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龙珠演义 > 第二十二章武道家王超(二合一)
    王超联想到漫画里孙悟饭指导比迪丽舞空术的一段分镜。

    那是比迪丽终于能够控制体内的气,成功让身体悬空后,孙悟饭高兴地鼓励比迪丽后的下一个分镜,“是吗……”比迪丽无语地看向旁边的天空,“好棒诶!成功了!你看,哥!”孙悟天欢脱地如同二哈那样用刚学会的舞空术满天乱飞。孙悟饭:“……”

    不用怀疑,此刻的王超是代入到了比迪丽的心情……

    这人比人,是真他娘的不能比!

    明明是我先的啊,成为战十渣也好,近距离观看龟派气功也好……

    可我这边一点滋味都还没琢磨出来,孙悟空你怎么随便看看就给它学会了呢王超真心无语了。他很想知道,贝吉塔行星上的都是些什么瓜皮,竟然会把孙悟空这种怪物判定为“垃圾”

    “师父,悟空他……是已经学会龟派气功了吗”他问。

    “这个……我也说不好呀……”孙悟饭也是一副不太敢相信的神色,薅着胡子说,“似乎……是这个样子……”

    孙悟空没发现那边师徒俩的震撼,他对自己没能发射出刚才孙悟饭那样的光波,只有一道闪光、一团青烟,显得有些纳闷。

    王超:“师父,我现在觉得……你对于是否教导悟空有些犹豫,可能是对的……”

    孙悟饭:“唔……”

    王超略带沮丧道:“悟空这家伙……可能转眼就能把师父你的本事全学个干净吧……”

    孙悟空只跟了龟仙人学过大半年,就彻底出师,而同期的小林却还是乖乖回去龟仙屋深造。

    在加林塔上,孙悟空几天就完成了龟仙人三年才做完的修行。

    地球的神殿,孙悟空更是相当有可能是继当年的完全体短笛本人之后,唯一一个登上神殿求学的人间武道家。

    孙悟空用小半年就跑完了只有阎罗王征服过的蛇道……第一个提出并达到了超级赛亚人全功率境界……第一个在并没有强敌给压力的情况下,独自接连突破,达到堪称不可思议的超级赛亚人之三……

    孙悟空这家伙天资卓绝的例子太多太多。

    人家从来就不是什么废柴流,貌似一直都是超级天才流。

    王超忽然感到难以置信,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可以与这样的怪物一较高下的之前他似乎还曾天真地以为,能够将对方当做是自己成长的压力这可真是穿越者一贯就有的恬不知耻与狂妄自大啊……他暗暗惭愧。

    孙悟空见这俩人老盯着自己看,他眨眨眼,觉得有些奇怪。

    “……”孙悟饭师徒对视一眼,继续搭木屋去了。

    夜里,师徒三个挤在小床上。

    昏暗的房间里,孙悟饭安然就寝,孙悟空也睡得正酣,只有王超在床尾,对着空气一遍一遍比划龟派气功的手势……

    第二天,修行自然继续。

    跑步出山。

    派送牛奶。

    工地搬砖。

    回山总结。

    王超的日子过的贼充实。

    同时,他也没有停下思考,之前提问孙悟饭的那个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孙悟饭让他自行思索,那显然这个答案,是由他自己想出来,对他自己的修业帮助更大。

    王超觉得,如果自己连这点慧根都没有的话,那也太不像话了。

    他可还并没有放弃与孙悟空的比较呢。

    事实正是如此,在亲眼认识到自己的浅薄与渺小之后,王超在惭愧之余,也是放平了心态,真正将孙悟空当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活生生的可以追赶的目标。而现在的一个小目标,就是龟派气功——或者说,气!

    不是什么用火眼金睛看到气的那种气。

    而是舞空术的那种气!

    是龟派气功的那种气!

