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一切从遮天开始 > 永夜番外 2 少女,你想要修炼吗?
    (自愿订阅!)

    最终赵若曦放弃了对白空照的追杀,带着关啸和一只狼狗回到了不坠之城,虽然没有丝毫原力,但是少女凭借曼殊沙华这把名枪,却能轻易飞行,连关啸都觉得有些好奇。毕竟一把产生了灵魂枪,关啸不会仅仅拿威力来看待它。

    不坠之城之外处处都是要塞,还有许多在堡垒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

    赵若曦关啸等人直接飞入城中,守城的赵阀将士根本没有阻拦,只是某个校级军官看见关啸和赵若曦一同入城,口中自言还自语:“这是哪个世家的子弟,要不要把这件事情禀报上去?”

    城内处处狂欢,没有人敢说自己一定能在最后的战争中活下来,所以都在拼命享受最后的好时光。

    不坠之城乃是赵阀以一己之力修建的一座城池,虽然现在有帝国军部和其他世家之人入驻,但是还是以赵阀为主。自从赵若曦回城之后,王伯就暗中离开,向赵君度禀告了千夜的事情。

    “能够从曼殊沙华枪口中下逃生”赵君度没有接着说下去,他对这件事感到头疼,沉思片刻之后吩咐王伯:“此事不可外传,我亲自去见见这个人。”

    王伯领命离去,此事事关重大,他当然不敢说出去。

    “曦曦,这只大狗不错,不拿来吃肉可惜了。”关啸不怀好意的看着威廉,把它看的头皮发麻,龟缩到赵若曦后面。

    对于关啸这些没正经的话,赵若曦根本没有理会,直接飞向不远处的一座庭院。

    关啸踢了一脚大狗,让它自己跟上,威廉在不坠之城内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动,只能呜咽一声,快速跟上去。

    “房间很多,你自己选一间吧,如果这次这座城能守住,你就能乘坐赵阀的浮空舰艇秦陆。”赵若曦对着捡回来的关啸说道。

    “我就住在你旁边吧,”关啸一点也不客气,然后的问:“曦曦,你似乎身体有恙,不能修炼?”

    这并不是秘密,帝国很多人都知道,赵若曦也不忌讳,直接承认了,她握住腰间的华丽短枪说道:“有它在,那些所谓的天才,一辈子也超不过我。”

    这话倒是没错,大部分天才连神将这一关都迈不过,然而普通神将,对赵若曦来说只是一枪就能解决的事情。

    “相逢即是有缘,我这里有中立之地最珍贵的宝物之一,能够助人培元固本,伐经洗髓,说不定能够帮助你打破修炼的桎梏。”关啸取出一小瓶酒,递给赵若曦。

    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这类东西,赵若曦不知道吃了多少,只可惜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关啸凭空将貔貅玉净瓶拿出,让赵若曦眼前一亮。空间装备,看起来这个玉净瓶中的东西有点来头。

    赵若曦接过一个七寸大小的玉净瓶,轻轻摇晃一下后,问到了一丝溢出的酒香,她白皙脸颊上瞬间出现一丝红晕。

    王伯额头青经暴起,就要去将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揍个半身不遂,但是却被一股磅礴的气势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根本没办动弹。王伯心中一惊,不坠之城中能有这等气势的人只有

    “且看下去!”一道威严之声在他耳边炸响,王伯这才放下心来,有这位在,小姐和曼殊沙华都不会有事的。

    “咕噜,”伪装成大狗的狼人威廉这一刻仿佛被哈士奇夺舍一样,口水已经淹没了几块地板,恨不得将瓶前的少女取而代之。

    不过威廉只能想想而已,随着少女的小手和玉净瓶瓶渐渐抬高,最终瓶中的酒一滴不剩全部进入赵若曦口中。少女仿佛醉酒一样脸色通红,将玉净瓶放下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红唇,美轮美奂,诱人犯罪。

    “嗯~”赵若曦轻吟一声,带着一丝醉意说道:“好像有一种融入天地,领悟世界的感觉,身体好像——”

    赵若曦还未说完,被关啸融入酒中的生生造化丹已经发挥了功效。赵若曦因为早产造成的先天不足直接被药力弥补,磅礴的生机之力一遍遍冲刷她的身体。

    有着道酒中和药力,赵若曦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她胸腹两处的原力节点正在快速开辟,很快原力节点就已经饱和。

    这时大部分药力都还未消耗完,一部分不停冲刷她的躯体,将她的资质不断提高,剩下的药力全部涌入少女特殊的原力结晶之中。她之所以能够毫无修为便能驱使曼殊沙华,便是因为这颗原力结晶原因。

    原力节点化晶是成为神将的前提,少女这颗原力节晶此刻已经完全饱和,如同第二心脏一样,沉浮在少女的胸腔之中。

    赵若曦已从悟道的状态中退出,脸上的红晕也消退了许多,她正在仔细感受身体的变化。

    “真是一种神奇的酒呢。”赵若曦的声音干净清澈,说不出的柔和悦耳,仿佛夏日阳光午后的一道微风吹动了水晶风铃。

    关啸眨眨眼问道:“难道你不应该谢谢我吗?”

    “是耶,”赵若曦认真的点头,她道:“你不是要从新陆去秦路吗,这就算是路费了。”

    关啸:“”

    赵若曦也觉得这样有点不合理,于是她摸了摸腰间的短枪说道:“今后你看谁不顺眼就告诉我,我直接给他一枪。”

    ————

    这夜之后赵君度仿佛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一直到第三天都没和关啸见过一面。而王伯这两天也非常安分,虽然紧盯着关啸,却没了太大的恶意。

    不坠之成中,没有人打扰赵若曦,关啸也非常清净,他找了两个仆人恶补了一下这里的知识,以及如今帝国和永夜之间的局面,一直到第三天,永夜大军再次来袭。

    “曦曦,你不上城墙上去看看吗?”关啸好奇的问道,城中除开赵若曦的府邸依旧平静,其他地方都动了起来。

    赵若曦摇头道:“我若站在城墙上,估计永夜就要退军了。”

    “这么厉害,不过这样岂不是正好,不战而屈人之兵。”

    赵若曦张口嘴,但是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于是说道:“算了,带你去城墙上瞧一眼,希望你不要害怕。”

    她忘了一眼天空,王伯顿时心领神会,着手去安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