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帝国巨星 > 第286章 大英雄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整个剪辑室里一片寂静,只有廖远的歌声从播放器中缓缓传来。

    这首《向天再借五百年》,前奏和《江山无限》一样,同样有民族乐器“钹”的音色,但还伴随着密集的鼓点,以及用合成器合成的万人呐喊声,融合在一起,可谓是气势磅礴,让张亦弛大为满意。

    “这歌不错,廖远的唱法也很好,语调铿锵,很有一番铁骨柔肠的男人气概。”

    导演张亦弛频频点头,心情颇为舒畅。

    果然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是非常有道理的。

    然而,当副歌部分响起,张亦弛的眉头明显蹙了起来。

    其他人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儿,都是有些惊讶。

    张亦弛命令道:“再放一遍。”

    助理连忙倒带。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剪辑室里落针可闻,只有廖远那铿锵有力的歌喉仍然在回荡。

    “嘶,不对啊!”

    助理提出了疑问:“‘铁蹄铮铮’就算了,可这‘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咳,这段词填的,怎么感觉有点不和谐”

    张亦弛顿了顿,说道:“说说你的看法。”

    助理连忙道:“张导,我这知识面没廖老师博大精深,也可能是我多想了,不值一提。”

    “让你说就说!”张亦弛呵斥道:“别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

    助理干笑一声:“这是您让我说的啊,张导,您看,这句‘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好像不太适合康熙这位皇帝吧在历史上,铁蹄踏遍万里河山,通常都是用于形容外来异族入侵,是一种较为悲惨和令人愤怒的行为,在许多文学作品的描述上,形容铁蹄最多的是1931-1945年入侵我国的日本。如果是康熙王朝……”

    “当时康熙本人的阵营是满清,是已经控制了全国大半领土的,无论是吴三桂还是葛二蛋的叛乱,都只波及到部分省份,沙俄的入侵更是边境苦寒之地的小规模冲突,都谈不上‘铁蹄踏遍万里河山’。所以,如果康熙用‘铁蹄踏遍万里河山’来形容他们满清皇朝的统治,那么,只能说……嘿嘿,他太嚣张了。”

    张亦弛缓缓颔首:“说的不错,继续。”

    助理受到嘉奖,精神一振,咳嗽一声,便是继续道:“至于这‘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就更加诡异了,明显语句不通顺啊!这句话放在康熙身上也非常别扭。首先,‘人间烟火’常用来代指世俗生活,那么‘烟火人间’是啥意思为什么要‘愿烟火人间’难道之前人间没有烟火,需要康熙作为一个很大的希望提出来么至于‘安得太平美满’就更奇怪了。我是文科生,对文言文颇有研究,这‘安得’的意思,是‘哪里有,到哪里去找’的意思,有种‘求之不得’的渺茫企盼。前面说了愿烟火人间,后面再加一句到哪里找太平美满……这真是‘康乾盛世’的主格调么跟张导您拍的电视内容大相径庭,放在这里是不是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张亦弛手指敲打在桌面上,沉思了良久,才开口道:“把整首歌曲再放一遍。”

    于是,《向天再借五百年》再次响彻整个剪辑室。

    放一遍不够,就再放一遍。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

    张亦弛越听越喜欢这首歌曲。

    廖远对歌曲的演绎颇对他胃口,整首歌曲音调铿锵顿挫,感情充沛豪迈,听起来,似乎充分展示了雄视古今的一代帝王的宽阔胸襟和豪迈气质,而且具备很难的的演唱技巧,只是……

    歌词太不和谐了。

    越听越别扭。

    张亦弛站起身来,走出剪辑室,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上找到廖远的名字,点击拨打。

    很快,电话便接通了。

    “小廖,你发来的歌曲我听了,只是,我越想越觉得不明白。”