    是能够切切实实在自己的身体里感觉到的气……传闻中的“小耗子”在身体里窜来窜去王超当然不知道龙珠世界的气,蕴藏在身体里感知起来究竟是个什么滋味,但他热情高涨,保持期待。

    一个星期后,并无所获。

    每天都累个半死,王超甚至察觉不到自己的力量有没有在这种锻炼中提高。

    不过好在,没有修行的时候,孙悟饭就和龟仙人的风格一样,带他尽量地休息,好好地放松。

    “你太紧张了。王超,放松一点。”新的木屋里,新打的木床上,孙悟饭在给王超推拿僵硬紧绷的筋骨和肌肉,他微微一叹道:“你这孩子,又没有人追着你逼着你,怎么弄得自己这样紧张呢该放松的时候,就好好放松。”

    王超被捏得怪舒服,僵硬的肌肉被揉得酥酥麻麻。

    “师父,我也不想啊,只是一停下来,就莫名地会有羞愧的感觉……”王超也对自己很无语,心想道:“这种心慌慌的感觉……就跟作业没写完就到处瞎浪的时候,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虚度光阴的心慌一样……”

    “唉,先睡个午觉吧。”孙悟饭轻叹,给王超揉起脑袋,按摩太阳穴附近。

    王超感觉师父的声音似乎有一种温和的魔力,他慈祥的脸竟开始模糊起来。王超这一周都没有怎么开过火眼金睛,此刻在孙悟饭并不算有多高明的催眠手法下,很快就昏昏欲睡……

    这一天的下午,王超并没有去工地搬砖。

    而是去田里干活了……

    睡饱后,孙悟饭带着他去城镇里,并未像这一周那样,去各种工地,在各路包工头热情洋溢地欢迎下干活,而是找到一家农场主,让王超代替农耕机器,徒手给人家耕田……一下午折腾下来,王超感觉自己的手都要废了!

    真狠哪!龟仙流!

    谁要再说龟仙流跟优哉游哉之类的搭边,王超就一口咬死他!这狠起来,简直就是地狱。

    此后的这一周,王超的每日修行就变成了长跑、送奶、耕田、总结……长跑、送奶、耕田、总结……周而复始,忽然之间,又是一周过去。

    孙悟饭每天一小结,每周一大结,会为王超答疑解惑。

    当然,实际上能问的越来越少,因为王超身上的许多不正规的习惯在这两周里每天矫正,加上他本身也极为勤勉、认真,发现的问题绝不会再犯,已经渐渐没有需要专门去问的问题——毕竟,真正的问题,仍然是需要他自己求解。而其余的修行,无非也是水磨的功夫,与其多嘴一问,不如再练一会儿,或者,多睡一会儿。

    “充足的休息,充足的修行。”孙悟饭一再对王超说。

    王超知道,这似乎就是龟仙流的宗旨。漫画里龟仙人也对孙悟空和小林说过。他甚至仍然记得,龟仙人提出这番“好好休息,好好修行,好好学习……”说辞的分镜,似乎是师徒仨躺在吊床上的那一格分镜。王超的印象颇深。

    在包子山的第三周,王超上午的修行不变,跑步,派送牛奶。

    但是下午的修行又转回了工地搬砖……

    第四周,下午的修行再次变成徒手耕地……

    与漫画里的孙悟空小林师兄弟进步飞速不同,王超一个月下来,同样的徒手耕地修行,并未变得孙悟空他俩那样快得飞起,进步显著。

    或许是时间跨度并没有孙悟空他们久,所以进步还没有体现出来。

    也或许……真的是我还没有琢磨明白的那个窍门,所以进步的幅度犹如蜗牛爬一样

    王超坐在山崖边,看着前方暗蒙蒙的夜色。

    很显然,对自己这一个多月的修行成果,王超并不满意。

    如果不是自己有意比较,他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真的有在提高。而正是因为这样在意,他才会明显地发现到,自己的进步,有是有,但太少太少。他很怀疑,这样下去,该不会12年后,自己连孙悟空第一次参加武道会的功力也达不到……

    这未免也太惨了。

    王超不敢想象,同时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混账事情。

    对现状的不满,对自己的不满,让王超今天修行结束后,一个人悄悄走远,跑到这边僻静的山崖边吹吹风,放空头脑,独自苦思冥想。

    然而……

    现实并不是。

    低谷之后,就必然会出现曙光。

    王超一个人在山崖边坐了一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吹了一夜的冷风,第二天起来,脑袋都是炸的!

