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兔子必须死 > 第127章 冥河
    牛头看了马面足足三分钟,一直以为是某头驴精冒充的……

    牛头虽然跑的慢,但是反应快,被揍了两拳后就知道打不过,于是指了一下冥河的方向大喊一声:“你要找的阿修罗在冥河!”

    然后牛头撒腿就跑……

    接下来就是进城遇到兔子了。

    秦寿听到这,总结一下对方的做事风格,他基本确定了,那打人的百分百是平头哥了。

    只是秦寿想不通,平头哥追一头修什么

    想到这,秦寿猛地打了个激灵,叫道:“我曹,你真把他指去冥河了”

    牛头理所当然的点头道:“肯定啊!我兄弟马面不能白挨揍啊!再说了,修罗肯定是去冥河啊,我也没骗他啊!他去了肯定挨揍,他挨揍了,也有我一份功劳,这不等于帮马面报仇了么”

    秦寿听到这,他忽然觉得这牛头也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憨厚啊,想的挺多啊!于是秦寿斜着眼睛看着牛头,道:“你老实说,马面真的比你跑的快么”

    牛头一拍胸脯刚要说什么,秦寿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敢撒谎,兔爷我把你扔冥河里去洗澡。”

    牛头一听,打了个激灵,呵呵干笑一声道:“兔爷,其实呢……嗯,放开了跑,嗯,你懂的。”

    秦寿一听,真想给这牛头一巴掌,懂懂个屁啊!你丫的就是个腹黑坑!

    秦寿决定不能太信任这牛头了……

    秦寿道:“还有多远啊”

    牛头想了想道:“应该不远了,看到躺在地上哀嚎的倒霉鬼就到了。”

    秦寿再次一阵无语……

    正说话呢,牛头忽然兴奋的指着前方的叫道:“快看,兔爷,前面地上有一个嗷嗷叫的倒霉鬼,我们马上就到了!”

    正如牛头所说,看到第一个倒霉鬼后,越往前走倒霉鬼越多……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秦寿的一些回忆不禁被唤醒了。

    现在的场景,这场面,怎么那么像前世面包屑抓狗呢

    不过两人走了一会后,地上的倒霉鬼开始少了,并且越来越少,而从头到尾都没看到平头哥。

    秦寿看向牛头,牛头也是一脸的茫然,下去随便抓了个人问道:“喂!那小平头呢”

    那倒霉的鬼将带着哭腔道:“打完人就走了,他往冥河的方向去了。他说了,要找他,去冥河。”

    牛头仰头看秦寿,秦寿也是一脸的苦逼,他算是发现了,平头哥那脑子里就没装过思考和害怕这两个字!一路打下地府也就算了,竟然真的冲向冥河了,他难道不知道冥河里都是战争疯子么而且还有一个根本没法战胜的老疯子么

    此时此刻,秦寿脑子里天人交战的小人再次出现了,一个喊着不要去,太危险,怂一点,活得久一点,找机会飞升去见嫦娥,团团美美过日子。

    另一个则指着秦寿大骂:“你兄弟去死了,你不救,你还是个人呸,你还是个兔子”

    最终,秦寿一跺脚,大吼一声:“妈的,去了!”

    说完,秦寿转身就往冥河冲去,当然,秦寿其实是不认识路的,当然,就算认识路,他也不想一个人走。所以……

    “兔爷,你自己去就行了,你带着小神干什么啊小神跑的不快,打架没用,吃的还特别多!”牛头带着哭腔叫道。

    秦寿一听,被子牛头气乐了,摇头道:“兔爷我不认识路,你别跟我扯什么去冥河就行。冥河大了去了,我记得冥河那边还有冥海吧没个人指路,兔爷我上哪找平头哥去”

    牛头叫道:“兔爷,不用帮我报仇了,我觉得,那平头人不错,你看他打了那么多人,都是打伤,也没打死谁,对吧要不,咱们就这么算了”

    到现在,牛头还以为秦寿出手是为了帮他出气呢。

    秦寿眼珠子一转,无比正色和义气的道:“算了这怎么能算了这口气必须出,不出不归!”

    牛头闻言,第一次后悔去跟秦寿告状了,早知道这兔子如此死脑筋,他才不告状呢!

    解释了半天,劝说了半天,兔子丝毫没有折返的意思,牛头这才放弃了。

    在牛头的指引下,秦寿时不时的能看到一两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被打的满地都是渣滓……看情况,平头哥前进的路上还是有些麻烦的。

    牛头说,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是地府土生土长的魔怪,是魔气孕育而成却没有灵智,胡乱长一气,像什么的都有。

    穿过大片大片的黑色荒漠,岩浆地,闻着面前浓重的硫磺味,就在秦寿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一阵风吹来,风里夹杂着一股独特的腥味。

    牛头大叫道:“这是冥河的血腥味,快到了!”

    秦寿眉头紧皱:“血腥味”

    牛头点头道:“对啊!冥河深处有血河,冥海深处有血海。血在河水里很快会化开的么,所以冥河里多多少少是有点血的,所以它的味道,也是带着血腥味。闻到味道了,基本就快到了。”

    秦寿点点头,同时心情也紧张了起来,脑子也飞快的运转着。

    秦寿很清楚,以他的实力,想打进冥河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闹着玩。

    但是要放下平头哥不管秦寿有过这个念头。

    但是秦寿发现,他的性格虽然操蛋,但是显然,还没操蛋到境界,所以他还是放不下。

    毕竟,他跟平头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而且那次一起看日升日落中,他能够感觉到,平头哥有着自己的执着。

    重点是,秦寿觉得,他和平头哥其实是一类人,虽然他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难道一个是因为打架四处惹麻烦,一个是乱啃四处惹麻烦引起的共鸣么

    摇摇头,胡思乱想的时候,秦寿终于落在了最后一座高山的山顶之上,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条宽千里的长河奔腾汹涌的向着远方奔腾而去!河水奔腾的声音因为大山的阻挡没能传出去,也因为大山的回音,使得河水奔腾的声音越发的震耳欲聋,隆隆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节奏,却给人一种大气磅礴,仿佛要碾碎一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