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灵气复苏时代的虎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来,看着我
    当张静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西斜的太阳,正将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让刚刚醒来的他,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睛。

    “我喝醉了”xi惯性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但却并没有感受到喝醉之后醒来,所带来的强烈头痛。

    这酒,不上头的吗

    “别揉了,不会头痛的。”随着声音响起时,三根尖锐的指甲,停在了他的面前,目光往上,是一根海碗粗细的小腿,小腿往上一折,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白色羽毛。

    这脚已然算不得细了,但在她数米的足高上,却将比例显得极其细长。

    妖王麾下飞禽,白鹤。

    “酒好喝吗”再往上,张静渊看见了一只老鼠,她高高的站在那只白鹤的头顶,正叉着腰鄙视的看着他。“那么一点,你就醉成这样,你们人类,真是......啧啧!”

    酒量不好,真是对你不起了。“有劳鼠王照料了。”

    小老鼠背着手,在鹤顶上走了几个来回,一副居功等待夸奖的样子,但很快,正在走动的她,看见了那三只站在远处的巨兽。

    他们已经开始了动作,沿着漫漫的黄沙,朝着她的身边走了过来。

    “白鹤,你扶他起来。”伸手向前一挥,笨笨果断把任务转移到了白鹤的身上,自己却骨碌碌的顺着白鹤的头顶滚了下去。

    “好的。”柔和的女声响起时,尖锐的指甲对着地面轻轻一勾,浑身还略有些无力的张静渊,就随着力道站了起来。

    张静渊侧了侧头,随着老鼠离去的方向看去,迎面而来的,是两只老虎和一只猴子,还不等他开口多问,就见得为首的那只老虎,将两枚不大不小的五色石对着他抛了过来。“拿去吧!”

    “这是”

    “那只巴蛇和这头龙象的军衔。”林虎侧头看了看还在瑟瑟发抖的龙象,也不提这货还没死的事情,只对着张静渊说道。“我想,这东西对于你的价值,或许会超过材料本身。”

    “多谢妖王。”

    “不谢,用完记得还我两个大点的。”林虎脚下不停,浑不在意的说道。“或者等价的其他东西,我是不吃亏的。”

    “哈哈,好。”小张道士也笑了,但很快,他就止住了笑容,正色的对着林虎说道。“特勤处,自然会给妖王一个满意的回报。”

    林虎眼睛微微一眯,决定试探一下。“至于这头龙象,我就带回去守山了。”

    “妖王的俘虏,自然归妖王处置。”

    “哦,这是你们特勤处的意思”

    听得林虎这句话,张静渊脸上的笑意有些僵住了,他沉默了下来,似乎在仔细思考措辞,但很快,在林虎还没有再次开口之前,他就抬起了自己的头颅,将目光投向林虎的眼睛。

    “不。”他的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定。

    本是随意的一句,却没想到会有这般出乎意料的反应,林虎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淡然,而是同样将目光投向眼前的老朋友。“哦”

    一向清静无为,说话不温不火的年轻道士,在林虎的目光下,却一改以前的样子,看起来竟很有些豪迈,重现了当初初次见面时,对着猴子大喊孽畜的风采。“这是青城和武当的意思。”

    “也是西南,和北海的意思。”

    “好!”林虎深深的看了张静渊一眼,不再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对方或许是有意提醒什么,但现在的林虎,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容易太过于信任一个人。

    就算是面前的年轻道士,不过,多个朋友也是好的。“我记下了。”

    也不等张静渊再次说话,林虎就将双翅展开,萝默契的跳上了他的背部,随着身体冲天而起,林虎浑厚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走吧,去看看,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现在是什么样子。”

    “好。”回头看了看远处已经彻底死去的巴蛇,张静渊很默契的没有询问,无论这场大醉,是不是猴王故意的,都代表着他们,有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东西。

    那么,无论问不问,都是同样的结果。

    况且,犯我疆土者,死有余辜。

    目光在龙象身上一扫,略有犹豫,但他终究再未曾说什么,手上指决一掐,真武剑急速升空,载着他跟上了前面飞行的虎王。

    ........

    当林虎再次见到叶笙歌时,这个女人,就远没有以前见她时那般英姿飒爽。

    坐在阵法之中的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眼神也极其黯淡,以林虎的目力,能很清楚的看到,她在轻微的发抖。

    这还是当初那个,孤身一人,带着一只乌龟,就敢在秦岭上和自己放对的女子

    还是那个因为别人对她伙伴有意见,就单人独剑,劈了西南特勤处总部的人

    林虎心中略有感慨,但当初对着自己说,这一剑,生死不论的女子,终归还是和眼前仿佛自闭症患者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目光轻轻一扫,略过阵法中的叶笙歌,转向阵法四周,那里围着的,是十数名觉醒者,他们或气质随和,或目光幽深,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有着不同于一般觉醒者的能量,在灵觉中尤其明显。

    心理类觉醒者吗,灵觉扫过附近,庞大的精神能量被搅动,十数名觉醒者同时抬头,看向这个有着浩瀚灵觉的黑色老虎。

    “他们觉醒之前,多数是心理医生,或是催眠大师。”张静渊看了看林虎,对他解释了一下这些人的来历。“觉醒之后,主要负责的,便是对任务后,心理受创严重的士兵进行治疗。”

    更低的声音传进了林虎的耳中,似乎不想让人听见。“但他们,对叶笙歌的病情,束手无策。”

    束手无策就对了,不然,自己哪儿来的机会弄到武当的阵法

    林虎小小的在心中吐了个槽,随后将目光,再次投向被阵法困住的叶笙歌。

    略微考虑了一下,林虎缓缓开口,声音带着长时间居于高位的威严,和不容置疑。“你们,退下吧。”

    尽管林虎的话很不客气,但众多心理类觉醒者,倒也没有谁那么不开眼,敢于对林虎以及他身边的萝和猴子出言不逊,乃至于进行嘲讽。

    毕竟,这不是什么可以随意开玩笑的事情,就算对方真的不客气的说一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他们也只能生生受着,不敢有丝毫的违逆。

    随着林虎开口,他们只相互对视了一眼,便开始起身向着一旁避让,甚至,还十分客气的说了一句。“虎王若有吩咐,可随意招呼我等。”

    围着阵法的觉醒者将位置让开,阵法附近的空地前,除了还在轻微发抖的叶笙歌之外,就只有缓缓走向前去的林虎。

    “来,看着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