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查案
    【ps:上一章章节名错了,这一章顺延,并非缺章。】

    “你说康王和唐宁?”

    陈皇皱起眉头,说道:“康王还在禁闭期间,康王府一应人等都不能外出,别人也无法进入,他是如何安排人杀了唐璟的?”

    “至于唐宁……”陈皇语气顿了顿,看着他,说道:“以他的本事,要是真想为他的父母报仇,刺杀唐家人,你们唐家早就死绝了。”

    唐淮垂下头,说道:“除此之外,臣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人和唐家有此深仇大恨。”

    陈皇看着他,目中露出思索之色。

    康王虽然暂时被幽禁在家,但若是有心,也未必不能偷偷传信出来,他和端王的党争归党争,若是真的因此暗杀了唐璟,借此打击唐家,便已经触及了他心中的底线。

    至于唐宁,虽然他认为这不可能是唐宁做的,但此案如今已经成为悬案,如果说谁还有破案的能力,非他莫属。

    当初他在刑部的时候,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陈皇望向魏间,说道:“宣康王和唐宁进殿。”

    ……

    唐宁是被传旨宦官从骁骑营叫来的,他走进御书房的时候,看到康王站在殿中,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先是表情难以置信,随后就变成了惊喜,问道:“父皇说什么,唐璟死了?”

    康王也实在是可怜,这段时间被关了禁闭,与世隔绝,王府门口有禁卫十二个时辰守着,里面的人不能出,外面的人不能进,唐璟都死了三天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唐淮站在殿中,目光死死地盯着康王,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拳头紧握,眼中血丝隐现。

    “唐璟遇害,你很高兴?”陈皇猛地拍了拍桌子,站起身,大声道:“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暗中指使的!”

    康王怔了怔,随后便立刻道:“父皇,儿臣冤枉啊,儿臣这些日子听父皇的话,在府上静思己过,每日读书习字,连府门都没有出过,王府也没有其他人进出,父皇怎么能怀疑儿臣呢?”

    陈皇盯着他的脸,见他没有一点撒谎的样子,刚才得知唐璟死讯时所做出的表情也不似作假,视线终于从他的脸上移开,望向唐宁。

    唐宁看了看陈皇,拱手道:“陛下,臣以良心起誓,这件案子,并非臣所为,也并非臣指使,还请陛下明察……”

    “朕没有怀疑你。”陈皇看了看他,说道:“这件案子,刑部和大理寺都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朕现在将它交给你,你可有信心?”

    “没有。”唐宁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刑部和大理寺都没有查出来的案子,臣一个人怎么查得出来,况且,唐璟的死虽然和臣没有关系,但臣和他们唐家颇有仇怨,也是应该怀疑的人之一,此案臣应该避嫌……”

    陈皇道:“朕让你查你就查,朕知道你和唐家的仇怨,但这件案子人命关天,你必须给朕查出个所以然来!”

    唐宁心中暗骂一句,陈皇这老小子明显是不讲道理,唐璟这桩案子什么线索都没有,换做平常早就被当成是一般的谋财害命案了,他还非要查出个所以然来,万一这真的是有人见财起意,正好被唐璟撞上呢?

    京师这么大,他上哪里找凶手去?

    可这件事情也没有办法说理,唐宁面色颇为不忿的点了点头,说道:“臣尽力……”

    既然陈皇让他查,那就随便查查了,查到了凶手固然能够交差,查不到的话,他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或者干脆找一个背锅的也行,唐宁觉得康王就很适合,有动机也有实力,事实上他心里也在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康王干的。

    两人一同走出御书房,康王察觉到从旁边望过来的视线,心中咯噔一下,问道:“你看本王干什么?”

    唐宁摇了摇头:“没有啊……”

    康王被他刚才的眼神看的心虚,怒道:“你分明就是看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唐璟真不是殿下杀的?”

    “都说了不是了,本王被禁闭府中,怎么杀他?”康王看着唐宁,冷声道:“本王倒是怀疑,唐璟是不是你杀的,毕竟你和唐府有那么大的仇……”

    唐宁笑道:“巧了,我也怀疑是殿下做的,不知道陛下怎么看……”

    康王终于知道刚才的不妙感觉来自何处了,父皇让唐宁查此案,他若是把这个黑锅丢在他身上,以父皇的性格,可能真的会信了他!