    “呜……”他一个头两个大地往回走。

    要不是他现在体质更强,估计已经感冒着凉了。上一次感冒差点要了他的亲命,王超到现在都对感冒这回事儿很有敬畏之心。

    哆哆嗦嗦地,王超搓着手臂回到木屋。

    孙悟饭已经在等他了,温和地问道:“回来了”

    王超点点头。

    孙悟饭又问:“想出结果了吗”

    王超颓然地摇头。

    孙悟饭的背篓里仍然放着孙悟空,王超不晓得再过多久,这小子就可以下地跟他们一起跑,一起修行了。到那个时候,大概孙悟空会以根本看不懂的速度超越自己,将他这个愚钝的穿越者远远甩在身后吧……

    “走吧。”孙悟饭的声音还在,人已经当先跑远。

    “哎!”王超应了一声,赶忙跟上。

    喊着口号,龟仙流特有的跑步节奏,王超已经基本适应,他也的确发现了,同样的距离长跑下来,似乎按孙悟饭带领的龟仙流节奏来跑,身体会更轻松一点。自己之前跑步的方式,真是在过程中白白损耗了太多的体力。

    派送完牛奶,在镇上用孙悟饭那边存的王超打工修行的钱吃完午餐。

    “今天不准午休,”孙悟饭吃完对王超说,“下午去工地,傍晚吃完饭,再去农场帮忙。”

    王超都惊了:“啊”

    这谁顶得住

    孙悟空吃了个五分饱,被孙悟饭放进背篓,带着走了。

    王超连忙跟上去。

    今天折腾下来,王超累到要断气!

    休息时间被扣掉,在工地搬完砖,晚上居然还要加班,去田里徒手耕地!王超觉得自己能活着回到包子山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他有心问问孙悟饭为什么,不过孙悟饭似乎没有解释的打算,回家后便休息去了。

    王超感觉到了不寻常,他跑过去敲了安安静静的孙悟空后脑勺三下,碎碎念道:“悟空啊悟空,你说,你爷爷究竟嘛意思打哑谜啊,好难的……”不过,这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王超决定,绝不开口求饶认输。

    于是,接下来的连续五天,王超都进行着这样超高强度的修行。

    没有休息!

    夜以继日地苦练!

    五六天下来,王超每天都在煎熬中渡过,身上的肌肉每天都仿佛是处在撕裂的状态。

    最开始,他还有闲心,继续思考武术的问题,可是后来,已经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了,回到家倒头就睡,疲惫到了极点。

    这几天,王超可谓是过得人不人鬼不鬼。

    于是在第七天,终于累倒下了。

    这天早上,王超再也没有起来……当然不是挂了,而是累完了,遍体疼痛,连爬起来滚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孙悟饭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事情,因此这天早上,并未来喊他。

    王超就这么在木床上挺尸了一整天。

    王超对着木屋的天花板干瞪眼,身体的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难得的闲暇,却让他难以投入到思考中去。

    折磨啊!

    真的是折磨啊!

    王超内心吐血。

    一日三餐,是孙悟饭喂他吃的。

    王超几次想问师父,这咋回事儿啊最开始咱们不是这样的呀……师父你看我不顺眼你说话,我自己消失……当然了,这自然是王超心里无聊的俏皮话。孙悟饭反常的安排,很显然是在用这样的方法,迫使王超去领悟那个王超需要领悟的道理。

    “师父,我一直有个疑惑。武术家的修行,和那些都市健身房里的健身方式,有什么区别呢我听说,那些参加联赛的厉害的格斗家们,筋骨之强也是远远超过普通人的……可我只听说过武术家有气功的传闻,却从未听过哪个厉害的格斗家,能够用出气功来。搞得现在大家都认为气功是骗人的东西了……”

    当时,自己是这么问的。

    “这个问题么,师父认为,你先修行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慢慢地去体会,与你从前的锻炼的感觉,有什么地方是不同的或许,你自己就能想出答案哦。”

    师父孙悟饭是这么回答的。

    在木屋里挺尸了一整天的王超,已经将这一问一答反复在心里倒腾了成百上千遍。

    却是并无所获。

    第二天,王超终于能够稍微行动了——这种形容,居然让王超觉得自己像个残疾人!可恶啊。

    他跟着师父孙悟饭出去。

    孙悟饭的背篓里放着孙悟空,没有要求王超跑步,师徒俩就这么用散步的方式,走完了之前每天早上修行的路段。

    等走到小城镇时,已经到了午饭点。

    牛奶自然是送不成的,人家已经送完了。况且以王超现在的状态,别说派送牛奶了,抬起一箱牛奶都能折断他的老腰……

    下午,孙悟饭,王超,孙悟空在小镇上闲逛了一整天。

    回到山里木屋,王超一个人怔怔出神地想心事,孙悟饭并不打扰徒弟,没事只去逗逗小孙子。

    在身体极度受伤的状况下,王超足足缓了四天,才缓过劲来。

    他修养了四天,也沉下心思考了四天。

    在痛苦中思考。

    有了切身之痛,才有扪心自问。

    这天清晨。

    “好了么”孙悟饭温声询问。

    王超简单地活动身体,呼出一口气,轻轻点头。

    孙悟饭笑问:“那么,想得怎样了”

