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灵气复苏时代的虎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大佬666
    神魂之力汇聚得极其快速,不过刹那之间,剩余的灵魂力量,便几乎尽数被男子汇聚在了身周,神魂涌动之间,其光芒之璀璨,之炽盛,仿佛虚空生雷,神灵逐日,刹那间就涵盖了整个战场。

    光芒不断蔓延,仿佛要将四极八荒,九天十地,尽数都笼罩在这光芒之下。

    日轮浮于身后,指决掐于身前,天空中的男子,在这一刻,彷如仙神降世,佛陀再临。

    受光芒的牵引,巨大血茧之外的鲜血,开始如同水银一般流动,在不断投下的月光照耀下,闪耀着如同红宝石般的璀璨光芒,但这般美丽的景色所带来的,却是极其恶心的腥臭味。

    仿佛这些血液,不是来自刚刚死去的饲料猪,而是来自死了数十天,已经完全腐烂的尸体。

    一头头灵魂虚影,浮现在血茧之外,赫然,便是一个个巨大的猪头。

    它们双眼血红,前仆后继的向着血茧中涌去,一道道血光,以极快的速度融入,瞬息之间,那厚厚的血茧,就少了整整一成。

    “吼!”一声大吼,身长百余米的巨大老虎纵身而起,地面被蹬出一条宽约数丈的深深沟壑,力从地起,那道青黑色的身影,以此借力,腾身一跃,直击九天之上。

    随着吼声响起,陷入的特勤处成员,尽数醒了过来,他们眼中带着茫然无措,呆愣愣的看着那横空而上的巨大老虎。

    韩粥也同样如此,他虽然心中惋惜那个奇怪的梦,却也不由自主的向上看去。

    卧槽!

    老虎能跳那么高?

    震惊过后,他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喊了一声,大佬666。

    周饮枫没有犹豫,身躯一动,就要同时跃上,却被身边的白鹤一脚踩了下来,这个之前说话温柔得如同淑女的鸟儿,此时却有种不同寻常的霸气。“我秦岭的事情,秦岭众妖,当自行解决。”

    “就不劳,你们大驾了。”

    周饮枫略微犹豫,就停了下来,看向那只首当其冲,已然拍到符文的巨虎,事实上,这样的战斗,他也插不上手。

    就算是刚刚那个说话突然霸气的白鹤,她也不过只能在外围转转,只是冲击力,就需要她不断侧动翅膀卸力,方才能勉强维持飞行。

    林虎能感觉到外界的变动,也知道那个符文发生了异变,知道那横空而上的母老虎,甚至,他还知道之前,萝曾指桑骂槐的说了他不务正业,不学无术。

    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张不开口了,天空中的符文,此时正如同疯子一般,不断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与他争夺那些无主的之力。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进林虎的耳中,同时响起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是萝。

    她掉下来了。

    那些血色的巨猪魂魄,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竟然完全不在意他庞大的气血之力,不断钻进他的皮肉,随之而来的,是无数腥臭的鲜血。

    双腿蹬地的声音响起,林虎知道,是那只母老虎,她再次发动了进攻,甚至,由声音判断,她已经开了法天象地,来自风的力量告诉他,对方,甚至开了身外化身。

    这特么的,真的只是个神通?

    你简直在逗我!

    崩!

    随着血色巨猪不断涌入,林虎终于等到了他等待已久的东西。

    系统提示:有灵魂入侵,是否净化吞噬?

    “是。”等了这么久,林虎等的就是这个。

    是否加速?

    “是。”

    呼!大风狂啸,天空中,原本已经开始消弭的龙卷,宛如吃了激素一般,飞速扩大,于刹那之间,将天空中的男子吞了进去。

    “不!!!”

    一声凄厉的大吼,宛如恶鬼哭啸,又仿佛鸟儿被踩死时的哀鸣。

    道袍男子身形扭曲,原本仙风道骨般的样子,已经荡然无存,他伸出双手,似乎要抓住什么,可惜最终,什么也没有抓住。

    龙卷下落,尽数进了林虎的口中,隐隐约约一个声音,在林虎的口中响起。“七千年,七千年,我”

    “不甘心。”

    噗!

    天空中,一张画纸缓慢落下,在飘落的途中,不断崩裂,最终化作片片碎屑,隐约间,还能看见一个峨冠博带,衣决飘飞的男子。

    七千年吗?

    是应该不甘心啊,按照秘境中得知的记忆来看,仙尊级的人类,也不过寿命一千五百岁,就算功法养生,极限寿命也不会超过两千。

    以灵魂寄托入画卷,几千年的谋划,只因为莫名其妙的遇到一只老虎,然后莫名其妙的一遭散尽,身死魂消,就算真的还有后手,也会气得不要不要的吧。

    可是,明明这已经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了,为什么会忍不住想笑。

    “哈哈哈。”林虎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但紧接着,他就心中一沉,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个逃走的黑袍男人,他会不会知道这幅画有问题?

    嘶!应该是知道的吧!

    不然的话,对方不可能用这幅画卷,来阻挡自己和秦岭众多的妖类,更别说其中,还有如萝这般的强大妖王,那么,问题来了,这岂不是说,刚刚死去的那个老家伙,被那个黑袍男子给耍了。

    越想越有可能,林虎不由得在心中同情了一下他,七千年的老家伙,被一个二三十岁的小年轻给耍了,别说被自己吃了,要是换成自己的话,就算没死,都找块豆腐撞死了。

    等等,想到这里的林虎,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按照如此说来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同样被他耍了?

    大老远的,急匆匆的跑过来,然后被人借了刀,杀了一个七千年前的老怪物,坏了对方不知道想要做什么的计划。

    卧槽!会不会被追杀?

    就说,这黑袍男子咋这么逗比,原来是让自己放松警惕,好好做一回刀。

    难怪,明明知道叶笙歌被捉,还要留在这里等待,这里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唯一能有点水平的,竟然是猪,好深的心机。

    随着事情被他完全想清楚,林虎脸上的笑容渐渐呆滞,随后脸上一黑,心中尽是p。

    好气呀,完全不能再保持微笑了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