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无耻术士 > 第四十二章 你不该有如此智商……
    平稳的马车上。

    徐楠拉开窗帘,让眼睛适应一下许久未见的雪原阳光。

    野火城一如往常般看似宁静,实则暗地里涌动着不知名的乱流。

    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论最近发生的趣事,雪原人们显得兴致很高,似乎被什么激发了谈兴;和人类的活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一只只看上去有些神经过敏的猎狗和野猫们。

    这些向来和冰原人们相处的颇为融洽的宠物们一个个看上去都有些惊慌失措。

    它们似乎感受到了一些即将来临的危险。

    徐楠默默合上帘子,假装闭目养神。

    其实他在查看这次【妓馆十日】的任务奖励。

    自从羞耻心发生了畸变之后,他的特质被封锁,目前仍然是处于【禁欲】状态。

    好在这个状态不妨碍他做任务刷羞耻积分。

    如同之前说明的那样,妓馆十日顺利完成,给予了徐楠100点羞耻积分,这让他心情颇为愉悦;而除此之外,约定的随机一项二环法术的优化,也让徐楠精神一震。

    【选定优化法术:比列格的震颤掌】

    【优化成功!】

    【你掌握了新法术:超级震颤掌!】

    【超级震颤掌:比列格的震颤掌的超级优化版,具有强大的震颤效果,对普通人人类甚至具有瞬间致死的效果;当然,对于部分身体壮硕的异种,可以用来xxx……】

    徐楠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时候,失乐园系统也引进屏蔽词机制了?”

    “对于壮硕的异种,超级震颤掌可以用来干嘛?”

    不过他没有在这方面多做纠结。比列格的震颤掌不是徐楠最常用的进攻手段,因为他嫌弃这玩意儿没有混合双打或者群殴术来的简单粗暴。

    但经过升级之后,想必会有全新的应用空间,在优化成功的短短几秒里,徐楠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应用之地。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邪魅的微笑:

    “当然是用来……拆迁啦!”

    嗯,超级震颤掌不仅可以用来对抗生命体,对于违章建筑的效果想来也是非常显著的。

    对于志在掌控野火城的徐楠来说,以后在城市规划中遇到钉子户,也就有了全新的解决方案。

    ……

    塞巴隆家的马车很快将徐楠和葛雷送到了城主府邸。

    只不过刚下车,葛雷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他的鼻翼微微翕动,旋即皱眉说:

    “这里刚刚发生过打斗……”

    “有血迹……”

    徐楠点点头,表示不必担心。

    只要巴内斯现在还没彻底疯掉,应该不会对他造成多少威胁。

    毕竟他还需要一名傀儡城主——在这方面,徐楠还是很有自觉性的。

    在卫兵的带领下,两人穿过明显经过严加布防的城主府邸,一直来到了城主卧室。

    这里就是之前徐楠来过的地方,城主宝箱就藏在这里。

    徐楠进去的时候,巴内斯刚好将几个本地熟面孔微笑着送出来。

    那些人看到徐楠,仍然有些惊恐未定的表情才稍显安定下来,居然一个个低头冲徐楠行礼,按照冰原人的习俗,那礼节分明是对地位比自己高的人才需要执行的。

    葛雷挑了挑眉毛,低声对徐楠说:“看来,这位巴内斯少爷已经搞定了其余的冰原人。”

    只不过,他的眼中仍然充满着不解。

    葛雷多少也算是这次蛮荒开拓令风波的亲身参与者,但这些日子以来,他总觉得被一层浓浓的迷雾蒙住了真相。

    巴内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同样非常好奇。

    徐楠心里非常清楚,正如葛雷说的那样,巴内斯既然在这个时候邀请自己过来,就说明他已经搞定了其余的冰原人——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他同样敏锐地注意到,刚刚离开的那些代表着野火城本地势力的首领里,没有第二势力黑水帮的人。

    答案似乎已经揭晓了一半。

    剩余的一半,就得询问巴内斯本人了。

    在葛雷惴惴不安的目光下,徐楠施施然走进了房间。

    此时正值傍晚,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直直地挂在窗口上,巴内斯似乎正在欣赏风景。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才缓缓转过身来,坚毅的面孔上泛起一丝真诚的笑容:

    “傍晚好,我的城主大人。”

    说罢,他将一枚沉甸甸的铜令,交到了徐楠手里。

    葛雷瞬间屏住了呼吸。

    徐楠认真检查了一下那枚铜令,然后轻轻地将其插在城主宝箱上。

    没有任何声音,宝箱自动打开了,里面堆着不少文书、日记以及城主印玺,看来的确是巴顿爵士留下的遗物。

    巴内斯安静地笑着,没有说话。

    徐楠沉吟道:

    “能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和葛雷一样,他也没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这么一脸懵逼地当上傀儡城主,他心里多少会有些蛋疼。

    巴内斯看了一眼葛雷,后者面色有些僵硬,不过在徐楠的示意下,他还是默默离开了。

    只是离去时的眼神,分明是在警告徐楠,一定要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

    徐楠假装没看见。

    “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

    巴内斯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将一张契约书放在了桌子上:

    “只不过是多了几个跳梁小丑,才让事情显得有些复杂。”

    徐楠看了一眼那份契约书,里面的内容大致上就是徐楠和巴内斯之前的一个约定:关于野火城大力生产并销售塞隆酒的协议。

    他的手指轻轻地敲着契约书,假装露出一丝不快之色:

    “我可不想迷迷糊糊地被人利用,又或者,再遇到一次毒杀。”

    巴内斯的表情稍稍冷峻起来:

    “我保证,不会再有毒杀了,那只是一个意外。”

    “不过苏先生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么感兴趣的话,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其实这一切的焦点,就在那枚真正的蛮荒开拓令上。”

    徐楠眼前一亮。

    在巴内斯快速的叙述之下,这段野火城的诡异风波,终于掀开了真相的一角。

    ……

    在这次蛮荒开拓令的角逐过程中,其实一直有王都特务的影子。

    但真正的角力双方只有两个:塞巴隆以及黑水帮。

    至于其他人,徐楠、葛雷之流,其实都只是意外出现,给这次风波加了些变数的过客而已。

    根据巴内斯的消息,前段时间,有个酒鬼误入活尸沼泽,找到了法师塔的遗迹,不知道怎么就将真的蛮荒开拓令带了回来。

    黑水帮的人抢先一步,从醉鬼手里收购或者抢走了那枚蛮荒开拓令——巴内斯认为更可能是后者,因为那名醉鬼不久就被人发现死在了臭水沟里。

    至此,似乎是黑水帮的老大库克在这场城主争夺战里占据了先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非常巧合的,王都的特务开始散布关于蛮荒开拓令的谣言,经过初步接触,黑水帮的人似乎产生了认知误区,他们误以为自己手里的蛮荒开拓令是假的;也有可能是他们想要试探塞巴隆家族的态度,于是他们通过种种办法,将一枚蛮荒开拓令的仿制品,卖给了流沙地的二小姐。

    那枚铜令,就是徐楠手里的那枚。

    而后,在徐楠抵达野火城之后,黑水帮的人为了制造冲突,抛出了第二枚假的蛮荒开拓令,试图让巴内斯上钩——他们以为,年轻的巴内斯会因为不够谨慎,在确定了徐楠那枚是假的之后,便会误以为自己那枚是真的,进而染指城主之位。

    但巴内斯忍住了,他谨慎地试过了令牌的真假,从而令黑水帮的阴谋破产。

    在那之后,他进行了严密的排查和收买,终于确定了黑水帮的库克才是这一切背后的搅局者,王都的特务只不过是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库克此人性格多疑而谨慎,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不敢站出来向别人宣告自己手里的蛮荒开拓令;特别是王都特务的消息出来之后,他基本上认定自己手里的那枚铜令其实是王都的人伪造的。

    黑水帮的势力本来就不如塞巴隆家族,这些年巴内斯也一直盯着它们,库克不敢轻举妄动,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等待真正的蛮荒开拓令出现,库克才能站出来,打开城主宝箱,命令其余的冰原人们行使他们的誓言。

