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龙珠演义 > 74嘻嘻
    鹤仙人与桃白白满世界溜达,并不是王超原本以为的毫无目标的闲逛,其实是为了杀人。

    走到哪儿杀到哪儿,满世界刺杀各种各样的目标。

    而起因,就如王超最开始偷听到的那样。

    桃白白厌倦了打工,他决定要当杀手。职业的。

    最初是鹤仙人暂时在某座城市落脚以后,不想搞事情惹麻烦,就一脚把屁股后头跟着的义弟桃白白踢去打工,好挣点钱来花。桃白白只好在一家公司当了个小白领,朝九晚五。

    大哥吩咐的任务桃白白倒没有反对,况且普通人级别的工作量对他而言谈不上丝毫的劳累。

    但就是特别的乏味。

    而且每次因为不爽而杀人后,居然还要自己找个理由掩盖过去!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这实在叫桃白白浑身不痛快。

    终于在几年后,桃白白是忍无可忍了。

    刚巧,鹤仙人捡了个三只眼睛的男孩回家,打算重回闲云野鹤的生活状态,顺便培养一下这一时兴起新手的小徒弟,便与杀光公司上下后辞职的桃白白一起离开了那座城市。

    非常有兴趣让自己天下第一杀手的名号享誉全世界的桃白白每到一座城市,都要解决几起到十几起的暗杀与刺杀任务单,赚点路费的同时,也不断地刷新自己收取报酬的佣金数额。

    于是杀手桃白白的名号,也随着鹤仙流三人的游历,越来越让黑暗世界的人们闻之色变。

    而对于桃白白一路上做的这件事,王超也是之后的这几天才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毕竟之前王超自己没被饿死就不错了,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观察每次停下时桃白白有没有离开,离开去做什么了。

    而这一次,鹤仙流三人带着他来到西南部的一座小城市落脚。

    鹤仙人按照最近一段日子里的习惯,在吃完饭后小憩片刻。

    王超就趁这段时间填肚子。

    天津饭几天前跟王超打过一次,很可惜,没打得过。所以现在他会提前帮王超预留点吃的,省得这家伙到处觅食的时候溜掉。

    “不过我说真的……”王超啃着天津饭准备的香软肉骨头。在他背后小床上是侧卧的鹤仙人正打着轻鼾,旁边则蹲着脸上表情很少的天津饭。“你这家伙人还不错!”王超灌了两口水,擦嘴笑道:“但是根本不适合鹤仙流嘛!”

    天津饭没表情。

    “龟仙流也许更适合你!”

    侧卧的鹤仙人耳朵动了动。

    天津饭额头的眼睛斜向王超,只见后者继续在说:“比起闲云野鹤,你这闷闷的家伙整天苦大仇深的,分明更像个苦修的龟嘛!”

    “闷闷的……苦大仇深……”天津饭念着王超说的词,忽然皱眉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王超笑道:“真是不可爱啊!”照脸就是一拳,把天津饭打飞。

    后者灵巧地手撑地空翻落地,揉着下颚骨,想了想说道:“龟仙流……就是师傅说的,你所来自的武术流派”侧卧的鹤仙人轻鼾声不变,天津饭平静道:“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哦。他们,有把我捡回家养大吗”

    “果然是很重情义的性格啊!虽然被鹤仙人桃白白这俩老王八蛋带歪了十几年……”

    王超微笑不语,心中想道:“漫画里也是只有天津饭这家伙对短笛、贝吉塔的敌意持续得最久,大概是因为短笛和贝吉塔他们,一个杀死过武天老师,一个的同伙杀死过饺子和天津饭自己……后来天津饭渐渐远离了悟空他们的小圈子,会不会也是同样的原因呢”

    吃个半饱,扔掉一干二净的骨头,王超躺地上渐渐困了,很快酣然睡去。

    再次醒来时,是被一股微凉的感觉刺激醒的。呼吸急促的王超猛睁开眼,眼底金光流转,入目所及是一片泛红的人形光芒——原来是桃白白回来了,正俯视着席地大睡的王超。

    “睡个觉也在出汗,做什么噩梦了小鬼”桃白白不怀好意地笑道。

    “噩梦么……睁开眼才算开始啊。”

    王超平复呼吸,赶忙偏移视线,口中敷衍着,从地上起身。一抹额头,尽是细汗。

    “哼哼……”桃白白对王超主动躲开视线的表现很满意。

    “怎么这么慢”鹤仙人不知何时已经在品茶了。

    “目标会点武术,所以我有意耍了他一会儿。嘿嘿,不过,果然还是很废物。”桃白白坐下猛灌了一口凉茶,“跟我们鹤仙流的武学比起来,其他流派的武术简直就是垃圾!”

    鹤仙人:“你这是废话。”

    桃白白:“我都还没用力,他就死了,真是不经用。”

    一旁的王超这才琢磨过来桃白白离开是干嘛去了。看来桃白白的天下第一杀手之路,在这个年代也才刚刚开始发展啊。还没等他琢磨太久,那边鹤仙人捏着茶杯忽然道:“今天,我好像有听见谁……提到龟仙流了”

    “啊”桃白白皱眉。

    天津饭面无表情,王超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鹤仙人很快接着喝道:“以为我睡午觉了就当我聋了吗!混账东西,挖墙脚都敢挖到我眼皮子底下了,天津饭,你给我打死他!”