    王超的眼神清澈,一片明亮,紧紧抿嘴后,轻声道:“这要今天之后才能确认,师父。”

    孙悟饭笑得更灿烂了,抓着花白的胡子直点头:“很好,那今天回来,师父再来问你。”

    三人出发,开始恢复修行生活。

    王超继续跟在孙悟饭身后,不过已经是可以慢跑起来了。他的身体已经大为好转。

    “折磨呀……这几天的生活……还有之前的五六天,仿佛地狱般的生活,那根本不是修行,简直就是在自我折磨……”

    王超在修养中思考了四天,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他慢跑着,感觉到身上每一块疲惫的肌肉。

    王超一抬头,便看到孙悟饭的背篓里蹲着的孙悟空眨巴着眼睛,正在看着后头慢跑在跟的他。

    ……

    “不必了你说不打算再进‘精神时光屋’了!”

    “嗯!对!”

    “为什么,你还可以再进去整整一天啊!”

    “在那里面,即使什么都不做,对身体来说都很吃力!我还是充分地休息比较好。”

    “哼……连卡卡罗特,也终于受不了那个屋子的严酷环境了吗”

    “或许吧……但是,再勉强锻炼身体,只是徒增辛苦而已,那不是修行。”

    ……

    王超再一次端着牛奶箱,跟着孙悟饭一起,到处派送。

    吃完午饭,师徒三个暂时休息。

    王超迎来了久违的午休——当然,在家干挺尸的情况的不算。

    野外,几棵树之间,绑了两张绳编的网状吊床。

    孙悟饭抱着孙悟空睡一张,王超睡一张。

    “休息一会儿吧。”孙悟饭呵呵笑道,轻轻拍打着怀里习惯性开始打瞌睡的小孙子。

    王超深呼吸一口气,露出恬然的微笑。

    “好好锻炼,好好休息。”

    他念了一句。

    龟仙流的奥义,武学的真谛,似乎本来就藏在修行的点点滴滴之中,俯拾即是,只不过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下午,充满干劲的王超,一个人简直像人形的推土机,徒手在耕地里刨得飞起!

    “哒哒哒哒哒哒~~~~”

    孙悟饭抱着孙悟空在田埂上看着,听到王超飞速刨动时,还有心情叫着古怪的口号。

    “呵呵……”老先生感觉到了,这位弟子,真的领悟到了所谓武术,所谓修行的真意。孙悟饭满脸欣慰,低头,拭了拭眼角的泪滴,笑着轻叹道:“这人老了,狠不下心了……”前些日子,他故意压榨王超,令其每天超负荷修行时,其实背地里别提有多不忍心了。

    傍晚,包子山,山崖边。

    落霞与孤鹜齐飞。

    暮色正美。

    忽然,响起少年人的声音:“龟……派……气……”

    仿佛是积蓄着力量,随着三个音节之后,山崖边骤然亮起一团光。

    这团光如此浓烈,如此炽亮。

    王超手里搓着这团从自己体内涌出的热量,在腰间双掌之间凝聚成一团白色的气功球,内心抑制不住地激荡起来。

    “好好锻炼,好好休息。”王超转而说起今天的领悟,“所谓的武术家,与那些格斗家,健身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懂得调整自身。武学,本质上,就是完美调控身心状况的学问。是自然之理,而绝不是违背人体的规律,野蛮压榨的道路。顺应心意,锐意进取……武术家,要能够永远让自己处于最佳的状态。享受生活,享受修行。师父,对么”

    他看了旁边一眼,孙悟饭师父满意地在连连点头。

    “——功!!”

    王超胸臆一畅,扬声大叫着,将双掌内的龟派气功往前一推,笔直的一道光柱顿时喷薄而出,斜向上冲至天际。

    “哦~!”

    孙悟空在背篓里拍手欢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