    但他不知道的是,黑水帮被巴内斯渗透的厉害,后者以库克无法想象的速度洞察了这一切。

    巴内斯开始着手布置一个小小的计策:就在葛雷前往活尸沼泽的同时,他派出了自己的冒险者小队,打着探索法师塔的旗号,并且故意泄密给黑水帮的人。

    这样一来,库克便有些焦虑起来。

    对他来说,如果让巴内斯拿到了真正的蛮荒开拓令,他就意味着万劫不复。黑水帮再也没有机会超越塞巴隆。

    如果只有这样,库克估计还会忍耐下去,但巴内斯抛出了更大的诱饵。

    他堂而皇之地“泄露”了第二份情报,那份情报显示,泽波拉小队已经在法师塔里得到了真正的蛮荒开拓令!

    他还故意对自己的随从说,一旦他当上了城主,必定要杀了库克。

    这一下,库克坐不住了。

    他派出手下的精英斥候艾略特,在半路上袭击了泽波拉小队——事实上,这些看似刚刚从活尸沼泽返回的冒险者们提前一天就得到了巴内斯的授意,身上携带着一枚假的蛮荒开拓令——刚好就是黑水帮通过流浪汉抛出来的那一枚。

    巴内斯知道艾略特擅长掉包和偷窃,所以泽波拉小队的令牌被掉包了。

    因为信息传递的滞后性以及形势的急切性,巴内斯断定艾略特用来掉包假令牌的,一定是那枚库克手里的真令牌。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库克成功了,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泽波拉小队“辛辛苦苦”从法师塔里找到的令牌;巴内斯也成功了,他兵不血刃地从库克手里拿到了真令牌。

    之后的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起来。

    被逼的走投无路的库克决定孤注一掷,他确信泽波拉小队“辛辛苦苦”从活尸沼泽里带出来的令牌是真的,便站出来想要争夺城主的位置。

    就在今天下午,库克手持令牌,想要打开城主宝箱。可惜他失败了。

    精心准备的巴内斯上演了一场不算很血腥的瓮中捉鳖,库克死了,艾略特逃走,其余黑水帮的人迅速选择了臣服。

    那枚真正的蛮荒开拓令,就这么静静地来到了徐楠的手心里。

    ……

    以上,是徐楠从巴内斯口中得知的信息。

    以假换真这操作看上去确实挺秀的,但仍然有不少疑点悬而未决:

    比如徐楠自己是知道,真正的苏小姐其实是被野火城的人杀死的,杀死她的人极有可能是黑水帮的人,那么现在看来,是否意味着,当初的苏小姐购买到的是真的蛮荒开拓令?

    又比如,徐楠刚来野火城的那次宴会上,究竟是谁下的毒?

    再比如,泽波拉等人究竟是怎么找到法师塔的?巴内斯又凭什么能认定,库克手里的令牌就一定是真的?

    徐楠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显然,巴内斯隐瞒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比如,那毒搞不好就是他自己下的。

    巴内斯则是一脸轻松:

    “除了一些细节,大致上就是这样。”

    “签了这份契约,你可以当你的城主,从此没有人对你指手画脚,在野火城,你可以得到在流沙地无法被满足的生活。”

    “我们将联手重塑这座古老城池的辉煌。”

    徐楠笑了笑,表面上很郑重道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笔,刷刷刷地签上苏.图梅尔的签名。

    巴内斯隆重地行礼道:

    “见过城主大人。”

    徐楠的眼里跳跃着夕阳的火焰,看上去似乎被巴内斯完美无瑕的智谋给震住了:

    “我感觉自己在听传奇故事,这种计策你是怎么想到的?我能问一个隐私的问题吗——你的智力是多少?恐怕连斯蒂芬桑的智者们也不过如此了吧。”

    巴内斯愣了一下,罕见地羞赧一笑:

    “多年前曾经测过一次,我的智力大约在14点左右,并不是特别出众。”

    徐楠表面上惊叹道:“果然是很高的智力啊!”

    心里却默默补充了一句:

    “草,连老子的四分之三都没有到。”

    “你不该有如此智商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