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厨神的投食系统 > 第86章:非酋请退散
    地点,北条家神社。

    时间,早上。

    “这么说,,那是名为‘窄袖之手’的妖怪”夏安的面前,坐着一个素色浴衣的女人。

    文车妖妃看向少年的目光,充斥着某种不明的怨念。

    就在一天前,她收到了这位主厨、代店长的解雇通知书。

    解雇原因么很简单,‘藤原家’餐厅由于藤原贤的失踪,后来这半个月都是夏安自己在贴钱采购食材,所以经营成本理所当然的从夏安银行卡里扣除,而藤原贤那里,电话联系不上,至于藤原贤的好友,冈本雄、若林江美子这两个人,也一起失踪了,好久没来店里光顾。

    夏安没两人的联系方式,想知道藤原贤近况的唯一渠道也关闭了,恰好,他也通过了毕业考核,也没必要留在新学园市了。

    下定了主意关掉餐厅走人,文车妖妃、北条千鹤便遭到了解雇。

    “窄袖之手!”

    夏安对这类妖怪,大概了解一二。

    这是一种“凭依”类的存在。

    就好比付丧神,灵智寄托在某些器物之上,生命和器物也是一体的,而‘窄袖之手’严格意义上是衣物类诞生出来的,其实不管霓虹民间也好,国内丧葬习俗,对去世之人的衣物,总是有很强烈的忌讳,这是因为衣物与逝者最为亲近,极容易生出污秽。

    “其实,‘窄袖之手’和我们这些付丧神不同,它们大都惦记挂念着人世间,和现实依然有因果存在。”文车妖妃说。

    “哗啦”一声,北条千鹤拉开门进来跪坐而下,将一册卷宗平铺在了桌上,指着说:“我找到了一册江户时代的卷宗记载,我们北条家先祖,曾经斩过一类窄袖之手,那是江户名妓死后的和服里诞生的大妖,北条氏妖刀只能斩它的形,却不能斩它的根源,先祖和大妖,激战几天几夜,后来还是一位偶然路过的大师出手,才渡化了那个妖怪。”

    渡化

    夏安眉一挑,这不,又牵扯到神道了。

    北条氏先祖的手札,有许多值得注意的线索,夏安纠结了:“这么说来,物理方法不能消灭”

    妖刀也是刀,即使有不明力量,应该也是无法与神道、阴阳咒术这类精神层面的绝对灭杀,所比拟的。

    换句话,陈宅的‘窄袖之手’,就算用导弹轰炸怕是也没卵用。

    难搞啊!

    文车妖妃心思敏锐,知夏安进退两难,毕竟,要灭杀的对象,极大概率弄不死,遭反杀。

    她视线越过桌子,敞开的竹帘子外就是庭院,而在庭院另一头,陈千穗作为客人被安置在对面的茶寮,自己一个人在那,低头无聊翻手机。

    “我想,陈宅的‘窄袖之手’,突然出来害人,十有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这可能就跟那条‘因果’线有关!”夏安说。

    “因果就在这个女孩身上”

    文车妖妃若有所思。

    夏安点了点头,把他看到陈千穗烧亡母衣服的事情讲述出来。

    闻言,文车妖妃愕然:“这就难怪了呢,‘窄袖之手’是从旧和服诞生的妖怪,虽然那个妖怪,已经渡过了必须依托衣服才能存活、与衣物生命一体的阶段,但是它并不希望见到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被焚烧干净了呀。”

    “所以它生气、愤怒,是有原因的喽”夏安撇了下嘴。

    这时,熟悉的‘叮’一响,夏安带着几分错愕,看着眼前弹出的任务信息。

    【获得新任务-‘陈宅的阴影’】

    【说明:神奈川名门的主家,随时可能会沦为妖魔的狩猎场,你出身于神奈川名门,也曾得到陈氏父子的欣赏和帮助,而且,你是一个立志连妖怪都要征服的厨神,赶快开脑洞渡化妖魔!】