    “啊”天津饭愣了一下。打不过啊。师傅应该知道自己跟这个王超比试过吧,而且以师傅的眼力应该能看得出来强弱……不过鹤仙人的吩咐,天津饭是绝对服从的,简单疑惑后便朝王超走去。

    “来吧。”天津饭摆出起手式,认真严肃的样子。

    王超还没有正经学过武,所以压根不懂什么起手式,下意识地想当面copy一下天津饭的姿势,忽然诧异地想:“不对,天津饭的这些招式都是鹤仙流的吧难道鹤仙人这老王八是想用天津饭的招数潜移默化地影响我,让我不知不觉间所有的本事都替换成鹤仙流的风格”

    实在看不懂鹤仙人这老家伙的表情,王超略作犹豫后,忽然意识道:“等等,如果是龟仙流的话……”

    “嗯”鹤仙人的墨镜上映出王超所摆的姿势。

    镜片上白光一划后,倒影里的王超已经冲了出去,与天津饭缠斗在一起。

    鹤仙人分明能看到,在王超的拳脚之间,有那么一点龟仙流的痕迹。但是很怪异,龟仙流痕迹的动作都有变形,而且在龟仙流的招式中,很生硬地夹杂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招式,有的像街头打架,有的又是鹤仙人走遍大江南北都没有见过的路数。

    “嘻……”王超用着生搬硬套的牛魔王的动作,糅杂了他在街头跟人打架,还有与滋奥兰学到的比斗经验,乱七八糟一锅乱炖,在跟天津饭“激烈”地打斗着。

    天津饭应付得很吃力,三只眼睛拼命观察王超的动作,但十次有五六次都落空。“可恶,这家伙本来就乱七八糟的招数里又多了一些奇怪的招数……不过好像和我们鹤仙流的招数有点像……啊!”

    鼻子被一拳敲中,天津饭扑街。

    虽然赢了,王超也累得不行。为了硬夹杂牛魔王的动作,坐实鹤仙人眼中自己龟仙流弟子的身份,王超不知道白白挨了天津饭多少拳。他坐下喘气,听到鹤仙人说:“别别扭扭的动作,那个老乌龟就教了你这么些东西”

    “什么”王超是真的疑惑。

    虽然有意生硬地模仿了牛魔王的动作,但其实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因为漫画里孙悟空和小林在龟仙屋学武的时候,压根没有出现过任何具体的所谓“龟仙流”的武学招式。牛魔王的那些动作能代表龟仙流吗王超心里没底。

    鹤仙人认出并点破后,王超既踏实了点又有些意外,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以为我是谁”鹤仙人不屑道,“说到底龟仙流也是来自那老乌龟的师傅武泰斗……”说着说着不说了,鹤仙人沉默下去。等回过神来发现王超、天津饭甚至桃白白都在看他,鹤仙人怒道:“看什么桃白白,你人杀完了吗天津饭,没用的东西,今天不许吃晚饭!”说完,拂袖而去。

    “武泰斗,那不是大哥说的他的师傅么……”桃白白若有所思,“原来大哥跟他的死对头其实是同门师兄弟么!”

    天津饭有点难受,没有晚饭吃了么。

    我呢我有没有晚饭吃王超很意外,通常不是他才是那个没饭吃的倒霉蛋么

    夜色渐深,桃白白杀人未归。

    鹤仙人用完晚饭后没有收拾,王超很默契地这才上桌用餐。吃着吃着,忽然停下,数了数桌上的饭菜数量。“除开不在的桃白白,鹤仙人订的餐量……是不是把天津饭算进去了可他不是不让……额”

    王超看向门外,三眼男孩饿着肚子在月下吭哧吭哧地练拳。

    “我现在给天津饭送吃的过去,是不是就上了鹤仙人那老王八的当了”王超有些纠结。他相当怀疑,这种温情手段,是鹤仙人潜移默化地改变他的一种方法。强硬的手段不行,就用天津饭与他建立羁绊,软化王超反叛的意志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王超咧嘴一笑,灌下最后一口汤,剔了剔牙,“认为是对的事情,做就是了!”

    很快,王超将剩下的一些饭菜送给门外的练得满身是汗的天津饭。

    “动作软趴趴的,你真的是在练拳吗,天津饭”

    “啰嗦。”

    “行了,赶紧吃吧。”

    “师傅说了,我不可以吃晚饭。”

    “你师傅还不准我吃饭呢,你还不是天天给我偷吃的别废话了。”

    “……那是师傅默许的。”

    “bingo,这次也是。你不吃的话,我就打晕你给你灌下去了啊。”

    “……”

    旁边的天津饭终于狼吞虎咽,王超一屁股坐下,看着头顶的满月,想道:“我离开南都已经多久了呢……”

    一道黑影忽然遮住月光,跳了下来,顿时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王超眼中的金色闪了闪,背对着桃白白高大的身影,想道:“不过,不论多久……我也一定要去到包子山不可!”

    “嗯”桃白白弹掉衣角上的血珠。

    天津饭举筷的动作僵住,待桃白白走进屋后,才松了口气继续大吃起来。

    “要不然……”王超对着满月张臂大喊,“岂不是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嘻嘻嘻嘻嘻!”

    是不是疯了天津饭边吃边看王超站起来又大字躺倒地上。真是个奇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