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大表哥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宫廷大火(上)
    天已经黑了,李璋正准备离开皇宫,却没想到忽然有人跑来禀报,说是景福殿那边着火了,这让李璋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扭头向东北方向看去,结果发现在景福殿的位置果然是火光冲天,小半个天空都被染红了。

    看到这里,李璋也立刻拔腿就往景福殿的方向跑去,皇宫中失火简直太常见了,毕竟这个时代的皇宫大都是木制结构,打雷闪电这些天火就不说了,有时宫中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发大火,特别是宫殿又建造的十分密集,只要一处起火,就可能烧成一片,之前的玉清昭应宫就是这么被烧毁的。

    其实不不光是皇宫,东京城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一场大火,这种大火可不是只烧毁一家一户,而是一烧就是一片,少则数家,多则半条街都可能被烧毁,要怪就怪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用木头制成房屋,再加上东京的居住人口又多,这么多建筑挤在一起,不发生火灾才是怪事。

    李璋担心赵祯遇到危险,所以一路狂奔,路上也见到许多往景福殿跑的内侍和宫女,而当他来到景福殿时,却也露出焦急的神情,本来他还心存希望,因为景福殿这么大,也许并没有烧到赵祯,可是当他来到这里时,发现起火的面积超过他的预料,大半个景福殿都陷入到火海之中,赵祯的寝宫也在其中。

    “陛下呢”李璋一把抓住一个从景福殿跑出来的内侍大声问道,周围全都是吵闹着救火的人,但却根本没见到赵祯的影子。

    “不……不知道,应该……应该在寝宫吧。”这个小内侍也吓的不轻,满脸都是黑灰,被李璋抓住后也是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李璋这时也是气极,大半个景福殿都烧着了,寝宫那里似乎烧的更旺,如果赵祯真的在那里,那可就糟糕了,当下他推开内侍,也顾不得周围大火就往里闯,两侧的宫殿房屋全都是火,道路上也满是浓烟,时不时还能见到里面的人向外面逃,李璋见一个问一个,最后好不容易才确定赵祯就在寝宫里。

    原来在火灾发生时,赵祯就在寝宫中休息,结果火灾来的太过突然,他身边的内侍也吓的四散奔逃,结果竟然把赵祯落在了寝宫里,而现在寝宫那里已经火光冲天,赵祯很可能还没有逃出来。

    想到上面这些,李璋也也更加着急了,而等到他来到寝宫时,却只见宫门处已经燃起大火,几个内侍站在门外想要进去,但看到大火却又有些畏缩,甚至有人干脆转身逃跑了。

    李璋顶着浓烟跑上前,抓住一个内侍再次大声问道:“陛下在这里面吗”

    “在……陛下就在里面,可是我们进不去。”只见这个内侍大声回答道,头上的头发和眉毛都燎没了,刚才他试了几次都没能冲进去,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璋听到这里扭头看了看被大火封门的寝宫,然后又向周围扫视了一下,随即大步来到寝宫外的一个大缸旁,这种大缸里装满了水,本来就是为了救火之用,平时里面还可以养点观赏鱼,比如李璋住的院子里就用这种缸养了不少鱼。

    李璋一把掀开缸上的盖子,然后直接跳进去把全身都浸湿了,那个被李璋抓住问话的内侍看到李璋的举动,当即也反应过来,只见他立刻跑了出去,随后不知从哪拖来一床被子,然后跟着李璋一起跳进去把自己浸湿,同时也把被子浸了一下。

    看到这个内侍如此机灵,李璋也有些惊讶,不过这时也不是说话的时候,他和这个内侍一起把沉重的被子顶在头上,然后两人拼命的往宫门里钻去,虽然有湿被子阻隔,李璋依然感觉全身烫的要命,有些地方可能被烧伤了,但这时也顾不得这些了。

    寝宫里到处都是浓烟,幸好这座寝宫够宽大,浓烟主要集中在上面,李璋和内侍弯着腰冲进去,边跑边喊“陛下”,虽然浓烟都集中在上部,但大殿中的可见度依然不高,幸好李璋经常来这里,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走上一遍。

    “咳咳咳,朕……朕在这里!”就在李璋他们跑到后殿时,终于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叫道,这让两人急忙跑过去,结果在一个书案下面发现了被熏的已经快晕过去的赵祯,他身边还有一个已经晕过去的太监,正是平时最受他宠信的阎士郎。