    【奖励:‘高级祈愿卷轴’(通过祈愿可获得任意紫色品质的道具,包括厨具、食谱和众多杂物)】

    注:非酋请退散,祈愿也可能会发生某种事实偏差。

    ……

    与此同时,清晨的陈宅。

    几名仆人推来一辆水车,只见陈氏下一代主人,陈耀国,抱臂立在台阶上,已经换了身日常下厨的服饰。

    “先生,您要的‘黑鱼’,全都送过来了。”

    陈耀国亲手捞起一条,看着鲜活的鱼,在手上激烈挣扎,嘴角微微咧开:“不错,和昨天考场上的黑鱼,没多少区别。”

    他这是技痒了,如果不是昨晚喝的烂醉,要不然回宅子第一时间就要吩咐仆人拿活鱼开搞了。

    云从龙

    脑中画面,是黑色的鱼,腾云驾雾,猛然化龙并冒光的一幕。

    仆人自行退散干净,陈耀国把自己锁在厨房,反复思索并回忆昨天夏安烹调的细节,打算动手试一试要往水车捞鱼的时候,整个人突然嗬的抽了口气。

    平静无波的水箱里,倒映着一张苍白无血色的死人脸。

    一张女人的脸。

    眼球泛白,嘴唇也白,表情毫无生气。

    这是见鬼了!

    额头不禁渗流冷汗,不过,陈耀国还算稳住了心神,没被一股从脖子后吹来的阴风,吓得心胆俱裂。

    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了一双苍白、指甲发黑的手。

    陈耀国面庞抖了一下。

    从水箱的倒影,他能见到自己背后悄无声息,站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她的脖子像是抽掉了骨头,有不可思议的柔软性,脑袋就这么垂挂在胸口前。

    苍白的手开始向陈耀国脖颈靠拢,发力。

    这是打算掐死他。

    窒息的感觉。

    豆子大的冷汗不停地滑落,陈耀国觉得身体冻结了一样,或许说,是那股贴近的黑暗、负面、憎恶、怨恨、恐怖的磁场,好像死死握住了他躯壳里的灵魂。

    他无法动弹分毫!

    就当陈耀国眼前渐渐发黑,视线变得模糊的时候,咚咚,有仆人的声音通过传讯器传来:“先生,小姐她回来了,还有夏安主厨也也一并来访,您要出面招待吗”

    啊!

    几乎完美毫无漏洞的杀人气氛,在这时出现了一丝可钻的缝隙,陈耀国心底吼了声,一直在颤的手,猛地抓向厨台上的一把中华厨刀。

    这并非陈耀国个人的厨具,而是陈氏‘七器’之一。

    据说还在那位陈氏传奇前,陈氏一位老祖宗,不知道从哪得知所谓的‘七星刀’线索并获得一份图谱,找到了当世的铸刀匠人,仿制了这‘陈氏七器’。

    现在陈耀国所持的这把刀,是中式厨房很常见的一把刀,方头刀,用途很广,即可剁肉斩骨,也能砍瓜切菜。

    当然,屠宰过的鸡鸭,以及鱼、牛、猪、羊之流,血液都沾了不少。

    换言之这是一件杀戮众生的凶煞之物!

    “哗——”

    平凡无奇的厨刀,对着空中苍白的手臂,狠狠斩下,一个愤怒的嚎叫顿时震得陈耀国耳膜作痛,不过,死死缠在他脖子上的手,也由此松开了,映在水箱里的女人,冲他尖锐嘶吼,嘴巴张大了似一团黑雾,眼眶竟然涌出了腥红的液体,不知道是泪还是血液。

    恶灵最终还是退散了。

    陈耀国呆在原地,呼吸粗重,有点没回过神的样子,眼睛是浓重的震惊之色。

    他突然认出了恶灵的那张脸,就在恶灵对他吼的时候。

    半晌,陈耀国才对封闭厨房的通讯器说:“立刻给我备一辆车!我要去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