    张亦弛没有跟廖远客气,单刀直入的说道:“《江山无限》我很喜欢,很符合清王朝的气势,但这《向天再借五百年》,虽然曲调雄伟霸气,可其中的一些歌词,我觉得可能有些失误,特别是‘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这句歌词——我助理是文科生毕业,他也觉得这句词的含义有点说不通。”

    廖远没有感觉到意外,直言道:“张导,《向天再借五百年》这首歌的歌词部分,实际上是用来形容郑成功的。”

    “郑成功”

    张亦弛一愣,他明显有些没想到。

    “是的,‘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最初的歌词是‘血淹没人间,安得太平美满’,不好意思张导,我没有提前说清楚,这是我的错。”

    廖远认真的说。

    《向天再借五百年》在前世是《康熙王朝》的主题曲。

    廖远在脑海中搜索关于康熙的歌曲时,自然而然想到了这首歌,对于歌词反倒没有太过深究。

    但根据前世歌迷的整理来看,这首《向天再借五百年》,最初的确是描写郑成功的。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转嫁到了《康熙王朝》这部电视剧的身上,因此歌词也有了些许的改动,但如果仔细理解,很明显这首歌相比较康熙来说,描述郑成功更加合适。

    张亦弛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

    良久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苦笑道:“原来如此,血淹没人间,安得太平美满,嗯,这才比较通顺。”

    空气寂静。

    廖远有些尴尬。

    郑成功与康熙两个人,可谓是两个极端,单就现在来说,纵观整个历史长河,五十六个民族都是一家,已经完全融为一体,这点无需争议。但在当时那个年代,康熙所在的满清阵营,对于郑成功来说,却是异族入侵,而郑成功的存在,就是为了‘反清复明’。

    这首歌曲,从郑成功的角度来讲,控诉的就是满清入关,血腥屠杀,如何能太平美满。

    这样,上下句的逻辑关系就通了。

    反观“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就没有了任何的逻辑联系。

    “这首歌不错,相比较《江山无限》来说,《向天再借五百年》更符合我的口味,不过我这个人,怎么说。”张亦弛想了想,道:“有点追求完美主义,在剧组里,哪怕一个画面,一个演员的演技不符合我的胃口,我都会要求打回重拍,哪怕浪费再多的时间和金钱,小廖,《江山无限》我拿来用了,至于《向天再借五百年》,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剧组,我觉得放在他们那部作品中很适合。”

    “不必了张导。”

    廖远说道:“《江山无限》算我送您的,感谢您当初愿意花高价买我的作品,至于《向天再借五百年》,还是算了,我这个人信命,它机缘不够,就先把它压箱底吧!”

    挂断电话后,张亦弛有些不是滋味。

    毫无疑问,《向天再借五百年》是一首好歌,他万分想要无视那些瑕疵,硬生生的把这首歌放在电视剧中,可他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

    而廖远电话中的语气,虽然听不出好坏,但站在廖远的角度来看这件事:老子给你写歌只是还人情,老子看得上那点版权费吗老子缺钱吗

    说实话,在张亦弛看来,廖远还真的不缺钱。

    自己这样回绝廖远,看来是在廖远心里结下梁子了,以后再想合作,可就真的难了。

    张亦弛有些遗憾,他叫来助理,说道:“《江山无限》这首歌,按照市场的价格给小黄鱼打款——还是多打一点,要高出市场价。”

    助理连忙应声,然后便急急忙忙的去找财务商谈此事。

    张亦弛坐在剪辑室里继续工作,然而却始终心神不定,没过十分钟,他就再次站起身来,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喂,康成啊,有件事我必须要给你提一下……”

    “对对对,就是那个廖远,钢琴家廖远,嗯……”

    “你那部电影不是缺主题曲吗什么已经有了”

    “得,我先把这首曲子给你发过去,你自己做决定。”

