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456章 龟鳖丸
    亚马逊方面的办事效率很高,到了第二个周五的时候,一个小型的专业团队已经到了滨海市,和梁一飞方面协商具体事宜,最后签约,梁一飞的账上少了三百万美金,拿到了初生的亚马逊10%的股权。

    看着银行里的钱减少一大截,梁一飞反而觉得特别的踏实了。

    仅仅凭着这一份股权,自己哪怕什么都不用干,坐等几年之后,成为世界顶级富豪。

    到了这一步,钱对于他个人的生活享受而言,就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但是话又说回来,对于重生者而言,赚钱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哪怕再没有能力的人,重生之后赌几场球,攒点原始资本然后开始买房,以房养房一套接着一套来,再加上选择北上广这样的城市,过上个十年,在财富上,依旧可以成为堪比国内大型上市公司的存在。

    首都一套四合院,92年的时候,便宜点的也就几万到十几万而已,到了2018年,增值几千倍。

    所以说,赚钱对于穿越者,仅仅是一个‘基础’,有了这个基础,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可以活得比上辈子更舒适,有了好的基础,可以尽量少受到客观条件的约束和社会的束缚,活成自己想成为的人,如果基础庞大到一定程度,那就可以做一些感兴趣有意思又十分‘厉害’的‘壮举’,尝试着改变一些什么,去看一看和上辈子不一样的风景。

    浩瀚宇宙中,地球上任何一个个体都是渺小而短暂的,生命的魅力就在于它的有限性和唯一性,所以,在有限的生命中,尽量体验更多的感觉,看遍不一样的风景,才是人生真正的乐趣所在。

    当然,没人会愿意体验跪着的感受,不会乐意饿着肚子去看风景,所以话又说回来,还是得赚钱先。

    说起‘风景’,眼下倒是即将有一场风景。

    春节不声不响就这么过去了,之前凤凰和哇哈哈之间的交接‘失误’也没什么人在提起,张峰通过关系,给哇哈哈弄了一个央视的广告作为补偿---当然不是什么好广告位,新开的农业台,而且是上午8点半。

    且说不说农民有没有钱买电视来看,光说这个时间点,上午,这就很尴尬,除了放假的学生,谁大早上在家看电视啊可学生会看农业台

    就算是农闲时候,农民也没有一大早起来就看电视的习惯,农村地区早上是一天之中很重要的时间,就算不种田,也会干点杂活。

    可想而知,这一档广告效果怎么样,肯定不怎么样,但无论如何毕竟算是央视广告,聊尽心意,弥补一下宗卿厚在常沙那边的损失。

    说起这个损失,梁一飞当然也是受害者。

    同行之中其实没什么秘密可言,哇哈哈和华强之间的交易,很快的就传遍了保健品行业,之后,这两家同时被三株玩了一手,也在行业内疯传。

    根据各方面反馈的信息,梁一飞愕然发现,居然没几家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

    因为从96年开春开始,保健品行业的竞争,由于三株的战略,一下子进入了白热化,三株还真是四面出击,动用了十分激烈的手段,已经在中国腹地的好几个省市,和国内几家著名的保健品都干了一仗。

    其中‘声势’闹得最大的一场,三株挑唆着当地的几十个流氓混混找了个借口,去砸了对方的仓库。

    哪知道对方也不是善茬,虽说规模不大,也就不到一个亿产值的企业,可背景很吓唬人。

    据说对方的老板是红色出身,家里爷爷是当年北伐时期就入党的老党员,在20年代就做过一任支部书记。

    当地带头的几个混混,当天晚上就被其他城市来的警察抓走了,结果警车刚上省道,前面一排本地的警车在那堵着,跨地区办案,当地的一个局长皮笑肉不笑的说同志哥啊,你们跨区域办案,招呼也不打一个

    还是省厅的一个主任出面,把两边都狠批一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什么问题双方企业协商解决,怎么处理不管,但就一句话,谁给社会主义建设添乱,就抓谁!

    最后的结果,三株赔了一笔钱作为对方仓库的损失,几个带头的混混也抓了,但是对方厂家退出那个县。

    这事梁一飞还是从宗卿厚嘴里听说的,那个和三株正面硬钢的老板,叫钟淼淼,以前在宗卿厚手下干过销售经理,很是得力,后来因为一次货源价格问题闹翻脸了,负气出走,创办了养生堂。

    说起养生堂,好多人未必熟悉,但要说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这些饮料,恐怕就人尽皆知了。

    农夫山泉有点甜,它的前身和真正的老板,正是做保健品起家的钟淼淼,所以农夫山泉的宣传营销,总是带着保健品的影子。

    矿泉水就矿泉水,哪里有那么多神奇功效,牛逼特效

    还有另外一个产品,也是人尽皆知。

    朵而胶囊。

    想当年祝无双还是个广告模特的时候,因为这个广告没有露出脖子,引起无数人猜想她是人妖……

    “三株的吴老板亲自来,吴淼淼这次也来参会,呵呵,这次有热闹看了,我先说好啊,要是打起来,我可不帮手,我这一把年纪了。”宗卿厚笑得很憨厚的样子。

    “是挺乱的,不过我朝那一座,谁敢动手这里面我最年轻力壮,对了,再把史玉驻拉上,我两战斗力横扫你们一群老头。”

    “说起这个,你还别以为吴淼淼就跟三株有矛盾,跟我不对付,其实和你的矛盾更大。”宗卿厚嘿然一笑,神神秘秘的说:“你知道养生堂目前的拳头产品是什么吗”

    “什么”梁一飞问

    “龟鳖丸!”

    “哦……”这么一提,梁一飞还真有印象,上辈子90年代中期,就是随着中华鳖精的崛起,国内人开始对老鳖崇拜,认为这玩意有奇效,冒出来一大堆主打老鳖的保健品,然后老鳖价格也跟着暴涨,原本都没人买来吃的东西,涨到动辄百来元一斤。

    如今一个工人月工资也才500块而已。

    好嘛,别的不说,光是三株、华强、哇哈哈、养生堂这四家,相互之间的恩恩怨怨,就能进行排列组合,搞出来一张错综复杂的恩仇图。

    这个年会,恐怕还是真热闹。

    “宗大哥,把你女儿带过来一起玩呗。”梁一飞忽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