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漫威之DNF分解大师 > 第189章 一个游戏(加更三)
    夏之夜看着弗瑞伸出的手,没有立刻去握。

    静静地看着这颗卤蛋一会之后,这才握了握,笑着说道:“是啊,终于见面了。”

    弗瑞脸上的表情一松,却又听到夏之夜说道:“其实今天之前,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情。到底……应该如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弗瑞看向了夏之夜。

    夏之夜笑了笑:“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想好,你们是庞大的国家机器,这间办公室的外面,至少还有数十个身手矫健,非同凡俗的特工。不说其他,站在旁边的这位女士,就已经是一个杀人机器。那我……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面貌,和你们打交道。我们彼此之间,到底是应该共存,还是应该……你死我活呢”

    “呐……”

    夏之夜微微倾身:“这个问题,不如交给你来回答如何”

    气氛一时沉默,空气之中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开始弥漫。

    寡姐放松着身体,靠在墙上,目光静静地注视着夏之夜。

    史蒂夫有点不知错所,他看看弗瑞,又看看夏之夜,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继而眉头紧锁,也宁静的看着弗瑞。

    弗瑞思考了一会之后,忽然笑了笑:“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呢”

    夏之夜问道:“我在等你接下来的回答。”

    “你……想要做什么”弗瑞的表情沉了下来。

    夏之夜呵呵一笑:“有趣,怎么会变成我想要做什么了呢明明是我一下飞机,就被你……接到了这里。现在你问我想做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又说道:“你让我想想,我该怎么回答你……”

    弗瑞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对我,对我们的国家有所芥蒂。毕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为了这个国家所立下的功劳,全都被一笔抹去。如今教科书上没有你的名字,甚至于‘教官’的名号,也不被这个国家所承认……我知道你的心中……”

    “不不不,你误会了。”

    夏之夜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把这个国家看的这么了不起,因为我从来都不觉得,它如何看待我,对我来说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来的路上我也说过……嗯,你应该听到了,毕竟如果说那辆车上没有监控和监听的话……呵呵,我们都不是三岁的孩子。”

    “有监听设备”

    史蒂夫一愣。

    夏之夜叹了口气,看向了他:“纯粹的英雄,其实往往会被人欺负。你看我,就不是这么纯粹,所以那辆车上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甚至于,监听设备不止一个,后座左右车门之内,脚垫下面,车顶灯中的微型摄像头……说实话,很隐秘。”

    这就如同是一个嘲讽,寡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弗瑞的脸上就挂不住了。

    史蒂夫只是看弗瑞的表情,就知道夏之夜说的都中,一时之间表情也很难看。

    “这个国家,真正信任过什么人”

    夏之夜站了起来,轻轻地转动自己刚才坐的那把椅子:“除了这些一直以来接受洗脑特训的特工之外,不……甚至于他们,其实你们都不相信。因为他们之中也存在了很多的双面间谍。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敌人,而我们这样的人,一旦成为‘敌人’,将会造成更加庞大的,可怕的后果!你看我,别看我这样,如果我想要刺杀你们的那位……嗯,大老板,你信不信他活不过今天晚上十二点”

    他又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说道:“而男子,他就算是拿着一块盾牌,也能灭了你们一支正规军,五五开的力量,你根本一无所知!”

    “五五开”

    史蒂夫一愣:“那是什么”

    “这不重要。”

    夏之夜重新坐下:“重要的是,我们这样被‘重点关照’的人,对于这个国家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功臣不,是威胁!因为我们一旦不满足,就会闹事。而这样的后果,远远比一些拿着牌子,在曼哈顿大街上大声抗议的普通人,更加直接。我们……是真的会杀人的。”

    他笑了笑:“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刚刚踏入米国境内,就被神盾局盯上的理由。也是我刚刚下飞机,就会接到了神盾局的理由。重点监控,重点防范,一旦……”

    “够了!”

    弗瑞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将耳边的通讯摘掉,并且站了起来,将屋子里的所有监听设备全都关掉。

    然后他重新坐在了夏之夜的跟前,眼神之中带着慎重:“刚才这些话,这些影像,一旦被人知道,被拿到了理事会,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大概很可怕!”

    夏之夜笑着说道:“我肯定会被当成危险人物,立刻就被控制起来。可有一个问题……你们,控制得住吗”

    “请不要这样……”

    弗瑞深深地叹了口气:“至少我个人对你从来都没有恶意。而你刚才这番话,所有的音频和视频,我都会将其删除。否则,一旦泄露出去的话,你或许不怕,但是你所租的那栋房子,那个和你属于同一国度……”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顿住了。

    夏之夜低着头,正一声一声的打着响指。

    空气之中传出‘啪’‘啪’的声音,却没有任何人感觉到轻松。

    压力沉重如山!

    杀气如有形质!

    弗瑞立刻郑重的说道:“请相信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夏之夜抬起头,带着一丝好看的微笑:“你很聪明,认为已经抓住了我的软肋好吧,我承认,这个姑娘对我来说,确实是代表着一种不同的意义,可惜,你选错了命题。”

    起身,夏之夜带上了圆边帽,然后看着弗瑞笑道:“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这个游戏的名字叫……谁的命更重要!今天晚上十二点,你们用尽你们一切的力量,来保护你们的‘大老板’吧。而我,将会在这个时间取走他身上的一件随身物品。记住,是物品,但是也代表了他的命!如果你们认为,你们可以钳制我,那我们就看看到底谁在钳制……谁!”

    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又看向了史蒂夫,微微一笑:“晚餐的事情,得推到明天了,诸位……告辞!”

    话音落下,人瞬间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