    康王面色大变,指着他,愤怒道:“本王警告你,没有证据,你最好不要和父皇乱说……”

    “没有证据可以制造证据啊……”唐宁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径直走开,康王愤怒中略带惊慌的看着他,正要追赶,身后的一名宦官上前道:“康王殿下,陛下说了,让您马上回府。”

    才刚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就又要进入那个牢笼,康王握紧拳头,心中忐忑不已,最终只能低沉的开口,说道:“本王知道了。”

    ……

    这世上的事情也真是神奇,几天前,唐璟对他还又是嘲讽又是威胁的,现在却要他来调查他死亡的真相,时隔许久,唐宁再一次踏进了唐家。

    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对这件事情好奇的萧珏,以及充当护卫的老郑。

    唐淮和唐琦都没有出现,只有一名护卫带着他们,走了没几步,那护卫便低下头,对着前方一人说道:“韩总管!”

    唐宁抬起头,望着前方的一名老者,那老者一只袖管空荡荡的,只有一条胳膊。

    唐宁看着萧珏,问道:“今天下午来我家吃饭吗,有红烧猪肘子,五香凤爪……”

    “好啊。”萧珏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说道:“我晚上带上陆雅……”

    独臂老者剩下的一只手臂拳头紧握,看着唐宁,眼中杀机顿闪。

    不过,当他看到唐宁身后的郑屠夫时,面色忽然一白,整个人倒退几步,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

    唐宁没有再看那老者一眼,径直从他身旁走过,萧珏跟在他身后,说道:“凤爪不要五香好不好,我觉得焖着吃也不错……”

    独臂老者站在院子,看着那道背影,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雨幕中的那一刀,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

    唐宁今天来唐府,是来看唐璟的尸体的,当然不是幸灾乐祸,是很正式的尸检。

    唐璟的尸体停在灵堂中,所幸现在是冬天,尸体放在冰棺中,短时间内不会腐败。

    唐宁指了指冰棺,看着身后的两名大理寺差役,说道:“把他的衣服脱了。”

    唐家的护卫拦在他们面前,怒道:“不许对少爷的遗体不敬!”

    唐宁看着他,说道:“不检验尸体怎么查案,要不你来查?”

    那护卫回头看了一眼,咬了咬牙,缓步退开。

    唐璟身上的伤口只有一处,就是胸口的致命伤,大理寺的衙役脱掉他的衣服之后,他胸前的伤口便显现出来。

    一名差役取来一个盒子,将之打开,唐宁用一只白布垫着,将盒中的一只匕首取出来。

    这只匕首是在唐璟的尸体上发现的,也是此案的凶器,唐宁有些可惜,如果这个时代有指纹识别技术,破这件案子就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他取过匕首,上前比对了一番,又将之放了回去。

    萧珏凑上来,说道:“这个案子很简单啊,应该是有人想抢唐璟的银子,唐璟反抗,那人慌乱之中拿出匕首刺死了他……,看来平时还是要修习武艺,不然连一个小毛贼都打不过……”

    老郑看了一眼尸首,说道:“错了。”

    萧珏看着他,诧异道:“哪里错了?”

    老郑平静道:“不是刺,是砍,凶手使得是匕首,用的却是刀法,而且此人绝不是什么小毛贼,此人刀法精湛,一击毙命,换做是你,也是一样的下场。”

    老郑的话,萧珏显然不愿意听,撇了撇嘴,说道:“你说是就是,你有什么证据吗?”

    咻!

    萧珏话音刚落,眼前便有一道白光闪过。

    老郑将杀猪刀重新插到身后,萧珏低头看了看,他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划破,露出洁白的胸膛。

    而他胸口的那道白印,论长度和角度,和唐璟胸前的伤口,分毫不差。

    如果刚才那把刀再往前一点点,他就和唐璟是一样的下场。

    他吞咽了口唾沫,双腿打颤,扶着唐宁的肩膀,看着老郑,颤声道:“有话好好说,动什么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