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农别闹 > 第296章 谦虚的媒人
    第二天,天气晴得不错,处暑之后,已经开始变得凉爽,特别是下雨之后,山村的空气,更加湿润。

    吃早饭的时候,王平安又听到奶奶的惨叫声,不知道又遇到了什么倒霉事,那叫声,有些绝望,似乎是认命了。

    王平安心虚的抹了一把冷汗,暗暗决定,以后不会轻易对奶奶使用厄运符,她虽然有点可恶,但也不至于这么惨。

    愿上天保佑她吧。

    八点多一些,来旺和战委准时到达桃园,来上班。

    其实战委受罚的时间,已经到达一个月,但是在这里有吃有喝的,偶尔还有外快,他一时半会,居然不想离开。

    整天,极为卖力的干活,就是想在王平安面前表现一下,希望老板偶尔良心发现,给自己发点工资。

    至于来旺,为了偷学种植技术,简直是忍辱负重,什么活都愿意干,但是至今为止,好像也没发现桃子变异的秘密。

    不过王平安给他开的工资不低,工资两千多,再加上一些资金,还有一些饮食上的福利,同样干得有滋有味,乐不思蜀。

    “你们来得正好,我过会要陪文才去集镇上相亲,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记得喂鸡喂鱼喂鹅喂狗……总之,什么饿了都要喂。”

    王平安摆出老板的架式,对他们两个吩咐道。

    “是,老板。不过文才那货,不是一心想追小顾总吗怎么舍得移情别恋了”两人好奇的问道。

    “你是嫌他爹打得不够狠,还是嫌他娘骂的不够凶文才要是再反抗,我们今天就该给他上坟了。”王平安没好气的说道。

    “啊这么惨啊……那行,祝文才好运吧。”来旺和战委看着王平安离开的帅气背影,默默的说道。

    很快,王文才就来到了桃园大门口,王平安已经启动了皮卡车,让他坐到副驾驶位置。

    “二宝,你看我今天打扮得怎么样是不是很精神”王文才,黑色印花t恤,蓝色磨砂牛仔裤,仿耐克运动鞋,整体来说,还是有几分文质彬彬气息的。

    王平安点点头,赞扬道:“确实不错,至少脸不肿了。”

    “……”王文才突然感觉胸口有点疼,总算知道前村长王景义的痛苦了,扎心的疼。

    车子缓缓起动,以八十码的蜗牛速度,慢慢的朝集市方向移动。

    王文才突然问道:“如果我相亲的事情被小顾总知晓,她会不会鄙视我,唾弃我,再也不爱我了”

    “你想多了,据我所知,她从未爱过你吧”王平安专心开车,头也不转的回答道。

    王文才激烈的反驳道:“怎么可能她曾经对我笑过……前天开荒工作结束,发钱的时候,她还冲我点点头,意思很明显,那是在表扬我干活很努力,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

    “随便你怎么想,你高兴就好。”王平安说完,发现已经到了集市,路边都是摆摊的人,以及赶集的人,占据了整个道路。

    没有办法,只好减速,以四十码的龟速,穿过一个又一个障碍物,到达王文才约定的相亲冷饮店。

    这个冷饮店,就在车站旁边,王平安以前接妹妹的时候,也经常光顾。

    店老板是个女人,名叫王慧茹,是王井村嫁出去的姑娘,平时人缘也比较好。

    见到王平安和王文才进来,顿时招呼道:“哟,两位弟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玩了”

    王文才不要意思承认相亲的事,支吾道:“那啥,家里也没啥事,就想过来坐坐,喝杯冷饮。”

    王平安是个耿直的十八岁孩子,直言道:“文才过来相亲的,给他安排一个双人座,最好是角落里的小包厢,我自己单坐外面的位置。我要一杯柠檬水,给他一杯奶茶,他相亲对象来了,再点那一份。”

    王文才幽怨的瞪了王平安一眼,有点脸红,逃似的钻进了角落里的小包厢。

    “噗嗤,文才相亲是好事啊,居然还害羞。”店老板笑着,开始给他们准备饮料。

    王平安就坐在外面的座位,面对着门口,可以清楚方便的看到路过的人,以及进来的人。

    很快,店老板把饮料端来了,还好奇的问道:“二宝,文才相亲,怎么敢让你跟来他不怕相亲对像跟你跑了”

    “啊,慧茹姐你又说笑了,我不是那种人。再说,这是他爹让我开车送他过来的。”王平安接过柠檬水,认真的解释道。

    “哈哈,你不是那种人,可人家姑娘,说不定是那种人呢”王慧茹说笑着,又把托盘里的奶茶送到角落里的包厢里,递给王文才。

    “……”王平安无言以对,只能沉默的喝饮料。

    这里的饮料,虽然不好喝,但水是真的山泉水,柠檬也是新鲜的,蜂蜜也是真的,至少不难喝。

    半个小时过去了,王平安和王文才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可是还没见到相亲对象的影子。

    现在的农村,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一般在厂子里,就谈好对象了,很少有人回来相亲。

    偶尔有几个特殊情况的年轻女孩,回来相亲,也是挑剔得要命,不是要车就是要房,彩礼钱也是拼了命的要,以农村人的家底,很难满足她们的要求。

    至于男人,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找不到对象,在外面上学的时候找不到对象,回到家里,就更难找到了。

    就算通过相亲,找到的对象,也是歪瓜裂枣的,过程更是一言难尽。

    就像现在,说好的八点半到达相亲的冷饮店见面,现在都九点十分了,还是没见女方的影子。

    王平安一杯柠檬水喝光了,又被店老板调(戏)打趣了十多次,快要忍不住要离开的时候,才看到一个农村中年妇女,带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出现在冷饮店门口。

    她们抬头看了几次冷饮店招牌,确定是这里之后,才缓缓走了进来。

    此刻,从店门口往里面看,除了柜台里面的女老板,就只有坐在靠墙位置的王平安,一个人孤零零的、无聊的玩着喝空的塑料杯子。

    中年妇女还没有什么,而年轻女孩却突然眼睛一亮,直勾勾的盯住了王平安,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害羞、和喜悦。

    “妈,你看,这回媒人帮我说的对象好帅啊!天哪,来之前,媒人还谦虚的说,这个相亲对象模样一般,性格有点憨直,如果他的模样一般,那世间还有帅哥吗”

    女孩附在中年妇女耳边,激动的小声说话,不过心情太过兴奋,声音有点大,连坐在远处的王平安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