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批准
    萧珏坐在厅中,看着唐宁,问道:“你上次说的发财之计,到底是怎么回事”

    “赌。”

    唐宁看着他,说道:“赌你的左骁骑卫赢得十六卫大比。”

    “赌左骁骑卫”萧珏看着他,宛如在看一个傻子。

    唐宁点了点头:“赌左骁骑卫。”

    萧珏看了他许久,见他并不是开玩笑,才说道:“赌他们第一场就被淘汰才对,按照往年的规则,除非他们运气好抽到右骁骑卫,才有可能赢一场,今年你改了规则,左骁骑卫在甲组,右骁骑卫在乙组,连赢一场的可能都没有了……”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不要这么丧气,一切皆有可能。”

    十六卫大比,每卫出一百人,进行战场的模拟,比的不是单兵实力,而是团队协作能力,将领的指挥能力,并不是真刀真枪的厮杀,不用拼命,技术含量没那么高,不过纵使这样,想要在两个月内从倒数第二逆袭到正数第一,也不是易事。

    好在唐宁还有小小,小小有个全能的师父,老乞丐能让丐帮弟子人手一根棍子所向披靡,传授几手厉害的阵法,让他们练习两个月,也不是没有逆袭的可能。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们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打出小组赛,打进四强,半决赛,也足够他们赚的盆满钵满了。

    “你到底有什么主意”萧珏抬头看着他,说道:“你能不能坐下说,这样看着你,我脖子疼。”

    “脖子疼你就站起来。”唐宁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今天坐的太久了,现在不想坐。”

    他不想坐的理由自然不是因为这个。

    这是因为他识人不淑,居然妄图以为唐妖精会愿赌服输,不过就是让她学三声猪叫而已,这过分吗

    相比于某些会借机占女孩子便宜的心怀叵测之辈,他既没有让她抱他,也没有让她亲他,更没有让她那什么……

    他只是让她学三声猪叫,她至于一个过肩摔然后骑在他身上吗

    萧珏看了看他,试探的问道:“你被打了,唐姑娘干的”

    “……”

    萧珏看唐宁的眼神居然有些羡慕,揉着脸上的青紫,叹息说道:“唐姑娘那么好的女孩子,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她至少不打脸……”

    “废话少说!”

    被揭穿痛处,唐宁恼羞成怒的看着他,说道:“这次大比,借你们骁骑卫的地方一用,另外,这两天带我去你们那里看看,我想看看左骁骑卫真正的实力如何。”

    “去看看没问题,不过借我们的地方,我得回去禀告将军……”萧珏站起身,一边向外面走,一片叹息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竟被女子欺辱,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借用骁骑卫的地方作为赛场,没有什么问题,往年比试,也是集中在某一卫的营地,兵部承办十六卫大比,这点儿权力还是有的。

    唐宁将这次的方案彻底的完善了一番,第二天清早就交给了陆鼎。

    “已经完成了”陆鼎看了看他,说道:“唐大人比本官想象的还要快啊。”

    唐宁不太情愿的接受了陆鼎的夸奖,却见他看至某处,眉头皱起,说道:“你打算给获胜的队伍,所有将士奖励一百两银子”

    陆鼎看着唐宁,觉得他一定是写错了。

    十六卫大比,每一卫包括将领在内,共一百零一人,每人奖励一百两银子,那边是一万两了。

    兵部的预算才两千两,即便是他写的是十两,也占据了一半的预算,不妥到了极点。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将士们辛苦比试,自然要给他们丰厚的奖励,这样才能促进他们的积极性,据我所知,军中将士不少都出自贫门,这些赏银是他们通过努力换来的,也是他们应得的。”

    唐宁不仅要准备赏银,甚至还准备用铜铸一个大奖杯,谁能取得十六卫大比的第一名就颁给谁,下一次比试的时候再带过来,重新颁发给胜者,让它成为唐人杯十六卫锦标赛的象征……

