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三百四十章 神乐家
    一大早,北原秀次起了床,坐在床上发了一分钟的呆,然后洗漱,出了门找了位早起的仆佣问了问最近的公园在哪里,得到回答就在楼后面……

    他是想去晨练,没想到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答案,出了主楼绕过去看了一眼,发现神乐家比表面看起来要大,而且要大很多。

    神乐家正门看起来毫不起眼,前院也很小,就是一般的和式庭院,但楼后面有迷你高尔夫球场、公园、墓园等设施,整体成一个梭形,夹在住宅区里很难被发现,真真正正诠释了什么叫做羊有肉不长在脸上。

    北原秀次一边晨跑一边走马观花,感觉大的离谱,而跑了一圈微微出汗后,却远远看到了正低头散步的神乐治纲。

    他主动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神乐先生。”

    神乐治纲抬头看到是他有些惊讶,但马上微笑道:“早上好,北原君。”

    北原秀次笑着点了点头,不打算妨碍他清晨锻炼——感觉对他这个年纪来说,早上走一走大概就是晨练了,或者是在考虑某件大事,那就更不方便打扰了。

    他刚准备回去,神乐治纲却招了招手问道:“有时间吗,北原君有时间陪我这老头子走一走。”

    “好!”北原秀次有些心喜,以为神乐治纲还想聊聊昨晚未完的话题,便快步走了过去,但神乐治纲却好像只是打算找个人陪他,就那么在寒风里慢悠悠走着,一句话没说。

    他带着北原秀次又转了一圈,北原秀次汗没了,他的汗却出来了,而映着晨曦之光,神乐治纲伸了伸腰,叹道:“我真的老了。”

    北原秀次笑道:“您的身体已经很不错了。”

    他估计神乐治纲得七十岁往上了,但实际看起来像六十多岁,身体确实不错,反正是比福泽直隆那个不到五十岁却看起来像六十多岁的强。

    神乐治纲笑了笑,没再说这个话题,转头看了看四周,问道:“还喜欢这里吗”

    北原秀次笑道:“当然,这是很大,环境也很好。”

    “这是时代的馈赠。”神乐治纲笑道:“现在这里的房屋和土地估值在85亿円,但我入手时,只花了12亿円不到。”

    东京寸土寸金,而世田谷区更是东京精华区域,标准的富人区,全日本房价最高的地方之一,北原秀次知道这么大一块地便宜不了,但没想到能夸张到接近百亿日元——这相当于一家普通上市公司的全部资产了。

    他现在领着福泽家的一帮咸蛋赚钱,一年差不多有几千万円的纯收入,感觉相当厉害了,但和真正的顶级阶层比起来还差得很远——哪怕他按一年赚一亿円算,也要85年才能拥有这样一间住宅,而神乐治纲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一间房一块地。

    不过他关注点不在价格上,轻声问道:“您是91年之后入手的”那段时间日本房地产大崩盘,社会阶层重新洗牌。

    神乐治纲似乎回忆起了过去,眼中有些茫然:“没错,是那时候。”

    “原主人……”

    “死了。”神乐治纲遥指了指墓园方向,“我在那里还给他盖了间小佛堂。”

    “这样啊……”北原秀次轻点了点头,他在东联很多资料上看过那段时期的介绍,有点遗憾不能回到那时候,亲自体验一番时代的狂风巨浪。

    神乐治纲看了看他的表情,笑问道:“想听听我这个亲历者对那个时代的看法吗”

    北原秀次精神一振:“当然,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眼前这就是日本经济从振兴到崩盘的活化石了,能听这样的人亲口讲一讲当然是很大的收获,至少能满足好奇心,若是能顺便吸取一些经验就更好了。

    “那边走边说吧!”神乐治纲好像有一点不服老,又主动带头溜达起来,走的不快不慢,想了一会儿,神情复杂地说道:“那是日本最好的时代,也是日本最坏的时代……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对失败者来说,是最坏的时代。”

    北原秀次没说话,感觉神乐治纲能有今天,能从草根阶层一跃至顶,创造了一个传说,想来是从时代动荡中摄取了极大好处——时势造英雄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机会。

    神乐治纲说得很慢:

    “很多人认为日本经济是被打垮的,以后来者的目光认为是广场协定的原因,或者说是美国人的原因,但以我这个亲历者的感受来说,并不是,日本经济是给撑死的。”

    “日本经济振兴开始于婴儿红利,在战后有一次生育回补缺口阶段,这就是婴儿潮。婴儿潮苦了一代人,但也是这一代人为经济振兴奠定了基础。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人力成本极为低廉,为了家人生存,只能无条件服从,忍受各种恶劣环境……这就是你们这一代人口中古板无趣的昭和中世代。”