    ……

    台湾,屏东县,垦丁公园。

    此地东临太平洋,西靠台湾海峡,南望巴士海峡。

    垦丁的名字据说是清朝时期,从大陆来了一批壮丁到现在这个台湾最南部的地方开垦,这里便被后人称为“垦丁”。

    这里地属热带气候,年平均25度。地质以珊瑚礁为主,在三面环海北依山峦的地形下,加上长达半年的落山风吹拂,造就了垦丁特殊的地形风貌。

    垦丁的景观具有多样性,有沙滩贝壳,崩崖、沙瀑、群裙、钟乳石洞等。

    《大英雄郑成功》剧组便是在此取景。

    接到前辈张亦弛的电话,著名电影导演吴康城有些奇怪。

    他与张亦弛是同一电影院校毕业,但他是晚辈,今年三十七岁,出道最初时,是在张亦弛手下打下手,当副导演,后来独立出去,拍了几部电影,在圈内逐渐名声鹊起,虽然还没有一座小金人傍身,但在圈内也算是有口皆碑的好导演。

    此次史诗级电影《大英雄郑成功》便是他精心准备的又一力作,总投资高达六千万,由北影制片厂投资出品,最初开拍时,在两岸三地可谓是风光无限,赚足了眼球,

    吴康城颇为自得自满,拍摄前的准备工作筹备将近一年,不仅按1:1比例,仿真建造了大批的荷兰军舰、明朝炮艇,还生产了与史实完全相符合的大量服装、道具等,引起海内外电影界的极大关注。

    而正式拍摄也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作品即将杀青,所有一切准备就绪。

    有北影制片撑腰,甭管这部电影有多么血腥,多么限制级,一审就通过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同时,这也是吴康城极尽所能,使出浑身解数才完成的得意之作。

    可前辈张亦弛的一个电话,却让他觉得有些郁闷。

    他觉得前辈这是要插手他的作品,培养他手下的新人。

    而这是他从影以来,向来都深恶痛绝的。

    可张亦弛对他有再造之恩,又不能不理。

    “廖远钢琴家什么鬼啊,完全没听说过啊!”

    最近一直在台湾拍摄,不是很关注娱乐圈动荡的吴康城抽出一支烟,吞烟吐雾,想要疏散心中的郁闷。

    抽了一会儿后,他便是等到了手机的振动,电子邮箱里发来了一条新邮件。

    他把手上的工作交给了副导演,然后在现场说了几句话,指点了一会儿演员的肢体动作,最后才意兴阑珊的回到保姆车厢里,吩咐助手播放播放邮箱里的音频。

    这辆保姆汽车价值两百多万,配备的也是世界顶级的音响柏林之声。

    柏林之声也被称为音响界的劳斯莱斯,其音质可见一斑。

    助理很快便用蓝牙连接了导演的手机,随后,音乐声便徐徐传来。

    最初的民族乐合奏让吴康城觉得有点意思。

    他慵懒的躺在沙发椅上,闭上眼睛,脸上有些倦意,似乎想要睡觉。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当歌声渐起,他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仔细倾听的模样。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一年……”

    歌声循序渐进,他一下子便坐了起来,一脸讶然,似乎……与想象中有些不同

    随着歌声的描述,他脑海中浮现出这段时间查阅的关于郑森的资料。

    郑森就是郑成功,闽南省总兵郑芝龙之子,隆武帝赐其国姓,并名“成功”,希望他振兴大明,收复台湾,而吴康城导演的《大英雄郑成功》,讲述的就是郑成功从反清复明的“一代孤臣”成为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的故事。

    因此,对于那段叱咤风云、倒转乾坤的英雄史诗,吴康城可谓是再了解不过了。

    正因为太过了解,当脑海中的英雄形象与歌声渐渐重叠之时,他竟然禁不住两眼通红,险些落泪。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如果再给这位民族英雄五百年……

    吴康城鼻腔一酸,七尺男儿,这一刻眼泪竟滚滚而落。

    ------

    ps:感谢c、花枝啊、山青盈、墨凝mm的打赏,求推荐票,所谓读者的意见就是人民的意见,《向天再借五百年》给郑成功可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