    原来在火灾发生时,赵祯正独自一人坐在这里读书,旁边也没让人伺候,结果火灾来的太突然,外面的太监宫女竟然一下子全都跑了,幸好阎士郎还算忠心,冲进来找到赵祯想要护送他出去,结果自己却被熏晕,但也多亏了他的拼死照顾,这才让赵祯没受什么伤。

    “陛下快跟我们走!”李璋当即把赵祯拉起来塞到被子里,至于阎士郎则由那个与他一起来的内侍背着。

    而赵祯这时才看清来救自己的人竟然是李璋,这让他也不由得惊声叫道:“表哥你怎么在宫里”

    “我在太后那里吃过晚饭,正准备回去就听到你这里着火了。”李璋一边说一边把被子盖在四人身上,确切的说是三个人,阎士郎被内侍背着在最左边,李璋在最右边,赵祯则被他们护在中间,只是被子有些小,李璋和内侍大部分都露在外面,不过这时也顾不得这些他们立刻转头沿着原路往外跑。

    这时候寝宫的屋顶都已经被大火烧穿了,时不时有瓦片、木头掉落下来,哪怕有被子挡着,李璋三人也被砸的晕头转向,幸好上面的掉的东西都不算太大,否则若是大梁之类的掉下来,恐怕他们三人都得被砸死。

    最后李璋感觉自己都快要成烤鸭了,全身各处都是火辣辣的疼,而这时他们也终于冲到了宫门前,穿过满是烈火的大门后,李璋立刻感觉全身一阵清凉,外面的内侍也急忙上前帮忙,把已经烤干着火的被子掀开,而李璋这时也一屁股坐到地上喘着粗气,品味着劫后余生的兴奋。

    “朕……朕没死!”赵祯这时也终于缓过神来,只见他这时被两个内侍搀扶着,左看看右看看这才兴奋的大叫一声,刚才在火场里时,虽然有李璋和不知名内侍的保护,但他依然感觉全身都要被烤熟了,从来没有经历过危险的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死了,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冲了出来。

    李璋这时也恢复了几分力气,当下扭头看了看烈火熊熊的寝宫,发现有些地方已经烧歪了,看样子随时可能垮塌,于是他立刻开口道:“陛下别急着高兴,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毕竟周围的宫殿都着火了,万一砸到咱们就惨了。”

    听到李璋的话,赵祯这才反应过来,于是他也立刻命令离开这里,李璋和不知名的内侍在前面开路,道路两侧全都是烧着的宫殿,烈火浓烟时不时滚滚而来,但危险性远不如刚才寝宫那里,所以李璋他们也很快来到了景福殿外面。

    “糟糕,妙元住的地方好像也着火了!”赵祯这时忽然大声一声,而李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在景福殿的西边,也就是妙元观的位置火光冲天,妙元观与景福殿本来就紧挨着,现在大火烧过去后,立刻也连成了一片。

    李璋看到这里也是无比焦急,不过他却不能让赵祯再冒险,于是他立刻向那个不知名的内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王守规,入内省副都知王守忠是我兄长。”这个内侍立刻回答道,他之所以报出他兄长的名字,主要是让李璋知道他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李璋倒不怀疑这个王守规,毕竟刚才那么多人,也只有他敢跟着自己进到火海里救赵祯,所以这个人的忠心应该没问题,于是当即吩咐道:“你立刻带陛下去一个远一点的宫殿,绝不能再靠近火场,然后去通知太后与陛下汇合,我去公主那里!”

    “表哥我也要去!”听到李璋要让自己离开,赵祯也立刻不愿意的叫道。

    “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你是天子,身系天下的安危,绝不能犯险!”李璋却是十分严厉的拒绝道,说完他也不再理会赵祯,转身大步向妙元观的方向跑去。

    看着李璋远去的背影,赵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最后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李璋说的没错,他是皇帝,遇到危险第一要务就是保护自己,因为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恐怕这个天下就要乱了。

    妙元观就是妙元住的那个小道观,与景福殿中间只隔了一道宫门,现在景福殿全都烧着了,刚巧今天刮的又是东风,结果火势也蔓延到了妙元观,只是当李璋绕过景福殿来到通往妙元观的宫门前时,却发现宫门上竟然落了锁,因为宫里的规矩,晚上各个宫殿之间的宫门都会落锁,李璋之前能从刘娥那里跑到景福殿,主要是因为之前报信的人已经打开了宫门。