过去。

    还有的人,伤的地方太危险,医生技术不到家或者手法不行,割断了动脉或者掏破了内脏,一番大出血后,这样的伤员直接死翘翘了。

    不过,木族长的心理预期是,这些人经过华族医生的治疗,能够存活百分之五十就算是大获成功了。

    所以那些少量死去的族人,根本连让他眉头皱都没有皱一下。

    毕竟,在这个时代,没有消炎的手段,伤口化脓,基本上就等于要等死了。

    而这些医生只要能够救下来一部分人,哪怕有一些死伤,那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军医这次来了许多,虽然其中有八成都是学徒,但这些人既然能够在受伤后逃回来,并且拖到这个时候,他们的伤势也没有太过严重。

    因为伤势严重的,都已经死了。

    所以,治疗这些人,哪怕就是学徒,在医生的指挥下,也能够很好的完成治疗任务的。

    就这样,不到两个小时,伤员们都被治疗好了。

    等伤口处理完毕后,医生又根据每个伤员的情况,给他们开了一些药,交代了他们使用的方法后,又叮嘱了他们需要注意的事项,特别是不能沾水这一条,更是被说了数遍。

    等到这些医生忙完,木族的人,对桑水他们显得更加的友善了。

    虽然他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这样治疗到底有没有用。

    但是这些人,一心一意为他们处理伤口,那种认真的眼神,是被众人看在心里的。

    人有恶也有善,你真心为我付出,换来笑脸也是很正常的。

    当天,桑水他们被留了下来。

    毕竟这些伤员现在伤口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治疗效果有没有用木族人也不知道,万一桑水是骗自己的,最后这些人经过治疗都死了,让桑水跑了再找他就麻烦了,索性还不如在他们伤口尚未起变化的时候直接将其留下来算了。

    而桑水,完全没有被看管的自觉。

    他反而在木族,同这些木族人聊的热火朝天。

    在他的身边,围满了人,都是来听桑水,说他们华族故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