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雷霆之主 > 第971章 逼现
    白芷恨恨道:“周庆山这家伙太恶毒了,坏程师姐的清誉!”

    这是她们最痛恨的,谪尘阙弟子皆玉洁冰清,几乎不会成亲。

    像唐澜这般的罕有,赵思思那般的更罕有,多数弟子都没男人。

    她们的心法修炼下去也清心寡欲,不想要男人。

    冷非缓缓道:“那就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谪尘阙惹不得!”

    白芷用力点头:“我随你一起去!”

    冷非点头。

    白芷扯上他袖子,两人一闪消失。

    下一刻出现在一座巍然巨峰之下,郁郁青峰林立,灵气浓郁得惊人。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格外旺盛,鸟兽声音也响亮高亢,精神百倍。

    “周庆山何在?”冷非扬声喝道。

    周庆山正负手站在一座山峰练剑,目光远眺,培养广阔的心境。

    小剑在虚空盘旋,宛如飞鸟一般的灵动,倏而在前,忽焉在后。

    心境才是心剑之根本,威力之极限,心境越开阔,心剑威力越强,心境不开,则心剑无力。

    这一点儿秘诀是他自己所悟,胡染尘并没传授。

    他觉得这正是自己超越楚无方之处,领悟到了这一秘诀,而楚无方却没有。

    冷非这一声轻喝仿佛利刃破空,穿透护宗宝物力量抵达山巅。

    小剑倏的一顿,停在半空,明灭不定。

    不远处的灰衣青年忙凑上前来,低声道:“师兄,我去看看!”

    能让周师兄如此动容,心境变化的人物,绝不寻常,要见识一下的。

    “你别去。”周庆山沉声道。

    心剑倏的钻进他袖中,缓缓道:“别自讨苦吃!”

    “师兄,是哪一个?”灰衣青年低声道:“要不要让宫内长老们出动解决掉?”

    周庆山神情凝重,嘴角微撇,露出一丝不屑:“他们?废物罢了,不济事!”

    灰衣青年越发好奇:“师兄,难不成比冷非还厉害?”

    “便是冷非!”周庆山哼道。

    他一甩长袖,恨恨道:“姓冷的,这一手玩得倒是高明!”

    最要命的是,竟能遮住自己感觉。

    自己的感应竟然失灵,这严重无比,意味着失去了先知先觉,尤其对危险的洞察。

    趋吉避凶,修为越高越灵敏,修炼了心剑不是不死之身,还是一样会死。

    而且心剑传人尤其死不得,每一次损失的寿元太多,比寻常的天神更不济。

    “冷非?!”灰衣青年失声惊叫。

    周庆山横他一眼。

    灰衣青年觉察自己的失态,忙道:“周师兄,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周庆山淡淡道。

    灰衣青年道:“不是已经走火入魔死了矣?周师兄你不是能断定他死了吗?”

    “他更高明一筹,骗过了我的感应。”周庆山狠狠剜他一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对灰衣青年的大惊小怪极不满,好像是对自己的莫大讽刺。

    心里更不是滋味,尴尬又愤怒,沉声道:“闭嘴,我先走一步。”

    “先走?”灰衣青年讶然道:“师兄,你不去见他?”

    “见他干什么?!”周庆山冷冷道:“去自取其辱?”

    “可是……可是……”灰衣青年期期艾艾。

    周师兄要是一走,那落华宫就真没人能挡得住冷非了,任由冷非放肆。

    周庆山哼道:“就说我在别处闭关,不在宫中,让他不必白费心思!”

    “……是。”灰衣青年心中不满,却不敢表露出来。

    自己现在要是露出一点儿,一定会招致爆发,会被打得吐血,白受罪。

    周庆山道:“他总不至于灭掉落华宫,让他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是。”灰衣青年腹诽不已,表现得越发恭敬,唯恐自己不经意间露出心底念头。

    “现在去吧!”周庆山哼道。

    “周庆山何在?”冷非的声音悠悠传来:“不会临阵脱逃,装作不在吧?!”

    周庆山脸色涨红,咬了咬牙,张张嘴,却没出声。

    冷非道:“你若逃走,那我便灭掉落华宫,杀掉周凡,看看你狠不狠下来心!”

    灰衣青年眼巴巴的看向周庆山。

    周庆山瞪他一眼道:“看我干什么,还不快去?!”

    冷非的声音悠悠回荡在整座山脉,在虚空荡动如晨钟如暮鼓:“畏难而退,终生无望巅峰之境,周庆山,难怪胡染尘对你不看好,确实你的性情不适合心剑。”

    “放屁!”周庆山不由的怒喝。

    灰衣青年瞪大眼睛,失声叫道:“师兄!”

    他故意这么大声,就是为了惊动众人,从而拖住周庆山,让其无脸脱逃。

    否则落华宫面对冷非的怒火,不知会有多大的损失。

    至少两盏护魂灯是逃不掉的。

    冷非的声音再次响起:“周庆山,你果然在山上,出来一见罢。”

    “冷非,你不是死了吗?死而复生?”周庆山咬着牙,恶狠狠的道:“当真是祸害活万年!”

    他身形一闪,消失在山巅,下一刻出现在山脚下,站到了冷非五丈外。

    冷非打量他一眼,慢慢点头:“果然有点儿长进。”

    周庆山也在打量冷非,气息越发晦涩,无法感应到其虚实。

    他知道冷非这是越难对付了。

    “你是笃定我死了,所以敢如此放肆。”冷非收回目光,缓缓道:“竟然敢毁程师姐清誉,当真该死!”

    “什么清誉不清誉?”周庆山皱眉没好气的道:“我一直在山上闭关,你到底说的什么事?”

    冷非笑了起来:“周凡都说了,是你散布的消息!”

    “你还真信?”周庆山哼道:“他是为了扳倒我,继续成为落华宫第一高手!”

    他心下一沉。

    周凡?

    周凡会出卖自己?

    他不敢的,一定是姓冷的诈自己,周凡自从散布消息之后一直隐于落华宫中,并未出去!

    冷非道:“你能干出这种事,周凡却干不出来,他所说一定不假。”

    周庆山哼道:“你这是借机发作,他的话只是借口吧?信口胡说你当成真话!”

    他懒得拆穿冷非的话,显然周凡也是谪尘阙的眼中钉,要借自己的手除去。

    照理说,凭冷非的武功,杀周凡并不难,却并不杀,非要借自己的手。

    这应该是顾及到了谪尘阙赵思思,谪尘阙弟子们的情义比想象的更坚。

    这一下有点儿麻烦。

    冷非淡淡道:“看看你这一阵子的进境罢。”

    “嗡……”天地颤动,随即一排排的手指从天而降,垂落向周庆山。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