    陆鼎看着他,问道:“兵部可没有那么多的……”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陆大人放心,这笔钱,下官已经筹到了,不用兵部出。”

    “筹到了”陆鼎望着他,问道:“从哪里筹的”

    唐宁解释道:“唐人斋的掌柜,以及唐氏商会的大东家,愿意资助这次的十六卫大比……”

    陆鼎怔了怔,问道:“你不就是唐人斋的掌柜”

    唐宁摇头道:“这是我们家老板娘的意思。”

    陆鼎皱眉道:“十六卫大比是很严肃的事情,怎可和商人扯上关系,此事不可行。”

    又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自己不给草就算了,还不让别人给……

    两千两银子能干什么,连奖金都不够发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银子,这事情唐宁也做不了。

    他看着陆鼎,无奈道:“陆大人,兵部的困难我知道,但你既要这大比办的精彩,又吝啬银子,还不要别人捐助的银子------这差事,请恕下官无能为力。”

    其实就连陆鼎自己也觉得,他的要求对于唐宁来说太过苛刻了,甚至是有些难为人的意思。

    他想了想,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本官下午再给你答复。”

    御书房。

    陈皇罕见的没有批阅奏章,而是站在殿中,低头看着地上的罐子。

    罐中密密麻麻的,全是诸如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让人看上一眼就会不由的头皮发麻。

    他直起身子,背着手,问道:“这就是蛊”

    公孙影戴着脚镣手镣,站立在一旁,恭敬的说道:“回陛下,这还不是蛊,这些毒虫在罐中厮杀打斗,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剩下的那一只,才能称之为蛊,若是取端午前后,毒性最强的毒虫,生出的蛊也最为强大,等到蛊虫诞生之后,以血温养,七日之后,通过控蛊之术,便能控制它们。”

    陈皇脸上浮现出讶色,喃喃道:“世间竟真的有如此奇术……”

    这时,一名宦官从外面走进来,说道:“陛下,兵部尚书陆鼎陆大人求见。”

    陈皇走到上方,说道:“让他进来。”

    陆鼎走进御书房的时候,殿内已经只剩下陈皇和几名宦官。

    陆鼎行至殿中,拱手躬身,说道:“陛下,关于此次十六卫大比,臣已经命人制定出新规,请陛下过目。”

    “呈上来。”

    片刻后,陈皇从一名宦官手中接过折子,仔细看了看之后,开口问道:“这新规,是唐宁制定的吧”

    陆鼎道:“陛下英明,这的确是由唐郎中制定的。”

    “什么英明不英明的。”陈皇挥了挥手,说道:“如果不是他刚想出来的,你们兵部早就拿出来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陆鼎道:“此新规臣拿不定主意,请陛下定夺。”

    “这个法子倒是不错。”陈皇点了点头,说道:“十六卫各凭本事,这次要是再输,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说,就按他说的办吧。”

    陆鼎想了想,又道:“陛下,此法妙虽妙,但依此筹办,需要的银两也更多,唐郎中从京中商人处筹来了银子……”

    “商人”陈皇皱了皱眉,说道:“兵部的事情,为何要和商人扯上关系”

    陆鼎道:“陛下有所不知,兵部刚刚将库部的残损器械替换成了新的,为此花费不少,实在是拿不出来更多的银子了。”

    “既然如此,便从国库拨银吧。”陈皇挥了挥手,问道:“要多少”

    陆鼎道:“初步预计……,五万两。”

    陈皇看了看他,问道:“陆爱卿刚才说什么”

    “回陛下,这次大比的筹备,初步预计需要五万……”

    “不是这一句,上一句。”

    “兵部刚刚将库部的残损器械换新,实在是拿不出……”

    “再上一句。”

    陆鼎怔了怔,说道:“唐郎中从京中商人处筹来了银子……”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唐爱卿此法虽然有些不妥,但也是为国库着想,其心可嘉,朕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