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炼蛊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全部跪下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沈炼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太狠了!

    太阴损了!

    法源寺这次吃的亏太大了,大到不能承受。

    笑和尚完全笑不出来了。

    那些世家代表们顿时幸灾乐祸起来,那些宗派代表们则是心惊胆战。

    五宗代表互相看了看,全部神色无比凝重,压力巨大起来。

    沈炼好整以暇,抖了抖衣袖,接着道:“有大批愤怒的民众正向法源寺聚集,怒气冲冲的,要把虚伪邪恶的法源寺推翻。笑和尚呀,你家后院失火了,你要不要先回去看看?”

    笑和尚倒吸一口凉气,明白了。

    今天他不跪,法源寺要出大事。

    试问如果有大批平民百姓闯入法源寺大闹,你是打还是杀?

    都不行!

    打了任何一人,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杀了任何一人,法源寺就彻底玩完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就是宗教最致命的弱点。

    沈炼打蛇打七寸,成功激怒了百姓,让百姓为他冲锋陷阵,让愤怒的民意屠杀信仰,法源寺一败涂地!

    笑和尚又笑了,却是惨笑,众目睽睽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以额贴地,极力忍受莫大的屈辱,带着哭腔道:“法源寺清清白白,恳请北境之王开恩!”

    见此一幕,许多宗派代表连忙跟着跪了下去,他们觉得还是跪着比较舒服,站着直打寒噤呀。

    极光派,岷山派,灵空门,太元宗,八位代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苦笑摇头,跟着跪倒在地,齐声道:“叩见北境之王!”

    飞銮殿上,众人全部跪下,附和:“叩见北境之王!北境之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炼坦然受之,淡淡道:“平身。”

    这一跪,才是真正的臣服!

    此刻的沈炼,彻底慑服整个北地,成为毋庸置疑的北境之王!

    “平身”二字出口后,沈炼站了起来一冲而出,化作一道流光射向殿外。

    渭河之上,飘着一方小舟。

    舟上有个蓑衣老头在垂钓,眯眼盯着湖面,好似睡着了一般。

    蓦然!

    蓬的一声响,河水爆炸开来,随即掀起一道数米高的浪潮,倾倒也似碾压向小舟。

    蓑衣老者微微睁开眼,眼底折射一抹厉芒,袖子一震挥出,下个瞬间,浪潮如同撞在一道堤坝之上,崩碎为无数浪花跌落。

    浪潮落下那一刻,露出了一个人的身影,不是沈炼是谁。

    蓑衣老者偏头看过来,苍老的面孔,皱纹深刻如树皮,这人的脸色已然阴鸷下来,双眼暗红如蛇,死死盯着沈炼。

    沈炼凌空踏在河面上,微微一笑,道:“这位老前辈,你才是真正的中原特使吧?”

    蓑衣老者冷然道:“不,被你拔掉舌头那人就是中原特使,老夫只是他的扈从。”

    沈炼撇了撇嘴,道:“那你可是失职了。”

    蓑衣老者冷哼一声,道:“死一个凡人而已,谈不上失职,不过这个凡人却代表中原九大世家而来,杀了他就是在打九大世家的脸面,杀了他的人……必死无疑!”

    沈炼怡然不惧,冷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在我的地盘上,威胁我这个北境之王,你确定要这样做?”

    蓑衣老者面沉如水,寒声道:“你还不知道遮天结界已经全面开启了吧?属于传奇的时代已经到来,对你很不幸的是,老夫恰好是传奇蛊师。”

    沈炼嘴角一歪,戏虐道:“遮天结界再大,也笼罩不到北地,你这个传奇,依然要做缩头乌龟。”

    蓑衣老者哈哈大笑三声,翻手取出一个铁色方牌,仅有麻将牌大小,往天上一抛。

    沈炼神色微变,只见铁色方牌升到了半空突然定住,悬在高处,呼的一声燃烧起来,迸放出炽烈的光芒!

    随即,那些光芒橙红色,一散发出来,交织闪动着,化作半球形光幕,如同一个大碗倒扣下来,笼罩住一大片地方,足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

    从蓑衣老者上抛铁色方牌,到光幕彻底定型下来,前后不过一个呼吸间。

    “沈炼小子,你太缺乏想象力了。”蓑衣老者一脸嘲讽的笑意,“不过这也不能怪你,遮天结界玄奥无匹,超乎想象,核心秘密只有九大世家知晓,老夫也是只是其一不知其二。

    你以为天高皇帝远,身在北地就能逃脱遮天结界的影响?大错特错,九大世家早就研制和铸造出了移动型遮天结界,这个小小的方牌便是!

    祭出这个小型遮天结界,可以维持三个时辰之久,在小型遮天结界下,传奇蛊师可以肆无忌惮使用力量,就算世界壁垒破了,也不会引来杀劫降临。

    这还没完,这个小型遮天结界极为牢固,被囚禁此间,你根本逃不出去。哈哈哈,你没想到吧,在你成为北境之王这天,会死在老夫手上!”

    蓑衣老者越说越得意,眉飞色舞,不可一世。

    那种张狂和恣意,就好像憋屈了很久的人终于可以发泄了一般,脸上全是残忍的暴怒之色。

    沈炼看了看橙红色遮天结界,依然平静无波,淡定的问道:“这个铁色方牌可以无限次使用吗?”

    蓑衣老者没有见到沈炼恐慌的表情,自然十分不爽,怒哼一声回道:“当然不能,仅能使用一次而已,但这便足够了,传奇蛊师终于扬眉吐气,无须再惧怕杀劫,可以无所欲为了。”

    沈炼嗯了声,勾了勾手指:“那就别废话了,来战!我正想领教一下,传奇蛊师真正的实力。”

    蓑衣老者愣了下,旋即勃然大怒,吼道:“找死!”

    左右袖口徒然张开,哗啦啦,粗大的铁链掉了出来,铁链一端焊接着镰刀,刀刃森白如骨。

    “让你尝尝‘飞镰蛊’的滋味!”蓑衣老者左右臂膀齐齐一震,强大的真元宣泄而出,两条飞镰锁链上呼呼呼冒起紫色火焰,裹挟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杀!”

    蓑衣老者神色冰寒,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两条飞镰锁链如同毒蛇一般灵巧地活动起来,化作两道紫光,以不同的轨迹暴射而来。

    沈炼微微一眯眼,旋即瞬移,一闪从原地消失。

    蓬!

    河面炸开,水花四溅!

    一条飞镰轰在沈炼的原地,另一条飞镰瞬间改变方向,直追着沈炼飞去。

    沈炼接连瞬移,骤然出现在蓑衣老者面前,一拳捣出。

    轰!

    巨大的拳劲轰击在蓑衣老者身上……

    飞銮殿上,众人张望着外面,把沈炼和蓑衣老者的对话一字不落听在耳中,眼睁睁看着双方展开大战。

    施未归看了眼王座上的公孙彩,低语道:“我们要不要过去?”

    公孙彩淡定自若,含笑道:“用不着,这场战斗很快就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