    “在此同时,世界格局动荡,两强争霸,亚洲范围内局部战争不断,但日本有美军驻军,处在受管制阶段,连军队都没有,看起来很惨,但也因为如此,根本没有能力涉入任何外部事件,成为资本的天然避风港,从那时开始就有大量外资流入。”

    “随后,隔海相望的大国做出了经济改革的决定,但那时他们百业待兴,一切物资都极为匮乏,甚至连家电生产能力都没有,所以我们日本将高附加值的家电输出到了那里,得到了超乎想象的回报,扩充了企业规模,有了资本做各种精密研究,从而有了在经济界挑战美国的资本。”

    说着说着,神乐治纲带着北原秀次出了一个角门,而北原秀次有些警惕的环望了一下四周——这怎么就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你具体身家值多少,但就凭你住的房子就有被绑票的资格了,你这么和我溜达出家门,脱离安保保护合适吗

    但他看了看神乐治纲的表情,发现他没什么感觉,还沉浸在回忆当中,觉得他也不像是那种对自身安全不在意的人,便没说话,依旧倾听——就算神乐治纲真脑子发傻一个人乱跑,有他在,七八个歹徒没枪就是来送人头,不足为惧。

    他听神乐治纲继续说话,“当时整个日本是疯狂的,强势的工业品输出压制住了美国的本土制造业,逼迫美国强制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以保护其国内企业工石不会因订单不足而出现大规模破产潮,但在其后五年内,日本经济增长率仍然一年比一年高,所以我不认为广场协定和美国人是日本经济崩溃的主因。”

    “那五年,日本无军备带来的稳定投资环境,中国改革带来的旺盛市场,婴儿潮带来的住房刚性需求以及因协议预期美元大幅贬值而疯狂涌入投资市场的海外游资,彻底让所有人都相信了一点——日本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新霸主!”

    “但所有人都忘了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神乐治纲不说话了,而北原秀次犹豫了一会儿,觉得好像这问题是要考考自己,想了想说道:“日本国土本就小,人口还过于集中”

    神乐治纲看了北原秀次一眼,笑了笑问道:“没错,国家太小,核心地皮更少,一买就涨,当时东京的房地产估值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但日本的gdp却只有美国的一半,然后你觉得会怎么样”

    北原秀次沉吟道:“日本经济振兴走的是科研兴国,制造业为主的路子,飞涨的房价地价会吸引大量资金,挤占原本属于制造业的资金份额”

    神乐治纲欣慰一笑,继续说道:

    “没错,这就是人性,能容易得到钱,为什么还要劳心废力在当时,投资房地产可比花重金搞科研,追求制造出口商品精益求精要省时省力的多,财务报表也好看,可谓皆大欢喜。”

    “我记得那时候,扎扎实实做生产的三菱,松下,索尼等巨头都忍不住下了场,花重金在东京拿地皮,大兴土木,更不用提别的企业了。房地产行业就像是海绵一样把原本应该用于正常生产,也就是创造财富的资金都吸走了,而当时的政府判断错误,不但没制止,反而认为是日元升值造成了流动性紧缺,开始强迫银行放款,降低了贷款的门槛,但却对挪用贷款的行为不闻不问,结果这股本来可以挽救一切的巨量资金流没有拯救制造业,反而加上杠杆冲进了楼市……”

    北原秀次吁了口气,回忆了一下在东联看过的资料,当时日本也正处在城市化浪潮第二次结束的间歇,全国城市化达到了76%,人口都集中在以东京为首的六大核心圈内,接连涌入房地产行业的巨量资金,导致成本人为急速增加,结果前景偏偏没有预期的好,婴儿潮所产生的新生代买不起房,干脆也就没兴趣买房了,缺乏接盘的人,而本国制造业停滞不前,隔壁大国能干到过了头,短短十年就完成了市场商业化,以质取胜又将日本电器打出了市场,那在失去外来红利补充,国内需求又不旺盛的情况下,出现了崩坏先兆,海外游资嗅觉灵敏,带头逃跑,随后日本经济崩盘简直是必然的了。

    随后的股市崩,期市崩,债市崩,汇率崩,那这一连串的崩溃也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也解释了两国之间为什么八十年代开始尝试恢复正常关系,而到了九十年代后又关系迅速恶化,到了新世纪后又再次尝试恢复关系——日本又需要中国买它的零部件了。

    日本经济崩溃从神乐治纲的角度来看,属于自己作死了自己,红利太猛,硬生生撑到了消化不良,最后从胃开始血崩,倒不是现在书上的简单一句话——日本在经济领域挑战美国,被美国一巴掌糊死了。

    神乐治纲看着他在那里沉思,微笑笑道:“其实大势是人性的体现,所有人都想轻轻松松赚钱,炒房炒股炒期货,但想轻松,往往最后一无所获……我们到了,这是我成立的第一家银行,我每天都要到这儿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